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立法會風雲人物-郭榮鏗議員

港報 Harbour Times link:
http://harbourtimes.com/openpublish/article/立會風雲人物-郭榮鏗議員

港報 Harbour Times 2013-11-15
P.5 | by 周嘉怡

《立法會風雲人物-郭榮鏗議員》

img-Y15143533-0001

過去兩星期的立法會會議可謂刀光劍影,充滿話題性。要數最受關注的會議,便不得不提六號的立法會會議。會上議員討論應否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要求政府交出審批免費電視牌照文件。當天的立法會外聚集了大批市民觀看直播,而各黨派議員亦深明今次會議賣座力強,落力陳述了自己觀點。由於總共有四十七名議員發言,議案最終要延至第二天才有表決。在眾多發言者當中,公民黨的郭榮鏗當選為港報今期的「立法會風雲人物」。莫乃光動議立法會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索取政府審批免費電視發牌的文件。郭榮鏗就著莫乃光的原議案提出修訂案,表明要求索取的政府文件不包括行會內容,以及涉及牌照申請者的商業秘密。雖然特權法的原議案和修正案都在分組點票下,雙雙遭功能組別議員阻撓而被否決,但郭榮鏗的發言令大家深思司法覆核在這次事件上能發揮的功效,更揭開那些以司法覆核之名來反對引用權力及特權法的政府官員和立法會議員的面具。

作為法律界的代表,郭榮鏗於大會上以理服人,解釋自己為什麼堅決支持引用權力及特權法及提出修訂議案。不少建制派議員表示可以使用司法覆核解決今次的問題,而不需動用到權力及特權法,破壞行會的保密機制。但郭榮鏗指出司法覆核不是萬應靈丹,它的作用在今次事件上有很大限制。首先,他指出在一般高等法院的案例中有一個一般披露文件的程序,即是訴訟雙方必須要將所有有關的文件全數批露給對方,這就是一般打官司的程序。但根據普通法的原則,政府可以選擇性地披露部份文件,甚至基於公眾利益為由,拒絕披露紀錄。即使政府願意在法庭上披露文件,公眾都未必可以知道內情。因為這些文件並不可以用於法庭以外的其他用途,披露文件者可能會被控告藐視法庭。

另一方面,郭指出司法覆核的案例主要圍繞程序公義的問題。程序公義即行政機關作出決定時,有否遵從法定的程序和公義的法則。至於,政府的決定是對是錯,法庭不會作出判斷。到最後始終是由政府、行政機關去決定。即使香港電視網絡的一方勝訴,法庭只會要求發還重議。所以政府在敗訴後,只要寫一個表面上理據足以自圓其說的解釋維持原判,便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他表示,議員不要奢望政府因為司法覆核而發牌。

最後,他表示自己亦十分支持莫乃光的動議,不過於上次的內會中,不少議員都在行政會議的保密制上有爭議。他推出的修正案希望議員不要再於保密制上糾纏,因此只要求政府交出通訊局跟行政會議的相關書信內容。對於郭榮鏗的言論,有建制派議員批評郭作為律師也不相信司法覆核,令人奇怪。 不過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在本周三向外界表示,對於部份議員支持以司法覆核解決今次問題,他感到有點諷刺,因為一些敦促以司法覆核解決電視發牌事件的人,就是那些曾經指香港太多司法覆核的人。雖然他未有直接評論司法覆核能否有效解決發牌事件,但表示法院及司法覆核未必能解決社會、經濟及政治問題,這類問題應留在政治舞台上處理

郭榮鏗向本報表示,在建制派議員眼中,個人的政治考慮大於一切,甚至比香港人的聲音和自己的良知更重要。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他認為司法覆核的局限是用以確保行政管治免受妨礙。司法覆核要符合公正,一般書面文件 (特別文件的公開只限於特定情況) 便只需在庭上作合理的披露。正正是這個原因,立法會有著比法庭更好的角色去履行其監管及制衡行政權的職責,同時亦確保政府所作的決定和權力的行駛符合公眾利益。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