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去馬多事年 望羊少風波

信報財經新聞    2015-2-24
A13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馬年是筆者當上立法會議員的第二個年頭,卻是多事之年,法律界罕有地要多次團結起來,為各種爭議表態。

馬年伊始,中央大吹和諧風,邀請全體民主派立法會議員4 月到上海考察。事前事後有不少人說這是一場騷,筆者當時決定赴滬,如今重新選擇的話還是會去,為的是秉持自己的原則,就是在香港爭取民主,必須與中央溝通。

所謂溝通,當然不只是奉承唯諾的「和諧式」溝通,還有據理力爭的激烈辯論,而前提是毋須否定雙方的存在,也就是說香港毋須以推翻中央來爭取民主,中央亦毋須排斥民主派才落實普選,因為《基本法》已經設下真普選的目標,中央和香港均有責任落實。問題是,中央的觀點有差異,可以透過溝通來磨合,就正如在一場訴訟中,即使雙方如何針鋒相對,也不能否定對方的存在,否則就變成只有一方的官司,這樣解決不了問題。

從上海回來後兩個月,中央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把司法人員列為「治港者」,更說明「治港者」首要條件是「愛國」。這個觀點固然很符合中國國情,也承襲了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三權合作論」,但它卻違反香港的司法傳統,乃至法治精神的真諦。於是法律界發起第三次靜默遊行,有近一千八百位同業參加,比起前兩次的人數更多,足以證明中央政府以一份官方文件發表這種觀點,絕對不能等閒視之,法律界有必要以強而有力的態度回應。

在處理政改和回應白皮書期間,立法會其實正在調查前廉政專員湯顯明涉嫌貪腐的醜聞,筆者有份提出成立的專責委員會於7月完成報告。

如果說四十年前成立廉政公署是香港從貪污蛻變成廉潔的轉捩點,那麼今天廉政專員涉嫌貪腐則可以說是香港由廉潔倒退到貪污的大警號,所以必須防微杜漸,既不能寬貸涉嫌貪腐的湯顯明,亦不能讓他的惡習在廉署落地生根。

人大在8月最後一天作出決定,令2017 年的特首選舉成為一個先篩選的假選舉。9 月底,警方在學界與市民在參與集會時不合理地施放催淚彈,引發持續七十九天公民抗命式的雨傘運動。公民抗命雖然不違反法治精神,卻始終不是一個法律概念,而是一個政治行動,故難免引發爭議。

無論如何,市民縱然犯法,但也有法律保障其權利,所以筆者加入義務律師團,維護被捕學生和市民的法律權利;同樣,政府雖然有公權,但有法律限制其權力,故筆者在10 月初發起法律界燭光集會,抨擊警方對市民採取過分武力。

雨傘運動最終和平落幕,但政府的報復似乎「好戲在後頭」。其中一個打擊重點,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矛頭甚至直指前院長陳文敏教授。法學院是香港法治的搖籃,陳教授也是香港法治的捍衞者,所以有法律系的教授發起聯署聲明,支持法學院和陳教授,已有超過八百人簽名。

新年總要存有希望,所以筆者寄望今年可以否極泰來,並謹祝讀者新年進步,諸事順遂。

img-224094053-0001

【文章】陰霾下的港大法學院

信報財經新聞    2015-2-17
A14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在芸芸專業之中,法律界可能是最受當權者打壓的一群,原因是法律乃一把雙刃劍,既能限制當權者的權力以保障人民的自由,又能反過來箝制人民的自由使當權者愈加專權;因此崇尚自由者和獨裁專制者均強調法治,但大家曉得兩者大有不同。一如中央政府與梁振英都說「重法治」,但沒多少人會認為中國是一個法治之邦,更沒有人會認為梁振英擁護法治。

所以,如果當權者要控制人民,必先向法律界的人入手。於是去年「一國兩制」白皮書把法官說成是管治者的一部分,企圖把他們統戰為自己的「合作夥伴」;近日又借學術評審,瘋狂攻擊本港法律界的搖籃港大法律學院,更批鬥德高望重的陳文敏教授。

