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認清目標 一同努力

星島日報 2015-8-13
A20 | 每日雜誌 | 星擂台

在與張超雄議員一起推動特殊教育政策和立法的這兩年間,我們向不同持份者收集意見,一如所料但還是戚戚然的是,教育界對我們的倡議反應最負面。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現有條件不變下,立法只是加重教師的責任。

在目前的資歷培訓制度下,主流學校教師的困難特別大,因為他們嚴重缺乏處理和協助SEN學生的知識和技巧。現時的中小學校教師,需要教育相關大學學位(BEd),或大學畢業後完成學位教師文憑課程(PGDE),但並非每個BEd及PGDE課程都有把與SEN相關的科目列為必修單元。也就是說,不是所有入職教師都有關於SEN的知識和技巧的。

教育局自二○○七年起推出「教師專業發展架構」,提供以SEN學生為主題的培訓課程讓公營學校的教師修讀。上月局方向學校發出最新通告,更新課程目標,期望在二○一九/二○學年,最少有(i)一成五至兩成五的教師完成基礎課程、(ii)六至九名教師完成高級課程,及(iii)六至九名教師完成專題課程。然而與二○一二年的指引(註一)相比,新訂的目標其實沒有明顯進步。

教師處兩難 無力助SEN生

記得在某次研討會上,一位教育界老前輩非常憤慨地說,明明四十多年前政府就鼓勵教師在SEN方面進修,諸如資助學校聘請代課教師讓他們安心學習,更會保送他們往外國進修。上世紀七十年代,教師只要得到校長推薦,就能修讀一年兼讀制特殊教育教師訓練課程;八十年代課程修訂為十六周給假課程,加十八個月督導實習期。至一九九二年再將課程改為「一年全日制上課加一年在職教學實習」,受訓期間及完成課程均可獲相等於增薪點的津貼。這樣看來,無論在課程內容還是津貼資助,以往的援助都較現在充足得多,反映回歸之後的特區政府,比殖民地政府更刻薄寡恩。

融合教育能否發揮成效,教師的作用至關重要,然而他們現在正是處於兩個兩難:第一,是在缺乏職前培訓和在職進修下,他們面對SEN可謂充滿無力感,但作為有教無類的教師,他們斷不能把SEN學生置之不理;第二,是教師的工作已夠繁重,要求額外培訓無疑是叫他們百上加斤。但若果進步的步伐太慢,問題就只會愈積愈深,到頭來不但同樣叫教師百上加斤,同時也令學生的窘況日益惡化。

最有能力,甚至最有責任解開這個困局的,是政府。因為不論是教師還是SEN學生,都是政府教育政策下的必然持份者。而要政府扛起對教師和SEN學生的責任,唯有立法。因此我們倡議立法,不是要針對教師。相信只要認清這個目標,立法者、教育界、家長和學生必定願意站在同一陣綫,為SEN學生向政府爭取應有的政策和資源共同努力。

註一:按二○一二年「教師專業發展架構」指引,期望二○一四/一五學年年底須達到以下目標:最少(i)有一成至一成五的教師完成三十小時的基礎課程;(ii)三至六位教師完成九十小時的高級課程;及(iii)三至六位教師完成九十至一百二十小時的專題課程。

img-813095757-00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