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賓威廉斯逝世,對演藝圈來說,這是一個重大的損失。但對我來說,卻猶如失去了一位偉大的老師,因為我最喜歡的電影就是《暴雨驕陽》。

poet460

《暴雨驕陽》裡最有力的一句話,是他向同學們講述為什麼要他們要學詩。他飾演的John Keating是位英文老師,以反傳統的教育方式教文學,為學生帶來巨大的影響。他既向學生介紹了許多富有思想的詩歌丶詩人,從而提倡新的觀念丶哲學和思考方式。他又鼓勵學生站在桌子上,讓他們從一個嶄新的角度看世界,和世界的各種事物。

Keating說:「我們不會因為可愛而讀詩寫詩。我們讀詩寫詩,是因為我們是人類的一分子,而人類是充滿激情的。醫學,法律,商業,工程,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撐人的一生。 但是詩,美,浪漫,愛情,這些才是我們活著的意義。」(“We don’t read and write poetry because it’s cute. We read and write poetry because we are members of the human race. And the human race is filled with passion. And medicine, law, business, engineering, these are noble pursuits and necessary to sustain life. But poetry, beauty, romance, love, these are what we stay alive for.”) 令我再問自己我生活的意義是什麼?(“What will your verse be?”)

每一個人的生活意義,既可一樣,亦有不同。找尋公義,追求民主,是很多香港人共同的意義,也是我作為一位議員和律師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