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截取你的WhatsApp

星島日報 2015-6-4
A14 | 每日雜誌 | 星擂台

每年大概這個時間,立法會都會陷入曠日持久的會議中。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馬拉松式會議,是九年前的八月,立法會罕有地在休會後召開大會,用四天時間單單處理一條法案,就是《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草案》。當時的草案千瘡百孔,若果讀者不善忘,應該記得民主派議員提出了大量修正案,來嘗試保障市民的基本權利。可惜一如建制派議員所言,「一條修訂都不能通過」,結果條例實施以來,經常被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狠批。時任保安局局長在條例草案二讀時,信誓旦旦說會在條例草案實施後兩年作全面檢討,結果從來沒有做過。

修例反製造巨大漏洞

最近政府向立法會提交了《二○一五年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是條例實施後九年第一次修訂。草案是因應專員多年的批評而作出修訂,本身無可厚非,但卻因為修訂的範圍太過狹窄,完全未能跟上時代變化,反而製造了一個巨大的漏洞,讓執法人員可在不受條例監管的情況下攫取市民的通訊。

先從現行條例的規管內容說起。根據條例的釋義,「截取作為」是「就任何通訊而言,指在該通訊藉郵政服務或藉電訊系統傳送的過程中,由並非該通訊的傳送人或傳送對象的人查察該通訊的某些或所有內容」。簡單說,所謂截取通訊,是指執法人員可以通過截取寄發中的信件或電話對話(即「勾綫」)等方式去蒐集證據。惟極多市民經常使用的即時通訊方式,例如WhatsApp,由於傳送過程太快,執法人員不會嘗試在這過程中「截取」通訊,反而會取走裝置直接查看裏面的通訊記錄,或是向程式營運者或網絡供應商要求交出通訊記錄,然而條例卻不監管這類做法。

嚴重無知或故意疏忽?

法律追不上社會的發展是常態,又或者反過來說,法律就是要處理已經出現的問題,因此法律落後於社會現況是見怪不怪的。試問在二○○八年通過這條條例時,智能手機方興未艾,誰會想到隨之流行的即時通訊程式會大行其道?然而當極多市民已經使用智能手機,平日與人交往更可能用即時通訊多過打電話和寄信的今日(政府高官幾可肯定是這樣),在修訂條例的時候卻沒有想到要將攫取即時通訊的方式納入條例之內,若不是嚴重無知,就是故意疏忽,好讓這種攫取的方法不受這條例規管。這樣豈不是變相容許執法人員對市民的通訊資料予取予攜?

事實上,政府在向立法會提供的文件中,自揭過去兩年執法機關共向本地和海外的網絡公司索取用戶資料平均超過五千次,可見政府如何肆無忌憚。市民若要保護自己的私隱不受侵犯,便應該大力發聲,要求政府將上述行為納入條例予以監管。

A14009.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