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梁振英的兩個嫌疑和兩種反應

信報財經新聞 2014-10-14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梁振英今回收受澳洲UGL 公司400 萬英鎊的醜聞,肯定比兩年前被揭發其大宅有僭建物更嚴重,因為今次涉及的不單是誠信問題,更明顯是有利益衝突,甚至極有可能觸犯刑事罪行。

雖然事件牽涉的人物和公司眾多,且屬複雜的國際收購活動,但要分析梁振英是否有犯法違規的嫌疑,卻只需要提出兩個問題便足夠,包括:

第一,2011年12月2日UGL與梁振英簽訂協議時,梁依然是戴德梁行亞太區行政總裁(至2012年1月尾)。在該協議中,UGL 承諾支付梁400萬英鎊,同時梁需要支持UGL 收購戴德梁行及不能表示反對。近日有參與當時收購的戴德梁行董事會主席、管理人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及戴德梁行的債權人蘇格蘭皇家銀行,均表示對梁與UGL的協議不知情。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作為戴德梁行代理人的梁振英在未經主事人戴德梁行董事會同意下收取利益,即屬犯罪。若梁振英無法證明他在收取UGL的400萬英鎊一事上得到戴德梁行董事會同意,則極有可能犯法。

第二,根據《行政會議成員的利益申報制度》,每位行政會議成員均須申報受薪工作、職位、行業、專業等。UGL的協議訂明,梁振英在未來將繼續向UGL 提供服務,UGL 在上周的聲明中亦承認,協議的有效期至2013年,即梁在擔任特首之後,而其中部分款項更是在梁上任特首後支付。至於梁實際上究竟有沒有向UGL提供服務,則不是判斷他是否需要申報的理由。故此,若梁振英無法合理解釋為何不向行政會議申報此項利益,則極有可能違反規定。

還有兩個迹象,可以讓大家有理由相信今次醜聞的真確性:

第一,回顧兩年前梁振英被揭發大宅僭建,他的反應是直接面對公眾,甚至帶傳媒到僭建大宅解畫,這當然不是出於他經常掛在口邊的「開誠布公」,而是說到底,即使僭建屬實,也不是什麼大罪,所以他才對僭建直認不諱;然而今次他卻以政府新聞處代發聲明,即使見傳媒也只是接受一家媒體獨家訪問,分明是在逃避。

第二,揭發今次事件的澳洲記者透露,梁振英曾於消息曝光前發律師信給他,要求不要刊出報道,回顧上一次梁振英向傳媒發律師信,是去年2月練乙錚先生在《信報》發表一篇題為「誠信問題已非要害,梁氏涉黑實可雙規」的評論文章,分析梁振英與黑道的關係及其政治後果後,梁振英即發律師信予《信報》和練先生,要求收回文章及道歉。如此發律師信去恫嚇傳媒和評論員,無非是要人噤聲。

綜合梁振英上述兩個反應,不用什麼心理學或犯罪學理論,單靠常識就足以推論,企圖以逃避和恫嚇的手段讓傳言不了了之或自動消失,反而在在顯示傳言是事實了。

img-X14123402-0001

【文章】好事多磨是正途

信報財經新聞  2014-10-07
A20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因為對話無效,於是出現抗爭,而要結束抗爭,最後還得靠對話。

這是現代文明社會的政治倫理,而對話更是法治社會中解決紛爭的不二法門。雖然透過法律途徑的對話,亦不是客客氣氣,而是充滿唇槍舌劍的辯論,但總比用其他可能挑起更多和更嚴重問題的方法好得多。

