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說好的「五十年不變」呢?

星島日報 2012-11-22
A18 | 雙龍會 | 郭榮鏗

《說好的「五十年不變」呢?》

在一個社會裏,要建立一個優良的制度,本來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一旦建立了,就應當竭力維護。同樣,法治是香港經過許多歲月和努力才建立起來的優良制度,也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必要元素,更是香港能否真正落實「一國兩制」的一個關鍵指標,更加應該竭力維護。 然而,近期前律政司司長,現任《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在接受內地官方媒體《環球時報》訪問時,說「有些人認為,『五十年不變』就是香港的一切事物停留在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甚麼都不變就是成功。這是錯誤的。『五十年不變』是指中央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不變,並非香港的所有情況不變。」

漠視原典 破壞法制

真的是這樣嗎?或許我們應該追本溯源,看看「五十年不變」的原典究竟怎麼說。

提出「五十年不變」這個說法的是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他同時是「一國兩制」的總設計師。一九八四年六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三日,他分別會見香港工商界訪京團和香港著名人士鍾士元時發表談話,說:「實行一國兩制的構想,香港幾個不變:社會制度不變、法律基本不變、生活方式不變,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自由港地位。除了派軍隊以外,不向香港特區政府派出幹部。派軍隊是為了維護國家的安全,而不是去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我們說話是算數的,不搞小動作。不但九七年時不變,我們講五十年不變。五十年不變,影響不了內地的社會主義。我很有信心,一國兩制是行得過的。」
幸好我們可以稽查當年鄧小平先生怎麼說,否則,大家憑梁女士的身分和背景,以為她的解讀應該是最準確,就被誤導了。事實上,大概沒有人會認為梁女士不知道或不明白鄧小平先生的談話,但既然知道了也明白了,卻仍然發表她的言論,那就是在「搞小動作」,目的是要為破壞我們的法治制度的行動提供理論指導。

時刻警惕 捍衞法治

試想想,一個法治制度良好,但只有七百多萬人的城市,回歸到一個法治觀念薄弱,卻擁有十三億人民的大國,怎麼可能獨善其身?況且中國奉行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合作」,對於「三權分立」,就算並非不理解,也絕對難以服膺。因此中央在掌控了特區的行政機關,近年又積極參與香港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令建制派在各級議會取得壓倒性的優勢後,現在便順理成章地企圖染指司法界。所以無怪乎以往甚少言論的梁愛詩女士,在立法會選舉完結後不足一個月,即對法律界,特別是法官展開猛烈的攻擊。

當律師會和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以正視聽時,又迅速去信還擊。隨後更接受內地官媒訪問,繼續重複先前的誑語之餘,更進一步揚言香港的法制可以改變的謬論。

捍衞法治,本來就是法律界的天職;香港的法治制度和司法獨立,更是落實「一國兩制」的關鍵,意義非同小可。
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包致金說他看見「一些前所未見、兇猛的暴風雨已然出現」,正正提醒我們——包括法律界和廣大市民,必須時刻警惕,一旦察覺到有可能破壞法治或司法獨立的言論或行動,即要作出迅速和有力的反擊,以防微杜漸。我相信我們能夠做得到。

556937_536334096394464_686572421_n

【文章】改革法援 刻不容緩

信報財經新聞 2012-11-12
A20 | 時事評論

《改革法援刻不容緩》

在一個國家、一個城市,公民如果無法尋求公義,公義就不可能得到彰顯。公民能夠自由公平地提出法律程序,是法治的重要一環。

《基本法》亦訂明香港居民享有提出訴訟、得到法律諮詢的權利。任何開明進步的政府,均有責任確保司法程序能順利運作;而法律援助服務正是每個政府對欠缺經濟能力的公民的一種保障和承擔。

不過,目前本港並無獨立的法援管理局,所有法援服務均由民政事務局轄下的法律援助署提供,每當遇上利益衝突時,政府很容易便陷入兩難之境。近年,挑戰政府的司法覆核個案不斷增加,當中不少極具爭議性,上述的兩難情況將愈見普遍。

這種衝突,不只停留在理論的層面,事實上,法援署在民政事務局管轄下的運作並不理想。從財政角度看,從1978 至1997 年間,法援署和律政司每年分別約有五至六億元的預算。其後,前者的預算一直沒有什麼變動,每年均停留在七至八億上下;後者則翻了一番,達致每年逾十三億元。在服務質素方面,香港律師會和大律師公會均曾指出,法援署近年處事作風官僚,未能回應求助者的需要。

另一方面,由於經濟和入息上限過低,無法追上通脹,獲批法援的人數歷年不斷下降。現時香港超過三分一的民事訴訟當事人並無律師代表,這已到達不合理的水平。沒有代表律師的控辯雙方,往往虛耗法庭更多時間向當事人解釋審判過程和判案準則,令審訊時間大大延長,不符效益。這情況已影響到本地司法系統的運作,亦對司法資源造成極大負擔。

此外,於1996 年成立的法律援助服務局(法援局),原意是作為一種過渡措施,用以監察法援署的工作。但是,法援局沒有法定地位和資源去對法援署作出有效監管。

法援局本身並無任何受過法律專業訓練或具有獨立研究經驗的人員協助局方發揮職能。理論上,法援署應向法援局尋求政策上的指引,但在背後發施號令的卻是民政事務局。可惜,該局因循守舊,加上無人要求法援署改革以提升服務質素,不難想像為何本港的法援制度改革至今,還是停滯不止。

梁振英競選行政長官期間,曾不止一次承諾將盡其所能,在任內堅守和提倡香港的法治精神,現在正是他展示信守承諾的黃金機會——響應1998 年法援局報告的建議,設立獨立運作的法律援助管理局,負責有關的政策和預算。我們急須提供更多、更好的法援服務,回應社會對法援急劇增長的需求。「法律是為所有公民而設的,不論貧窮抑或富裕。政府的責任就是確保法律能為所有公民服務」。能夠做到這一點,才算是真真正正體現法治精神。

A20004.1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