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三跑」所謂經濟效益

星島日報 2015-3-26
A17 | 每日雜誌 | 星擂台

有人說歷史好像一個循環,曾經發生的事會不斷重演,只是時間、人物和地點不同而已。人之所以重複犯錯,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沒有在之前的錯誤中反省和改過。所以在高鐵還未建成,超支和延誤不斷出現,而且早在未動工時已預計無法做到的「一地兩檢」還猶如懸案,大家都很擔心高鐵得物無大用的當下,政府又硬推另一項比高鐵更昂貴,卻可能更大而無用的機場第三條跑道項目。

香港人是非常重視經濟利益的,所以每當政府要大興土木,總會以經濟因素來「利誘」香港人支持。今次的理由也不例外,諸如要維持香港機場的競爭力、防止香港被邊緣化、促進人流和物流帶動經濟發展、建跑道會創造大量就業機會等等。然而,即使根據政府現時披露的資料和估算,除了建跑道會創造大量就業機會這一點是肯定會實現之外(其實將千多億投放到任何一個行業都能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其他的理由連政府也說不準,亦說得虛。若果參考很多專家的觀點,則更有理由懷疑政府提出的所謂「經濟利益」極有可能是「蝕本生意」。

擴大空域 港難解決

第一是空域問題,這個其實跟高鐵做不了「一地兩檢」一樣,是整個項目難以成事的最關鍵因素。空域如何受限制,已有不少專家、航空業者、兩位前民航處處長甚至內地學者論述。筆者無意重複那些高見,只想指出不論機場增加多少條跑道,也不能擴大香港能夠使用的空域。一方面這不是香港可以自行解決,需要與內地協調的難題,而在內地需求也很殷切的情況下,香港實在難以爭取更多的空域;另一方面這不是一個純經濟問題,一如負責的官員所說,政府與內地簽訂的空域協議,中間有涉及戰略的敏感條款,所以不便公開。其實眾所周知,對於一個國家來說,戰略需要通常比經濟考慮重要得多——對經常將「國家安全」掛在口邊的中國政府來說更是如此。因此如果單以經濟效益來解決或解釋空域問題,本身就有點以偏概全。

無形掣肘限制承載力

第二,就純粹以經濟角度來評估「三跑」的效益。根據滙豐銀行對「三跑」的投資評估報告,撇除技術及空域問題——即在可以用盡「三跑」航運量的假設下,以較保守的百分之四的貼現率計算,「三跑」的經濟淨現值(Economic Net Present Value)已經是負一百零四億。而面對未來資金成本上漲,真正的貼現率絕對不止百分之四。所以從投資回報角度來看,「三跑」根本是一個經濟效益極低的項目。其實再撇開一切艱深的空域和財務分析,單憑普通常識去理解,若然我們建一條跑道,只能讓飛機降落而不能起飛,本身已是荒謬。今時今日香港的承載力不足,很大程度不是源於硬件不足,而是有其他無形的掣肘;反過來說,硬件本身已不能必然帶來經濟效益。

A1701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