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今年,維園再見

信報財經新聞    2015-6-2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有些歷史事件,本身已經重要得足以自我證明其意義重大,已超越須靠人的評價去肯定其意義的層次,六四事件就是屬於這一類,所以即使特首梁振英說「六四」的紀念活動「年年都有」,或可能有些人甚至認為「六四」的確比「年年都有今日」的生日或結婚周年紀念之類的日子更不重要。也罷,那依然不會減損它的重要性。

紀念歷史事件,總不能排除當時社會背景的影響。今年紀念「六四」的活動主題是「全民團結爭民主,平反六四一起撐」,不但表達了對爭取民主與平反六四的長久願望,更深層次的意義是,既反映了民主運動的當前現實,也回應了一些團體的不同意見。

香港的民主之路,從來都不容易走,對外我們不但要面對掌權者那龐大的政治機器,對內還要關心一些理念相同但路線有別的朋友的異議。

今年是「六四」26周年,過去20多年,大家對「六四」的態度比較簡單和分明,一是認同「六四」的精神和價值,一是迴避甚至否定「六四」這話題。

然而,近年在這兩種態度以外,也萌生了另一些更複雜的想法,例如有人開始質疑紀念「六四」的其中一個主題「建設民主中國」已不合時宜,也不貼近香港的現況。我無意加入爭論,只想簡單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目的也不是要說服或支持任何人。

首先,「建設民主中國」是1989年時參與民運的志士仁人所擁抱的其中一個重要理念。「六四」之所以稱得上是一場民主運動,而不單是追求其他改革的社會運動,正是由於它的目標是要在中國落實民主。若然今天我們紀念「六四」,卻排除「建設民主中國」這個理念,那無疑令「六四」欠缺一個重要的初衷。

其次,中國落實民主是全世界支持民主的人都樂見的結果,並不是某些人(例如所謂的「大中華派」)的特有願望或專屬議題;支持「建設民主中國」的,也不見得就是所謂的「大中華派」。最後,中國落實民主與香港的民主發展的確有不可分割的關係。這一點,近一年大家已經有切身感受,不用多言了。

要紀念「六四」,不同人的確可以於不同時間,用不同方式,在不同地方去做,因為唯一重要的,就只有相同的理念。反過來說,其實只要大理念相同,小路線的歧異就不會是分道揚鑣和反唇相稽的最大理由了。至於那些認為「六四」是中國的事,與香港無關,於是不會紀念。他們既然要割捨「六四」與香港從1989年便建立起來、26年來一直維繫的關係,那就毋須再多說什麼了。

這是我多年都去維園參加紀念「六四」的動力,也是我今年依然選擇去維園的理由。

img-602095530-0001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