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法官放人 何咎之有

信報財經新聞    2015-3-31
A20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公開批評法官判案,是一件罕見和奇怪的事,不過還是發生了。近日有親建制團體示威,高叫「警察拉人,法官放人」、「警察保護良民,法院保護暴民」等口號,批評法官輕判或「放生」參與或支持雨傘運動的市民。本來小部分市民由於法治觀念歪扭、意識薄弱、知識粗疏致令他們口出誑語,毋須特意拿來討論,然而有建制派議員卻跟他們一般見識,在上星期的特首答問會中鸚鵡學舌,指社會有意見認為佔中之後有「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的情況,如此拾人牙慧,已不是單純引述坊間意見,而是反映建制派可能正在建構和宣揚這種錯誤和危險的想法。

以他們的思路,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就是法官不對;按照這個簡單邏輯反推論,警察拉的人,法官便要定他的罪了。若是如此,法官豈非淪為警察的橡皮圖章?其實,警察拉人,法官放人或罰人,本是平常,只要法官按照法律,合乎程序,證據充足,那麼不論是放是罰,便都合情、合理和合法,也是法治的彰顯。可是在當下常理變歪理,歪理變道理的時代,本來就毋須、更不應挑剔的優良傳統,卻被拿作為話柄,只能說是言者別有用心,旨在混淆視聽,削弱法官權威,最終動搖法治精神。

事實上,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原因不外乎是警方和律政司沒有按照正確的法律提出檢控、行事不符程序公義和證據不足這三個原因,所以如果硬要說「法官放人」是不對,又硬要追究責任的話,便應該追究警方和律政司,而不是法官。

況且不時有案件揭示警方和律政司偶然會在法律基礎不足的情況下強行提出檢控。例如前幾天,法庭判一位被控襲警的記者無罪,理由是兩名作為證人的警員根本無認清誰是施襲者,證供甚至是互相矛盾。

此外,大角咀的肢解碎屍案,次被告被判謀殺罪不成立時,法官特別對警方在扣留被告40小時後才盤問9小時,令被告在太疲累的情況下放棄抗辯認罪的做法極度不滿,要求控方向警方及律政司反映。

其實,本港的刑事定罪率一向不低,在裁判署審理的刑事案件,便超過七成被判有罪,在區域法院及高等法院審理的,更有超過九成的定罪率。這些數字,足以駁倒「警方拉人,法官放人」的說法;如果跟其他法治健全的地方(如英國、加拿大和澳洲)比照,香港的定罪率已明顯較高。

這個情況,律政司和建制派固然可以自詡這是香港的檢控工作做得完善,但如果再比較一下香港與這些地方的刑事法援的數字,則顯示香港批出刑事法援的數字和花在刑事法援的資源都遠遠不及這些地方。

《基本法》和《香港人權法案》均列明香港市民有法律代表應付審訊的權利,所以高定罪率或許是香港刑事法援不足的惡果,也反映了市民法律權利不足和檢控權力太強的失衡情況。

img-331093541-0001

【文章】「三跑」所謂經濟效益

星島日報 2015-3-26
A17 | 每日雜誌 | 星擂台

有人說歷史好像一個循環,曾經發生的事會不斷重演,只是時間、人物和地點不同而已。人之所以重複犯錯,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沒有在之前的錯誤中反省和改過。所以在高鐵還未建成,超支和延誤不斷出現,而且早在未動工時已預計無法做到的「一地兩檢」還猶如懸案,大家都很擔心高鐵得物無大用的當下,政府又硬推另一項比高鐵更昂貴,卻可能更大而無用的機場第三條跑道項目。

香港人是非常重視經濟利益的,所以每當政府要大興土木,總會以經濟因素來「利誘」香港人支持。今次的理由也不例外,諸如要維持香港機場的競爭力、防止香港被邊緣化、促進人流和物流帶動經濟發展、建跑道會創造大量就業機會等等。然而,即使根據政府現時披露的資料和估算,除了建跑道會創造大量就業機會這一點是肯定會實現之外(其實將千多億投放到任何一個行業都能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其他的理由連政府也說不準,亦說得虛。若果參考很多專家的觀點,則更有理由懷疑政府提出的所謂「經濟利益」極有可能是「蝕本生意」。

