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我為何反對政改方案

信報財經新聞    2015-4-28
A20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自從人大8.31決定以來,中央已多次強硬表明政改方案沒有修改的可能,所以不少人認為,即使剛剛公布的方案不完美,也只能接受,期待將來可以改善而終於有真普選。這就是所謂的「袋住先」。然而,政府的聲明已經把這個幻想戳破,或者更準確點說,中央政府與特區政府的目的終於圖窮匕現。

政府的聲明第31段是這樣說的:

社會上有部分人認為中央或特區政府應該承諾將來選舉辦法可以優化,以增加市民對落實方案的決心。事實上,行政長官實行由全港合資格選民以「一人一票」方式普選產生後,即已實現《基本法》第45條的規定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最終達至由普選產生的目標。至於普選制度確立後的優化問題,《基本法》附件一第7條及全國人大常委會2004年的《解釋》已清楚提供可啟動進一步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法律基礎。當然,是否有需要進行修改及啟動相關修改程序,要視乎當任行政長官根據當時的實際情況,作出考慮。

很多人的即時反應是:那即是不是「袋住先」,而是「袋一世」了。這固然是的,但更準確和全面的理解,應該是:一、中央和特區政府認為眼前的方案就是真普選;二、她們認為這個方案已滿足了《基本法》第45條的要求,以後即使要修改,也只是基於政治需要,而不是法律責任。

這樣,筆者身為律師,便更有理由和義務去否決這個方案了。因為從法律定義來說,它把一個不符合普選定義的東西當作普選,問題就不在於這個方案製造出來的「普選」是「好」還是「不太好」,而是在於「真」與「假」了。以假普選充當真普選,就如拿假銀紙當真銀紙用一樣。從法律責任來說,如果我們今天否決這個方案,便能夠把履行《基本法》第45條、即落實普選的責任繼續放在中央和特區政府身上。因此,不要相信有人說今次政改不通過,下次不知何時再來,因為真相反而是今次不通過,中央和特區政府就有責任在未來5年一定要再次提交新的政改方案。

先把假普選說成真普選,再聲稱這樣已經完成《基本法》第45條的責任,是中央和特區政府利用政治詭辯去扭曲法律的涵義,最終逃避法律責任的伎倆。那麼我們要考慮的,就不是要不要「先袋住」一個不太好的方案,而是要不要被當成羊牯地受騙了。香港人固然無法阻止當權者提出一個假普選方案,但萬幸的是《基本法》賦予我們權力去不接受。

《基本法》訂明政改方案須有立法會三分之二議員支持,目的正是須要社會有廣泛共識才能通過,否則即使勉強接受了,只會帶來更大的撕裂和矛盾。況且如今絕大部分的年輕人都反對通過政改方案,儘管社會不只是屬於他們的,但未來卻是。我們身為成年人,又怎能代他們接受一個他們不喜歡、卻又對他們影響最深遠的東西呢?

這些,就是我反對政改方案的原因。

img-428093400-0001

【文章】若非中國人 不懂基本法?

信報財經新聞    2015-4-21
A18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在三權(行政、立法和司法)當中,中央政府和本地建制派對司法權的攻擊是最厲害的。這是由於以行政權來說,香港的制度設計(包括正在激烈討論的政改方案)已確保中央屬意的人囊括所有重要官職;至於立法權,除了以選舉辦法確保立法會內有一定數量的議席屬於建制派,還以分組點票確保建制派在少數議席的情況下,仍然能夠發揮決定性的作用。

然而,司法權則基於它有長久、優良和獨立的體系,所以一直以來中央和建制的政治觸手均難以橫加干預或內部滲透,遑論將之收為己用;於是反其道而行,從外不斷發動攻擊,試圖削弱法庭和法官的權威。

前一星期筆者在本欄論及一些親建制團體和建制派議員無事生非,指摘法官判人無罪即不對,便是惡意攻擊司法的其中一種手段。今年適逢《基本法》頒布25周年,有不少研討會回顧和展望《基本法》過去的經驗和未來的發展。可惜的是,參與這些研討會的多數是親建制的政、商、學人,以致對《基本法》的論述不但顯得偏頗,甚至又成為借勢攻擊香港司法的機會。

話說在一個香港舉行的研討會上,有與會者認為香港的外籍法官不了解《基本法》和內地法律,難以保住法治制度;有內地法律學者則和應這些意見,並建議長遠來說應該修改《基本法》,只容許香港公民擔任法官。

《基本法》第92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應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和專業才能選用,並可從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聘用」;又根據第82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終審權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終審法院可根據需要邀請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參加審判」。

這兩條條文不但是香港任命外籍法官的法律基礎,更闡明這個做法的原因,就是香港屬普通法地區,普通法制度的其中一個特點正是須要參考其他普通法地區的案例審案。此外,在普通法制度下,法官的獨特之處正是要排除其自身的背景,以法治原則、現行法律和過往案例審案,以臻法律為審案的唯一考慮這個最高標準。香港之所以有今天的良好法治基礎,外籍法官可謂功不可沒。

相反,回歸以來對法治帶來最大破壞的,包括不按照《基本法》程序提請人大釋法和扭曲《基本法》條文意思地釋法,都是掌權的香港人和中國人,現在反過來以法官的國籍攻擊他們的專業,不是基於狹隘的民族主義,便是亂扣帽子。