但不知道是因為中國人不曉得還是不屑用,這套政治倫理幾乎從沒有在近代中國的政治歷史和當今現實裏出現。

爭議都變成敵我矛盾

每一次出現爭議,總會被視為敵我矛盾,然後鬥個你死我活,最後留下一道道難以彌補的民族傷痕,一頁頁血淚為墨的黑歷史,然後成為一代人的忌諱。

雖然如此,香港畢竟是一個與中國大陸有根本分別的地方,而且我們唸法律的,始終相信對話是有用的,所以,即使恁誰都知道梁振英打從選特首到現在都誠信掃地,中央政府從來都沒有意思讓香港有真普選,甚至警察向和平示威者施放催淚彈,在幾乎沒有互信的基礎,只有極小的改變希望的情況下,仍然尋求與政府對話。而連日來,一直態度強硬的特區政府,竟然會應示威者要求,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為代表,準備與示威者對話。

於是,我和接近800位法律界同業,在上周五傍晚,選擇在佔領區以外的高等法院前地,既批評警方過度使用武力對付和平示威者,以示我們對於「以法限權」(即以法律限制公權力)這個崇高的法治精神的堅持;在「愛」字頭組織以大聲公不斷謾罵的聲浪中重複高呼「freedom of speech」,以示每個人的言論自由都是平等的,不會因為有權有勢便可以蓋過其他人的聲音。最後,以燭光代表我們對對話的盼望,因為我們深信,抗爭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後一步,卻是促成對話的必要一步。

在燭光集會完結後,我收到消息,說有參與集會的律師朋友在乘地鐵離開時,被一個反佔中人士毆打;幾乎與此同時,從午後已經開始在旺角發生的黑社會暴力衝擊示威者的事件轉趨激烈,甚至不斷有資料顯示警方消極執法,以至有人相信警察在與黑社會「合作」清場。

未幾,示威代表即宣布擱置與政府的對話。這個決定,固然絕對合理,畢竟在一邊被打時,一邊仍然與打人者對話,是不合常理的;只是,政府又再一次把對話的機會如熄滅的燭火那樣吹掉了。

努力尋求對話空間

然而,香港市民終究是一群善良和寬宏得令人難以置信的優質公民,即使政府接連背信棄義,又多番用無理的手段對付他們,但一旦局面回復平靜,便會再次努力尋求對話的空間。

走筆之時,示威代表已曾與政府舉行安排對話的會議。儘管好事多磨,但只要方向正確,還是值得的。

作者為立法會(法律界)議員本欄由五位作者輪流執筆,逢周一至周五見報。

img-X07154848-0001

【文章】期望照出對話的燭光

明報 2014-10-04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期望照出對話的燭光

此文見報之日, 「佔中」已經持續一個星期。警察與示威者的衝突,從最激烈處回落至相對平靜,然而市民與示威者的矛盾卻日益尖銳,甚至發生市民衝擊示威者的事件。新聞故事一方面跟進佔中的發展,另一方面亦報道被「佔中」影響的市民的各種不便。我看在眼裡,不論是示威者還是被影響的市民,其實都是受害者。

正如當有父母抱怨停課令他們的子女無法上學時,街上也有學生為大家爭取一個公平的制度而暫停學業。在個人需要和公眾利益之間,箇中的是非對錯,實在很難釐清;論斷與批評,更加是對任何一方都不公道。如今最重要的,是尋找出路,而對話則是唯一的出路。

或許有人認為,將矛盾的其中一方消滅,是解決矛盾的方法,但這肯定是一個野蠻的行為。在一個文明社會裡,我們的做法是先透過法律禁止任何人基於矛盾而做出傷害其他人的事,然後提供方法讓人化解矛盾。這就是在法治社會裡,法官和法庭存在的原因。

至於政治矛盾,雖然難以透過法庭和法律來解決,但以對話作為解決方法的原則是一樣的。所以在近代歷史中,當市民對政府有不滿時,即使發起社會運動,甚至有激烈衝突,但在大多數的情况下,還得靠市民與政府對話來化解雙方的分歧,而不是靠政府用武力對付市民,消滅他們的聲音。

執筆之時,政府在前一晚宣布與「佔中」的代表對話。在寫好這篇文章後,我便要出發到高等法院,與一眾法律界同業舉行燭光集會,為的是希望大家在激烈的衝突過後,政府和示威者能夠以平和與理性展開對話,化解困局,尋找出路。

D05005.1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