擴大空域 港難解決

第一是空域問題,這個其實跟高鐵做不了「一地兩檢」一樣,是整個項目難以成事的最關鍵因素。空域如何受限制,已有不少專家、航空業者、兩位前民航處處長甚至內地學者論述。筆者無意重複那些高見,只想指出不論機場增加多少條跑道,也不能擴大香港能夠使用的空域。一方面這不是香港可以自行解決,需要與內地協調的難題,而在內地需求也很殷切的情況下,香港實在難以爭取更多的空域;另一方面這不是一個純經濟問題,一如負責的官員所說,政府與內地簽訂的空域協議,中間有涉及戰略的敏感條款,所以不便公開。其實眾所周知,對於一個國家來說,戰略需要通常比經濟考慮重要得多——對經常將「國家安全」掛在口邊的中國政府來說更是如此。因此如果單以經濟效益來解決或解釋空域問題,本身就有點以偏概全。

無形掣肘限制承載力

第二,就純粹以經濟角度來評估「三跑」的效益。根據滙豐銀行對「三跑」的投資評估報告,撇除技術及空域問題——即在可以用盡「三跑」航運量的假設下,以較保守的百分之四的貼現率計算,「三跑」的經濟淨現值(Economic Net Present Value)已經是負一百零四億。而面對未來資金成本上漲,真正的貼現率絕對不止百分之四。所以從投資回報角度來看,「三跑」根本是一個經濟效益極低的項目。其實再撇開一切艱深的空域和財務分析,單憑普通常識去理解,若然我們建一條跑道,只能讓飛機降落而不能起飛,本身已是荒謬。今時今日香港的承載力不足,很大程度不是源於硬件不足,而是有其他無形的掣肘;反過來說,硬件本身已不能必然帶來經濟效益。

A17010.1

【文章】特殊教育立法的足跡與前路

信報財經新聞    2015-3-24
A22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故事從2010 年開始。那時候筆者有份就政府不津助十八歲以上智障學生接受教育的政策提出司法覆核,然後開始關心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Education Needs, SEN)學生的教育問題。官司雖然輸掉,卻令筆者反思,其實光有錢也解決不了SEN學生、家長和老師的難題。對老師來說,他們不少也沒有足夠訓練去教育SEN學生;對學生來說,無論是SEN 學生還是其他同學,都因為大家的需要和進度有別而未能同步成長;對於家長來說,不管是SEN學生家長還是其他家長,可能會因為自己的孩子未能得到適當的教育而互相埋怨,甚至給人標籤。

簡單來說,這是三敗俱傷的困局。反而,如果有良好的政策和完備的法例,一方面保障SEN學生的權利,另一方面幫助老師應對SEN學生的需要,到時不但可以讓學生、家長和老師三方得益,更可真正實踐有教無類和因材施教這兩個理想的教育理想。

至一年多前,一向很關心SEN學生的張超雄議員邀約筆者一同研究推動特殊教育政策和立法。立法,不是要加重任何人、特別是老師的負擔,而是要一向不負責任的政府重新擔起她的責任。她的責任是什麼?就是維護SEN學生得到適合他們需要的教育,以及幫助老師裝備自己,更適切地教導SEN 學生。

過去一年多,我們與不同持份者,除了SEN 學生、家長和老師之外,還有教育專家、心理學家、社福機構和教育團體等等接觸,從介紹、分析、探討到辯論和磨合,過程雖然漫長,但因為我們知道參與的都是有共同目標的有心人,所以每走一步,總帶着多少成果。

直到上星期三,我們與所有持份者的代表一同召開記者會,公布我們的SEN 教育政策和立法的聯合建議書,這是我們過去努力的結晶,也是我們繼續前進的基礎。讀者可以到http://goo.gl/Yx8aT9 瀏覽我們建議書。此外,3 月29 日我們將舉辦論壇,除了我們的持份者外,還邀請政府官員出席探討SEN 教育的立法事宜,讀者如有興趣參加,可到http://docs.google.com/forms/d/1Ib4rMVF5ulTJus-gXbiNRnbcDoFnBKwfHP6Q0SObuHk/viewform了解詳情。

接着要做的是最重要卻又最困難的,就是把我們的建議變成政府務必執行的政策和法律。立法最是困難,這對一個立法者來說真是有點諷刺,惟現實是根據《基本法》第74條,倘若立法會議員要提出法律草案,必須「不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者」,並且「在提出前必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

