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未來

明報   2014-10-25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好事多磨的學聯與政府對話,終於在星期二晚上舉行。儘管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在對話前做盡期望管理,說這個不是辯論比賽,沒有輸贏,但看着電視機,一位有資深大律師資格的司長的辯才還比不上一名法律系學生,雙方孰優孰劣,大家應該心中有數。對話前,幾乎所有人都不抱期望,反正預計到政府根本不會正面回應學生的訴求,僵局還是會僵持下去。但在對話之後,我相信不少人跟我一樣,都感覺到有希望——不是因為政府說會考慮向中央提交補充報告反映香港的最新情勢,而是因為看到香港的未來有這一代年輕人而充滿希望。

這場對話的意義,其實已經超越學聯與政府的角力,而是反映着一種深層的社會癥結:電視畫面的右邊,是一班五六十後,屬傳統社會精英,執行着從上而下的政治任務,說的盡是連自己都未必相信的話的官僚;左邊則是一班九十後,是新興知識分子,因參與社會運動而快速成長,背負着由下而上的民眾願望,將自己所相信的理念盡力表達的學生。或許是因為第一次而且是公開的對話,於是右邊的官僚只曉得如錄音機般重播官話,說中央的決定誰都沒辦法改,多點民主比沒有民主更好;左邊的學生則認為人為的決定肯改便可以改,虛假民主比沒有民主更壞,壞得連人民的生活也只會愈來愈難過。不過,就算觀眾聽不明白雙方的說法是什麼,卻應該感受到學生比官員對社會更關心,對人民更着緊。

民主,不只是一代人的理想,而是千秋萬代的大業。眼下的佔領運動,接着的政改方案,結局誰也猜不透。姑勿論朝夕成敗,香港的未來有這一班學生,民主,必然會實現。

img-X25122643-00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