【文章】法官必須慎言

2020-04-27 | 信報財經新聞
A14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上周,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在裁決一名男子去年在將軍澳用刀斬傷3名和平留守在連儂隧道的市民時,花了三分之一篇幅來評論反對《逃犯條例》的社會運動,引起嘩然。

法官的言行,不論在法庭內外,都會受到公眾關注。是以,所有法官都必須熟悉和遵守的《法官行為指引》第19段即指出「法庭要秉行公義,而且必須是有目共睹的。法官除了需要事實上做到不偏不倚之外,還要讓外界相信法官是不偏不倚的。如果有理由令人覺得法官存有偏私,這樣很可能使人感到不公平和受屈,更會令外界對司法判決失去信心」。此外,第21段指出可以令外界感到法官不公正的其中一個因素,是法官在法庭上的言行舉止。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法官必須慎言”

【文章】法官再次敲響的警報

2020-04-17 | 信報財經新聞
A14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繼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有香港法官破天荒接受外國傳媒路透訪問,表達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憂慮,擔心香港的司法獨立受損後,日前有資深法官再次透過路透向香港社會發出更危急的警報:香港的司法獨立正受北京領導層攻擊,是自回歸以來對法治的最大威脅,司法獨立作為香港的自由基石,正在為生存而戰。

市民應提高警覺抵禦干預

受訪法官表示,中央政府正試圖「多管齊下」打擊香港的司法制度,以及限制香港法院對核心憲法事務裁決的權力。有接近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的人說,馬道立要抗衡共產黨官員視法治為必須維護中共「一黨專政」的工具。他們擔心中央政府會失去耐性而收緊管制,若終審法院的法官任命過程出現干預,可能觸發法官辭職。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法官再次敲響的警報”

【文章】破壞法治者如何推廣法治?

2020-03-13 | 信報財經新聞
A14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的《財政預算案》,在發表之前市民最關心的是會不會「派一萬元」;發表之後,多了兩個「亮點」,就是大幅增加對警隊的撥款,以及撥款4.5億元予律政司,推行一個名為「願景2030──聚焦法治」的計劃。

光看名稱實在不知道這個計劃的目的和內容是什麼,只得翻開財政司的演詞揣摩一下,只有寥寥的數十字這樣說:尊重法治、司法獨立,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之一。我會預留約4.5億元,讓律政司推行「願景2030──聚焦法治」計劃,加深香港社會對法治概念的認識及實踐。

Continue reading “【文章】破壞法治者如何推廣法治?”

【文章】立會過半 改革之始 功能組別 成事關鍵

2020-03-02 | 明報
B4 | 觀點

要推動政治變革,有兩個方法:制度之外的社會運動和制度之內的政治空間。近日民間推動支持民主的市民積極參與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選舉,期望民主派能夠取得過半數議席,繼而在下年的選舉委員會也取得過半數席位,推舉一位民主派的行政長官候選人。這個正是在制度之內,盡量爭取政治空間去推動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以及改善政府施政的最可行辦法。

香港現時的政制雖然不民主,但法律設下的框架,理論上是一條可以落實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的門路。此外,立法會的立法權力雖然備受限制,但要否決政府的惡法和劣政,只需簡單多數票就可以。所以,比起制度上的局限,缺乏足夠的民主派議員,才是民主改革不興、惡法劣政難擋的最重要原因。

立法會和選委會必須有超過一半的民主派議席,才有機會帶來真正的改變。

Continue reading “【文章】立會過半 改革之始 功能組別 成事關鍵”

【文章】最容易做的財政預算案

2020-02-26 | 信報財經新聞
A15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此文見報之日,是今年《財政預算案》公布之時。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剛過去的周末發表網誌,目的明顯是作期望管理。開頭說「有人形容也許這是歷來最難做的預算案之一」,文末則明言「政府的資源始終有限,這份預算案不可能完全滿足所有人的要求……」似乎是向幾乎所有政黨強烈要求和絕大部分市民合理期望的「派一萬元」訴求澆冷水。

特區政府窮得只剩下錢,財多卻說資源有限,推搪市民單一和清晰的訴求,難怪是一份最難做的預算案。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最容易做的財政預算案”

【文章】林鄭無信 政府難治

2020-02-18 | 信報財經新聞
A12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上星期最注目的政治新聞,非中央重整港澳辦莫屬。原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被「降級」,變成副主任。接連有港澳辦和中聯辦的主事官員被免職或降格,難免令人關心特首林鄭月娥的仕途。耐人尋味的是,接受訪問的建制中人,都不敢預測林鄭的前程如何。很明顯,即使林鄭能夠繼續「好官她自為之」,這時候連建制派都不敢明目張膽地「撐」她。這個無非是因為特區政府在應對武漢肺炎的表現實在差劣。政見有不同,但疫病無差別。政府抗疫不力,所有市民當然極之憤懣。

多位問責官員都承認,市民對政府不信任,令政府的抗疫工作難上加難。這個說法,只指出現象,沒有道出原因。市民不信任政府,是因為林鄭本人無誠信和不理性。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林鄭無信 政府難治”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