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慶回歸與大遊行

星島日報   2013-06-20
A19 | 每日雜誌 | 雙龍會
《慶回歸與大遊行》
案頭擱了一張特區政府回歸日升旗禮的邀請卡。過去十年的七月一日,遊行是我唯一參與的活動。官方的慶典,對絕大多數的市民,包括我來說,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因為今年我當上立法會議員,所以獲得邀請。我略加思索,認為出席升旗禮和參與大遊行並不相悖,便答應了。有人說,香港的回歸日,類似一個國家的國慶日。翻一翻歷史,美國的獨立日,源自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北美洲十三個英屬殖民地的代表共同簽署獨立宣言,切斷與英國的政治聯繫,建立共和立憲制的美利堅合眾國;法國的國慶,源自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法國爆發大革命,推翻君主專制和封建統治,建立法蘭西第一共和國;台灣的雙十節,源自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辛亥革命爆發,推翻了滿清皇朝以至封建帝制,建立共和政體的中華民國;而中國的國慶,則是源自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社會主義作為新中國的發展道路。至於香港的回歸,則是紀念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歸中國,結束百多年的英國殖民地統治。

兩者並存 展現「一國兩制」

這樣歸納起來,不同國家的國慶,在性質上是一樣的,都是源於政體變革和政權更迭。但這只是表象,更深層和更重要的意義,在於那是人民自覺要用新的理念去推動政治改造,並為自己的國民身分帶來更新。若如此,香港雖然不是一個國家,但我們的回歸,卻與一國之國慶相似。不同的地方,也可以說是根本的差異,在於香港的回歸並不是出於人民的自覺。一方面,在九七之前,香港人其實不太熱切期待回歸中國;另一方面,從決定回歸到實現回歸,都是由中英兩國「話事」,香港人無法參與,只能被動地接受。或許就是因為這份被動,回歸之後,大部分香港人對那些慶祝回歸的活動都站在一個較疏離的位置,抱着一個較冷淡的心情看待。熱烈慶祝的,只有那些親建制的人士。因此,與國慶相比,香港的回歸,可謂只具表象,但欠缺精神。

○三年的七一大遊行,將那塊失落了的精神補完。當年,香港人憑藉本身的自覺,用遊行的方式制止了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勢在必行的「二十三條」立法之餘,亦燃起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星火。這其實與回歸前有人提倡「民主回歸」的概念遙相呼應、一脈相承。經此一役,香港的政治局面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香港人的公民意識大為提高,對自己身為香港人的身分認同亦愈趨強烈。此後,每年七月一日,上午的慶回歸與下午的大遊行便分庭抗禮,大遊行甚至比慶回歸更惹起社會的關注。

然而,分庭抗禮不等於互相矛盾。在外國的國慶日,當地的人民在慶祝國慶的同時,亦會上街示威向政府發泄不滿或表達訴求。所以,慶回歸和大遊行也不應該是魚與熊掌。兩者並存,回歸的內涵才算得上整全;「一國兩制」的意義,才能得到展現。

A19003.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