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談 – 公投的意義

郭榮鏗   自由談

泛民的成員,不時被批評在民主議題上死不妥協。有人認為,只要能向前走,那怕是一小步也應接受,才有達至理想的一天。但今天我們在走的方向,又是否真的在邁向普選呢?香港討論民主好歹廿餘年,到今天仍有人強將功能組別說成與普選意念相符。更可怕的是,這個誤解早在社會植根,而既得利益者手握香港未來發展的命脈,要說服他們放棄大握,談何容易。

究竟普選和功能組別,有沒有矛盾?實在值得每個香港人想清楚。

基本法中所提及的「普選」,是指一人一票、每票平等、人人享有均等的參選權與投票權。查考基本法起草的歷史,特別是1988年4 月發表的《基本法徵求意見稿》,與及1989 年12 月起草委員會的會議紀錄,均顯示基本法第68 條中「普選」的含義不應包括功能組別。「循序漸進」達至普選的終極目標,亦即功能組別將會逐漸被取締。草委王叔文亦曾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導論》一書中,確切解釋基本法第68 條中的「普選」,是指「一人一票直選」,而非透過功能組別的間接選舉。

上週日我出席了城市論壇,眼見不少年輕人對現行制度感到沮喪,對普選在光天化日下被歪曲感到絕望。對此,我感同身受。有人覺得泛民鍥而不捨向大眾宣揚民主理念,不過是對牛彈琴。然而沒有誰會知道,有一天沉默的一群將團結起來,振臂一呼去捍衛公義與真理。這便是公投的意義。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