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查冊、私隱與新聞自由

信報財經新聞    2016-5-10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查冊,無論公司或土地和物業查冊,是資訊自由的體現,不單影響一個城市的經濟是否健康發展,更是社會,尤其是充當第四權的傳媒能否有效發揮監察作用的一個重要元素。傳媒關注和猜疑任何改變查冊做法,甚至是疑似增加查冊條件的要求,是無可厚非的。

近日公司註冊處(下稱「註冊處」)在公司查冊方面作出新的安排,要求查冊人聲明其查冊的目的。事實上,這個新安排是沿襲《公司條例》第45條「處長須提供公司登記冊讓公眾查閱」第一款的寫法。

而新安排要求查冊人聲明的選項,也正正是條例的列出註冊處須讓公眾查冊的法律權利。讀者只要上網到公司註冊處的查冊專頁和《公司條例》第45條比對一下,便一目了然。

嚴格來說,條例的寫法並非要求查冊人聲明其查冊目的,而是賦予註冊處權力和責任,協助查冊人透過查冊去確定其所需要的資訊。因此,今次註冊處作出新安排,其實一如它所說,是按照個人資料私隱專員的建議推行,要求查冊人在網上查冊前,必須就其從查冊取得的資料所擬作的用途作出聲明,確保查冊所得資料只能作查冊人所聲明的用途,從而防止從查冊所取得的個人資料遭濫用,例如財務公司可能從中「搵客」,繼而向他們收取非法的中介人費用。

由於條例的規定和私隱專員的建議,兩者的出發點不同,市民特別是經常須要查冊的記者有誤解和憂慮,實在難以避免。記者最大的憂慮,在於如果無法在聲明的九個選項中選取一個最切合其目的的選項(舉例說,記者查冊的目的,最主要原因是偵查和報道,而註冊處的聲明卻沒有這個選項),或其目的在作出聲明時與使用查冊所得資料時有所不同,便容易誤墮法網,採訪時會有所顧忌和約束,最終可能損害新聞自由和削弱監察力度。

然而,筆者認為條例本身既以保障公眾的知情權為目的,註冊處亦是以執行《公司條例》的規定為優先,故即使要兼顧私隱專員的建議,也會以不減損公眾的知情權為最重要考慮。事實上,正如筆者理解,以及註冊處在新聞稿中確定,記者在聲明時只要選取查冊的目的是為了確定該公司、其董事或其他高級人員、或其前董事(如有的話)的詳情,或其他前列選項中任何一類所述人士的詳情那一選項(即第b(1)項),即可符合採訪的目的。此外,《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61條已經為新聞搜集、使用和發布資料提供豁免。故此,相信註冊處的新安排不會為傳媒的工作添加任何新的障礙和壓力。

偵查報道不單是傳媒發揮監察作用的重要方法,近期一些引起社會重大關注的偵查報道,更是透過查冊來揭露政治人物可能涉及的利益衝突。有傳媒工作者疑因偵查報道而有「後果」,故此傳媒對註冊處的新安排高度敏感,是值得理解的。

期望註冊處就傳媒的憂慮和疑問,做更多詳細和確定的解說,如有需要的話,更可以改善聲明的寫法,讓公眾能夠準確明白自己的責任和滿足法例的要求。而私隱專員亦應再審視這個聲明有無必要填寫,以及是否足以防止查冊資料遭人濫用。

查冊、私隱與新聞自由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