原以為那是左派傳媒慣常的政治抹黑,後來有消息流傳,指已有政府中人向校務委員會發功,要求委員否決推薦陳教授為港大副校長。左派傳媒今回不但要做當權者的喉舌,更是要為當權者的政治鬥爭鳴鑼開道。這種手法,就如筆者之前所說的,是文革式的鬥爭。

筆者深信絕大部分學者都視學術自由為命根,以學養為尊,任人唯才,所以陳教授才能成為遴選委員會的唯一挑選,並得到港大所有學院院長一致推薦為副校長。但校務委員會就不同了,裏面佔多數的是工商巨賈。他們能否如學者般捍衞學術自由,着實令人懷疑。因此,有港大法律系教授發起聯署聲明,內容如下:

我們是一群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的教職員、校友及友好。對我們所珍視的法律學院近日備受不公平的批評,我們深感憤怒和非常憂慮。

思想自由和學術自由是大學建立之本,持有不同思想—包括政見—的學者和學生能夠兼容並存,是大學必須恪守的原則。對於近日有傳媒借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發表的「研究評審工作2014」報告,肆意批評法律學院及前院長陳文敏教授從事或縱容政治活動及不務正業,我們認為該等批評不但毫無根據、上綱上線,亦絕不公平,更反映有人基於政治目的,將學術評審斷章取義,攻擊法律學院的表現及一位學者的政治立場。大學是學習的殿堂,而不是政治鬥爭的場所。

事實上,陳文敏教授對法律學院乃至香港大學貢獻良多。在他擔任院長期間,法律學院於QS 世界大學排名從2011 年的31 位攀升至2014 年的18 位,並為亞洲第一。仗賴其努力,法律學院羅致了國際知名的學者和前法官,以及籌得款項設立獎學金和興建新的法律學院大樓。在陳教授的領導下,法律學院培育了高質素的學生,以及與中國和世界各地的頂尖大學合作。

因此我們謹藉此聲明,感謝及讚賞陳教授對香港大學和法律學院的忠誠和卓越的貢獻,及對陳教授和作為香港法治其中一塊重要基石的港大法律學院,在維護香港優良的法治傳統及多年來為香港的法律界作育英才付出的努力給予肯定。

如有讀者想聯署這份聲明,可到http://tinyurl.com/SupportHKULaw

img-217100329-0001

【文章】一步之遙?

信報財經新聞    2015-2-10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上星期出席中聯辦的新春酒會,把反對《國安法》引入香港的信交予中聯辦轉交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後便離開。事後看新聞報道,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說現在離普選是一步之遙。記得不久之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出席一個儀式時不忘推銷政改,說的也是只要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的決定,實現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只是一步之遙。

「一步之遙」這個成語近來很熱,反而不是因為林鄭月娥和張曉明也有引用,而是剛上映的一套電影正好也叫《一步之遙》。電影的宣傳海報隨處可見,因為色彩鮮艷,所以吸引筆者注目。戲名《一步之遙》旁邊有句說話:真相,遙遙無期;左下角有另一句老生常談: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多看幾眼,想多一點,會心一笑:中央和特區政府官員說現在離實現普選只有一步之遙,其實是「普選,遙遙無期」;人大8.31決定的特首選舉,只是在提名機制這一點跟其他選舉「差之毫釐」,便與真普選「謬以千里」了。

8.31決定框架下的選舉辦法不符合民主原則,已有豐富和精闢的論述,筆者毋須重複。倒是處身決定政改能否通過的立法會,非但沒有當局者迷的疑惑,更因為對不同的資訊都敏感留意,足以看穿騙局。我們可以從湯家驊說起。

