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天網

明報 2014-10-18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10 月15 日早晨,我帶着一副難以置信的心情到黃竹坑警察學校援助被拘捕的阿Ken 曾健超。難以置信,不是因為他被拘捕,而是他在被捕後遭警員行私刑。他向我展示傷勢,從頭到腳,前前後後,大大小小,紅青紫黑的傷痕數十處。幸好他體格健碩,遭警察這樣拳打腳踢,還不至於內傷,但言談之間,卻感受到他內心的傷,比皮肉的傷嚴重得多。

我感同身受,因為警員執行私刑,是法治精神不能容忍的惡行。在一個社會裡,執法人員是唯一一類得到法律授權可合法地對他人行使武力的人。然而權力愈大,規範也愈嚴,所以一方面我們有一套嚴謹的規則,規範執法人員在什麼情况下應該行使何等程度的武力,務求現實情况與武力程度符合相稱性的原則;另一方面更有專門的法律去處理執法人員過分地或不恰當地使用武力的情况。香港法例第427 章《刑事罪行(酷刑)條例》即訂明,香港警務處、海關、懲教署、廉政公署和入境事務處的人員,若在執行公務時蓄意使他人受到不論是肉體上或精神上的劇烈疼痛或痛苦,即干犯施行酷刑罪,最高刑罰可判處終身監禁。

其實電視新聞片段已經提供了充分的「表面證據」提出檢控(prima faciecase),因此警方除了作出暫停涉事警員職務的行政處分外,更應循刑事司法途徑跟進事件,因為這宗案件的性質,不應該是投訴警察課或內部紀律程序處理的。

有人說,今次有電視台把整個毆打過程拍下來,而且能夠公之於世,可算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同意,但回想起來, 「天網」本來是用來捕捉賊匪的,如今卻用來網羅執法者,實在是太諷刺了。

img-X20104230-00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