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學生的感謝卡

前幾天,我接待了一班參觀立法會的小學生。我很喜歡與小孩相處,他們的朝氣和活潑總能讓我精神抖擻起來;而他們的天真率直,也往往會叫身為成年人的我們反思。

參觀之前,有一位同學訪問我:大律師的工作已經很忙,為何仍要從政?同樣的問題,我媽媽也曾經問過,知子莫若母,跟媽媽不必解釋太多。但對於小孩子,多講一些,希望他們會明白,會記住。於是我說:其實自小我便很熱衷政治,希望可以盡些微力量,讓現在沒有的變成有的,也為現在還年輕的,預備一個美好的社會,讓他們在未來承傳。

每天在繁重的公務之中,正反的爭論之間,有時候,很容易會令人迷失方向。跟小孩子告別的時候,他們送我一張手繪的感謝卡,簡單的筆劃,鮮艷的顏色,如雨後彩虹,叫人知道面前總是有路。

DSCF9186_adj

【文章】「水」的政治

星島日報 2014-01-23
A16 | 每日雜誌 | 星擂台

如果說屬「眾人之事」的便是政治,那麼每人每日都要喝要用的「水」,肯定是一個政治問題。

眾所周知,現時香港八成的用水,是從廣東買來的東江水。飲水思源,東江水當初是如何引入香港的呢?話說二次世界大戰前,香港人口不多,光靠本地水塘儲水已能自給自足。戰後人口遽增,水塘儲水不敷應用,於是在一九六○年,港英政府向廣東每年購買二千萬立方米東江水,與此同時並動工興建當時全港最大的水塘——船灣淡水湖。至一九六三年,香港制水,港英政府於一九六四年大幅增購東江水至每年約七千萬立方米。而在制水之後,港英政府於一九六九年決定興建比船灣淡水湖更大的萬宜水庫。

粵港兩地潛伏矛盾

為甚麼港英政府一方面向廣東引入和增購東江水的同時,另一方面卻又興建更多和更大的水塘?對於今日事事悉仰於中央政府,施政側重所謂「成本效益」(說穿了其實只是但求方便和便宜)的特區政府來說,當然不會明白。陳茂波局長曾在網誌說,擴建水塘和水塘聯網的成本,遠高於現時收集雨水及買東江水,並認為現時以統包方式,按需要買入東江水是更具彈性和節省成本。不過,問題其實不止於「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還可能有隱含的政治議題。例如不時有人說,如果香港不「聽話」,就連水都沒得喝;又有研究指出,若然香港過分依賴東江水,東江水便會成為「阿爺」管教香港的「蘿蔔與大棒」(Carrot-And-Stick Approach)。

即使撇開這些政治陰謀論,東江水依然是粵港兩地潛伏着的一個政治矛盾。有學者預料,未來十年華南有可能爆發大規模旱災。事實上,廣東去年初便曾經出現輕度乾旱。深圳發改委副處長李鐳坦言,東江供水已到極限,並估計至二○二○年,深圳的需水量與東江的供水量將相差五點一億立方米,可見廣東本身亦面臨東江缺水的危機。

擴大資源減少依賴

有人可能會認為,廣東跟香港簽了買水協議,當然有責任向香港輸送足夠的東江水。可是,當飲用的水比荷包的「水」更矜貴,而且一如特區政府認為東江水很便宜肺反過來說就是不守協議的代價也不高之時,廣東絕對有誘因「閂水喉」,優先滿足本身的需求。這其實並非沒有先例,當年香港制水的同時,華南也出現旱災,廣東即無法履行供水協議,只能向香港供水約六十萬立方米。

為免粵港兩地因缺水而觸發政治矛盾,香港實在有必要擴大自身的水資源,減低對東江水的依賴。

有可能做到嗎?與香港一樣,極之依賴別國供水的新加坡,從二○一○年開始已能自給自足(可參看思匯政策研究所的《「水之雙城記:香港與新加坡的水資源依賴與應對策略》)。這樣證明,方法是有的,欠缺的,只是決心。

A16010.1

【文章】關於跑步的二三事

am730 2014-01-03
B20 | 戶外 | Run

關於跑步的二三事

但凡運動,總會對身體造成或多或少的損害。而跑步,是一項重複雙腳動作,令腳部與地面不斷撞擊的運動。其中膝蓋疼痛是最常見的毛病,醫學上有個專門名稱,叫「膝股關節綜合症」(PatellofemoralSyndrome),俗稱「跑步膝」。成因是在跑步的時候,膝蓋會承受巨大的壓力和反覆的磨擦,極之容易受損而引致發炎疼痛。於是有人開玩笑,說跑步好像打「七傷拳」,愈是去跑,對身體的損害就愈大。

所以,如果能夠減輕膝蓋磨損,就能夠完全享受跑步的樂趣,也能令跑步的「生涯」延長。或許由裝備說起,一雙好的跑鞋,能夠吸收雙腳與地面撞擊而產生的反作用力。這樣,從膝蓋、足踝、腳掌以至腳指所承受的震盪,都會輕得多。如果有需要,也可以配帶護膝,讓膝蓋在跑步時得到額外的承托。裝備完成,就要注意跑步的實際動作了。「姿勢跑法」(Pose Method ofRunning)是近年較流行的跑步理論之一。簡單來說,是要跟地球的重力保持良好的關係,讓重力帶領我們前進,如此就能既省力,又可以在自然的狀態下建立良好的跑姿,減少受傷的機會。乍聽起來好像有點深奧,如果想明白多一點,可以看看《跑步,該怎麼跑》這本書。

最後,當然是要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是否適合跑步。儘管跑步主要是運用雙腳,但身體各部分在跑步時會產生不同反應,稍為忽略或輕視,即使不會弄傷腳,也可能搞壞其他地方。比如前陣子,立法會會議曠日持久,我長時間坐在會議廳,背脊操勞過度而不察覺,還去跑步,結果觸動了過勞的地方變成損傷,痛得幾乎挺不起身子呢!

 1505050_762110077150197_324243656_n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