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談 – 政治信念

郭榮鏗   自由談

兩週前的立法會答問大會上,特首被問及如何透過汽車減排改善空氣質素。議員建議,由政府資助更換巴士,以穩定票價。

特首回應說,政府要不停不停地研究。當然,也循例拋出大堆數據,具體行動,卻完全欠奉。

最近英國影子外相黑格在訪問中提到,現任保守黨黨魁甘民樂,是他所遇過最理性的人。這番褒獎,諷刺地突顯了甘之弱點。工黨政府漸見頹勢,但極理性的甘民樂仍叫人懷疑保守黨能否勝出下屆大選。這,啟示了甚麼?

我們都慣性地以為,理性是政治領袖必備的條件。

政治,需要某程度的非理性。尤其危機當前,這特質格外重要。天降大任於斯人,領袖的救國使命感,在大眾眼中,少不免有點瘋狂。

領袖不能只僅聽「務實的忠告」,一定要敢於面對「不可能」。這種信念,讓他們在面對戰爭、金融危機等「不可能之挑戰」時,表現出無比勇氣。

邱吉爾、戴高樂、戴卓爾夫人等傑出領袖,都不算最理性的人。他們逆天而行,卻又往往乘風破浪。

在香港,我們常批評政客激進,挑釁北京權威。我們埋怨泛民漠視現實,打無謂的仗。但我們總忘了,香港身處的危機,正正需一個敢於面對「不可能」,敢於向北京說不的領袖;一個敢於面對「不可能」,勇往直前的領袖;一個願意在貧富懸殊、政制改革、空氣質素等問題上,行使政治信念的領袖。

我們聽夠了諮詢和研究, 所謂「不可能」,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