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榮鏗   自由談
 
 

近日北京司法局打壓兩名律師,令人再次關注內地刑辯律師的未來。

在香港,我們都知道,法律專業不偏不倚,自律,絕不服膺於政治或權貴,鞏固了法治的基石。

然而在內地,律師的執業權,卻完全掌控在國家手裡。

去年六月,數名維權律師未能通過年度考核,其中唐吉田與劉巍,更於月前獲司法局通知,有可能以「擾亂法庭秩序,干擾訴訟活動進行」為由,被吊銷執業資格。

事緣去年四月,二人為某法輪功學員抗辯,嘗試解釋法輪功並非「邪教」。然而,審訊期間,法官多次打斷他們的發言,拒絕聽取其論點。審訊接近尾聲時,兩人唯有提交書面抗辯,並退庭以示抗議。涉案學員最後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之罪名被定罪。

事後,司法局就兩名律師的退庭抗議進行公審。至今雖未有定案,但從蛛絲馬跡也不難略知一二。有關部門力勸兩人的律師放棄為他們抗辯,其中一人打退堂鼓,另一人(以及所有外國觀察員及記者)被拒絕到場旁聽。公安驅散庭外的支持者,二人亦未獲任何舉證副本。

吊銷資格,對和平抗議的律師來說,是極嚴重的懲罰。一直以來,只有犯了刑事罪行的律師,如最近重慶涉黑案的李莊,才會被吊銷牌照。

當局事隔一年才採取行動,時間剛好趕上了司法部於四月八日頒布有關法律專業處罰與年檢的新例,實在教人不安。說不定,這將是另一輪打壓維權律師運動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