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談 – 當教育令人更貧窮

郭榮鏗   自由談
 
 

去年出版的《The Spirit Level》,於英國政壇引來熾熱討論。

兩位學者比較發達國家的社會問題,如精神病患、暴力、青少年懷孕等,結果發現,平等社會(例如北歐諸國)的表現,遠比分化社會(例如英國)優勝。

貧富懸殊,是大部分社會問題之源。左派一直主張,解決貧富不均,最立竿見影的做法,是收窄入息差距。右派則認為,經濟上的直接幫助,不過是資源再分配而非再生,是「均貧」而非「均富」,徒然鼓勵躲懶。左右之間,究竟有沒有出路?

這些爭拗,跟香港社會近年的討論,何其相似。然而香港的情況,卻可能更複雜。不少人都意識到,脫貧的最佳辦法,是提供平等機會而非平等入息。前者的終極答案,明顯地就是優質教育。

然而,如果教育是脫貧的唯一出路。反過來,懸殊的教育質素,不也正是貧富懸殊的根源?

為什麼國際學校十萬元一年學費,仍然其門若市?為什麼家長儲錢半生,只為把子女送到外國念書?為什麼夫婦不生小孩,是因為不想孩子在香港受教育?

因為本地教育不但在師生比例、資源配套、教學理念方面,都給大大比下去。公私營教育質素大相逕庭,有錢的,有好教育,沿社會階梯,更上一層樓。貧者沒選擇,只能繼續在下游徘徊。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惡性循環,諷刺地,由教育而起。

與其短暫派錢,不如直接花錢在教育上。如果平等機會來自教育,首要的前設,其實是平等的教育質素。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