訂定一套嶄新的政策和法律,又怎麼可能不涉及公共開支?因此困難是可想而知的巨大,但這是立法會議員無可取代的工作。我們盡力自己的本分,事成與否便是政府的責任。

最後除了感謝各持份者的一路同行之外,更要感謝張超雄議員的助理Steve和筆者的助理Janet,他們兩位在過去的日子多方奔走,勞心勞力,付出工作以外的大量時間和精神來促成這件美事。面前的路,還得靠大家更大的支持才能走下去。

img-324095143-0001

【文章】市建局要做什麼?

信報財經新聞    2015-3-17
A13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擔任立法會議員後,第一個、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獲委任的公職是市區重建局非執行董事。起初對市建局僅略知皮毛,只是顧名思義和讀到有關市區重建的新聞時,知道它的工作是把老殘破舊的房子拆掉,興建簇新醒目的大廈,促進一個城市的新陳代謝,覺得這是一個饒有意義和可有作為的公職,便欣然接納了。

為了不讓自己成為尸位素餐的董事,所以上任前惡補市建局的背景,從自己最熟悉的法律入手:《市區重建局條例》第5條列明它的六大宗旨:一、作為一個依法設立的法人團體而取代土發公司,負責透過進行、鼓勵、推廣及促進市區重建,改善香港的住屋水平及已建設環境;二、透過將老舊失修區重建成經妥善規劃,並(如適當的話)設有足夠交通設施、其他基礎建設及社區設施的新發展區,從而改善香港的住屋水平及已建設環境,以及已建設區的布局;三、更良好地利用香港已建設環境中失修地區的土地,並騰出土地以應付各種發展需要;四、透過促進對個別建築物的結構穩定性、外部修飾的完整性以及消防安全方面的保養和改善,以及促進改善香港已建設環境的外觀及狀況,從而防止該已建設環境頹敗;五、保存有歷史、文化或建築學價值的建築物、地點及構築物;六、從事行政長官在諮詢市建局後藉憲報刊登的命令而准許的其他活動,以及執行該等命令指派予市建局的其他職責。

另外第6條再補充,市建局「有權進行任何有利於或有助於達到第5條所指明或准許或賦予的宗旨、或為了達到該等宗旨而附帶引起的事情,並且須行使該等權力以改善香港的住屋水平及已建設環境」。

市建局的前身是土地發展公司,但鑑於土發公司的重建效果差強人意,政府於2001年成立市建局取而代之,並同時把市建局由公營機構升格至法定機構。這個蛻變,釐清了市建局的定位,它不是一個純粹從事地產買賣的機構,否則便與一個普通的地產商無分別;因此牟利不是它的義務,改善社區發展和市民生活才是它的社會責任。

近年市建局檢討經驗後,訂定未來的發展大方向是「以人為先、地區為本、與民共議」,可說是更符合它的成立宗旨和法定要求。然而,政府卻要求市建局須力求收支平衡,以致它在運作時經常失焦。例如最近不少與地產商合作重建後的項目,呎價高達萬元以上,媲美其他豪宅新盤,惹來不少批評。於是有人建議反其道而行,減少成本以壓低售價,做法是市建局進一步與地產商合作,由它們收購舊樓,再轉售市建局。若是這樣,市建局便真的與地產商無異了。筆者以一個懂法律和立法會議員的身份提醒政府:若政府硬要市建局放輕其社會責任而緊張財政要求,即是捨本逐末,這樣才是浪費公帑。

img-317100533-0001

【文章】中德歷史軌跡同途殊歸

信報財經新聞    2015-3-10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財政預算案》公布後,立法會休會兩星期,為的是要遷就不少身兼人大或政協的議員到北京出席人大和政協兩會。偌大的會議廳坐上數千名代表和委員,氣派盡顯「強國」本色,但這正正對應了內地人一句對「中國式會議」的流行戲謔,就是:人多的會議不重要,重要的會議人不多;開會的人基本不幹事,幹事的人基本不開會。

筆者慶幸沒資格開這些會,適逢德國國會邀請香港立法會議員訪問,便隨團到德國觀摩交流。德國可說是當今歐洲第一強國,儘管在世界經濟不景氣和歐洲債務危機交迫的困境下,她仍能保持政治穩定和經濟增長。