近日湯家驊開出條件,說如果中央承諾2020 年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及2022 年降低特首候選人出閘門檻,他願意「袋住先」。不少人笑他太天真,認為中央是一個「什麼都是假,只有騙子是真」的國家的政府,她一承諾就等於騙局開始。

但觀乎建制派對湯家驊條件的反應,就知道他一點也不天真,反而很有政治智慧地刺中對方的要害,就是功能組別存廢的問題。如果讀者不善忘,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早前說過,要人大承諾2020年取消功能組別是有困難的,但認為普選立法會等同取消功能組別。

被視為在建制派中較開明的,也有政治智慧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卻在另一邊廂表示,立法會普選也未必要取消功能組別。隨後,譚志源局長更明言現在承諾取消功能組別是不可行。如果讀者稍有記性,應該記得當初提出公民提名時,連建制派三番四次催迫要政府表態,特區政府還不敢一棒打死,讓公民提名的希望存活一年多才遭人大決定扼殺。從「取消功能組別遭秒殺」一事,不但看出湯家驊提出的條件其實比公民提名更狠辣,還可以預計即使肯「袋住先」,特首的提名方式也不會如特區高官和建制派那樣說可以「優化」,因為功能組別、現有選委會和往後提委會,根本是同一樣東西。

近日醫學界的民調顯示,過半醫學界選民反對「袋住先」,令政府有可能流失已有的支持票。可見只要肯了解和思考人大決定,不甘心受騙,自然就會曉得反對「袋住先」。說好的一步之遙,其實從來沒有接近過,現在反而更遙遠。

img-210095248-0001

【文章】出席中聯辦酒會唯一目的

信報財經新聞    2015-2-3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舊年新春,中央吹和諧風,中聯辦舉行新春酒會,首度邀請所有泛民議員出席,當時筆者與其他泛民都有應約。一年過去,新歲又至,風轉了,北風凜冽,今年獲邀的泛民寥寥可數,筆者是其中之一。拒絕應約是最容易的,不過看看世界政治,即使是拚個你死我活的對手,也有對話的必要,於是應邀赴會了。

無獨有偶,去年差不多時候,有內地法律學者與本地建制派唱和,聲稱可以借《基本法》第18條的機制,把內地《國家安全法》引入香港;今年則有港區人大代表舊「橋」重提,並聲言會在人大與政協兩會期間提出建議。以建制派的思維,這些誑語未必只是隨口說說,因此今次出席中聯辦酒會,唯一目的是強力地向中央直接表達反對引入《國安法》的立場與理據。筆者會在出席酒會時要求中聯辦人員把信轉交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現謹借《信報》這個欄位把信公開,讓各位市民知悉。

張委員長:

諒  閣下知悉,近日有港區人大代表表示有意在3月人大及政協召開會議期間,建議將內地《國家安全法》載入《基本法》附件三,以令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香港法律界普遍認為此建議不但違反《基本法》規定,若然落實,更必然會嚴重破壞香港的法治體系和「一國兩制」,因此本人致函將這些意見直接向  閣下表達。

《基本法》第18條訂明,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僅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另《基本法》第23 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基本法》在頒布時將有關國家安全的法律,與國防及外交等事務有關的法律分別以兩條條文處理,即表明有關國家安全的法律只能根據第23條訂立,而不應透過其他條文的機制引入香港。更何況,內地與香港的法律制度、特別是刑事法截然不同,貿然引入內地刑事法,無疑是對「一國兩制」及香港的法律體制帶來猛烈的衝擊。

我們同意按照《基本法》第23條就國家安全事宜立法,是不能漠視的憲制責任,惟香港正就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展開激烈討論,此時談及國家安全立法,只會橫生枝節,為香港的政制改革商議徒添無謂的爭拗。因此基於上述各種原因和理據,本人敦請 閣下切勿把有關把《國家安全法》載入《基本法》附件三的事項而納入人大會議議程,並駁回任何人大代表提出的相關建議。

耑此奉達,順頌公祺

立法會(法律界)議員

img-203145047-0001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