《基本法》要修改的地方固然不少,比如說最應該修改的,便是具體地寫明特首選舉應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立法會取消功能組別。

若然基於法官的國籍而修改《基本法》,便會令香港法治大倒退至連回歸前都不如,也是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自殘。

img-421094954-0001

【文章】反《反港獨法》

信報財經新聞    2015-4-14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未知是否因為在政改當中無事可為,近半年來本地傳統左派活演一幕「皇帝唔急太監急」的鬧劇:在中央政府完全沒有提出要求,特區政府也三番四次重申未有計劃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情況下,先有港區人大代表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聲稱會在3月的人大和政協兩會會議中提議把內地《國安法》透過《基本法》第18 條引入香港實施。最後雖然不了了之,但近期卻輪到民建聯成員馬恩國在訪問北京時提出訂立《反港獨法》,又吸引到輿論的一時注意。

話說在前,筆者反對香港獨立,因為這不符合「一國兩制」原則和《基本法》規定,但若然所謂「港獨」只是停留在思想或言論層次,而沒有付諸行動的話,則基於思想和言論自由的基本人權,便不應以法律來箝制或滅絕,因為《基本法》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保障了香港人有言論、新聞、出版和學術研究等等自由。

因此筆者認同就23條立法是憲制責任,必須認真和嚴肅地按照《基本法》履行。所以,任何試圖繞過香港特區政府自行立法的意見,即違反23條的意思。

而且不論按法理邏輯還是字面解釋,23條中臚列的種種罪行,都必須整合地處理,而不能斬件地立法。正如條文要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這幾個行為本身就有部分重疊和環環相扣的關係。因此如果一如提倡《反港獨法》的人所說,由於23 條的立法範圍太寬,故先提出《反港獨法》針對分裂國家的部分,並美其名為「狹窄版的23條」的話,則這條所謂《反港獨法》既未能處理與分裂國家有關的其他罪行,或其實是假借處理分裂國家而為整條23條立法。

在制訂刑事法律時,我們一向要求條文的定義、字句和行文必須非常清晰,這樣市民、執法者、律師和法官才能明白法律的意思是什麼,好讓他們都曉得如何公平、公正和合理地守法、執法和審案。而這類牽涉到國家安全層面和個人基本權利的刑事法律尤當如此,這也是2003 年眾多法律界同業以及香港市民並非原則上拒絕為23條立法,只是基於當時的草案粗疏模糊而反對立法的其中一個主因。

如果看看鼓吹《反港獨法》的人的立法建議,則比當年有過之而無不及。例如他們聲稱要禁止對抗「中央全面管治權」的行為。所謂「中央全面管治權」,根本是一個政治詞語,無法以法律字眼定義或闡釋,相信連他們亦無法講清楚當中的涵義。假如這樣立法,必定會令市民、執法者、律師和法官無所適從,不但嚴重損害法治,更會危害市民權利。

早前當吳秋北建議引入《國安法》時,工聯會即與其劃清界線;同樣今天當馬恩國提出《反港獨法》時,民建聯元老兼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也稱其意見不代表民建聯。然而這些足以令社會譁然的說法,工聯會和民建聯豈會事先不知?

事前不阻止,事後才割蓆,這樣反而顯得欲蓋彌彰。

img-414101356-0001

【文章】盧吉道

am730  2015-4-10
B24 | 戶外 | Run

最近去了山頂環迴步行徑跑步,起點是這大半年來因為要建酒店而「聲名大噪」的盧吉道。盧吉道建於1913年至1914年間,以香港第14任港督盧吉爵士命名,部分路段是棧道——所謂棧道,是指在山岩峭壁上築的走道。盧吉道是港島徑第一段的一部分,被譽為香港八景之一,有「仙橋霧鎖」之稱。我沿著盧吉道跑,一會兒便到達觀景台,眺望常常用來做明信片「標準」相片的維多利亞港全景。盧吉道不算長,而且沿途大多有樹蔭,就算夏日炎炎時也不會太辛苦。我在觀景台深呼吸幾下,順一順氣便再開跑,很快就到了盧吉道27號。

盧吉道27號的古典大宅建於1916年,白色外牆,下層有樑柱,客廳有壁爐,房間有露台,花園還有泳池,是典型的英式豪宅。它已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2013年被財團收購,並向政府申請將這之改建為精品式文物酒店。其實將一幢美麗的古老大宅改建成酒店,本身問題不大,只要好好保育,總比任它侵蝕破落的好;況且屋貴乎有人氣,若是煥然一新後讓人居住,也好過任它丟空荒廢。然而附近的居民、關注的人士和團體均強烈反對,為甚麼呢?正是因為盧吉道本身已夠狹窄,不足兩米寬的行山徑,連多幾個人一起走都嫌擠,若果有酒店便意味著必然有車輛出入,到時勢必發生人車爭路,然後肯定是人鬥不過車,一條怡人的行山和跑步徑,最終變成一條普通的馬路。

其實香港人不是盲目地反對發展,他們介意的,是原本可以無分彼此地大家可以共同享受的環境,突然被人奪去,然後變成只有少數人才能享用的東西。將多數人的權利變成少數人的「特權」,是追求公平的香港人容忍不了的。

螢幕快照 2015-06-05 下午4.01.54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