回顧德國的近代史,她也曾走過一條艱辛、甚至不光采的路:上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德國既是發動國,也是戰敗國之一。上世紀初,她仍行皇權體制,後來演變成一個極權主義國家;在納粹統治期間,曾屠殺數百萬猶太人,是世界公認的一段悲慘和黑暗的歷史;二次大戰後,西方列強把德國分割為西德和東德,四十多年後才恢復統一。回顧中國近代史,兩國其實也很類似:在過去一個世紀,中國的政體由封建王朝變成一黨專政;曾經多次戰敗而幾乎遭西方列強瓜分國土;在共產黨專政之下,曾經發生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和六四事件等人禍,導致成千上萬的人民傷亡??

兩國的歷史軌跡如此相似,為何今天的發展卻是南轅北轍?大概是由於對歷史的反省和對人民的尊重有着天淵之別—— 德國人深切體會到獨裁專政的禍害,於是把權力歸還人民;這反映到政制之上,德國的憲制力求避免少數人專制和多數人的暴政。議會協調委員會(Mediation Committee)作為聯邦議院和聯邦參議院之間的中介機構,當法案在聯邦議院通過,但無法在參議院取得大多數同意時,協調委員會將從中協調,取得兩者共識。這種設計令聯邦政府與議員能夠共同合作,處理公共事務。所以,即使大選後無一政黨取得過半數而須組成聯合政府執政,政府還是可以政通人和,讓國家有健康的發展。

此外,聯邦憲法法院致力保障人民的權利,確保國會和政府不會像希特拉時代那樣凌駕法律和侵害少數人的權利;他們還把大屠殺紀念館建在柏林市中心,時刻提醒從政者和市民不要重蹈那段黑暗歷史的覆轍。

反觀中國,中央政府不但逃避歷史,甚至把錯誤合理化,從而鞏固自己的專權。所以就算會議廳再大、人大政協人數更多,在專制政體之下,依然只由少數權貴維護特權階級的利益,種下社會不安的禍根。再回顧香港,屬於社會少數的工商巨賈的代言人佔據大部分立法會議席,然後往往企圖行使民主暴力,硬推違逆多數市民意願的政策,結果卻落得政不通、人不和。見賢思齊,見不賢而自內省,是此行的最後收穫。

img-310100613-0001

【文章】人車比賽

am730  2015-3-6
B16 | 戶外 | Run

IMG_2346_adj

大概一個月前,健康空氣行動邀請我參加「The Quest:跑步V單車V私家車」小型跑步比賽,顧名思義這不是一個單純的跑步比賽,因為對手不是跟我一樣用雙腳跑步,而是踏單車和駕汽車;要比的,也不只是速度,還要比較對空氣質素的影響。

一個人跑步,除了釋出極微量的二氧化碳之外,便沒有其他破壞環境的物質,所以鬥空氣質素,我有百分百的信心拿冠軍。可是,人的腳怎麼跑也快不過車的輪,若果要鬥速度,我只有信心拿季軍,亦即包尾是也。

比賽結果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第一名是用了8分鐘的單車,第二名竟是用了19分鐘跑步的我,而且遠遠拋離用了40分鐘的汽車。追問原因,聽完之後大家都覺得結果非常合理:首先是塞車,其次是泊車位不足,汽車要花很多時間才找到車位泊車完成比賽。

由此帶出這個比賽的意義:第一,是在某些環境條件下,汽車未必是最快捷的交通方法,所以大家或許可以嘗試用其他方法代替乘車。當然,住得遠的朋友不可能用單車或跑步上班,但如果在進入交通擠塞區域之前的地方下車,然後走一段路,或許會更快到達目的地,而且肯定會健康得多。第二,塞車不單耗費更多時間,而且車子開動的時間更長,排放的廢氣及微細懸浮粒子(PM 2.5)也會比交通暢順時更大量。

次日不少新聞都有報道這個比賽,大致上都是用我跑步快過駕車做標題和主要內容。希望這個令人驚奇的比賽結果和甚有噱頭的活動,能夠讓大家察覺到一些以為不可能發生的事,從而思考自己能否改變一些生活習慣,這樣對自己和對環境都是有益的。

img-306150516-0001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