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業議政

明報   2016-11-25
D07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立法會選舉結束,當大家看到非建制陣營的光譜拉得更闊,有更多小組織的代表或獨立人士進身議員,認為非建制陣營會更細碎化時,筆者與其他六位民主派功能組別議員:梁繼昌、莫乃光、葉建源、李國麟、邵家臻和姚松炎,組成了「專業議政」,期望集結多個專業界別的力量,監察政府施政和關注涉及公眾利益的社會事務。

事實上,今時今日社會事件非常複雜,不是某一個專業或專長便能提供一個全面和仔細的回應和建議。比如早前私營殘疾院舍「康橋之家」前院長涉嫌與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事件,一方面屬刑事檢控等法律問題;另一方面則突顯私營院舍質素和監管的不足。因此筆者便聯同楊岳橋、邵家臻和張超雄幾位議員一同與政府交換意見。基於對民主有相同的理念,然後在不同議題上跨界別合作,是「專業議政」組成的緣起,相信亦是這一屆立法會民主派的合作模式。

眼前便有一件不單跨專業界別,更關乎全香港市民的大事,就是負責選出下一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選舉將於十二月十一日舉行。毫無疑問,不論是立法會功能組別抑或選舉委員會,都是不民主的選舉制度。在這個制度之下,專業人士被賦予比一般市民更多的選舉權利。但從過去多屆立法會和選委會選舉的結果可見,這些專業界別的選民沒有利用這個權力為自己爭取更多私利,反而用之於捍衛香港市民都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並戮力爭取廢除這個賦予他們特權的不民主制度。

今次選委會選舉,有超過三百名支持民主的專業人士參選多個界別,人數為歷來最多,目標也更清晰,就是反對梁振英連任。相信這個目標也是絕大部分香港市民的共同願望。

img-y25103539-0001

專業議政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rofessionalsguild/

【文章】立法會要做的實事

明報   2016-11-18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立法會宣誓案有階段性結果,隨着法庭裁決取消梁頌恆和游蕙禎的議員資格,整件事已由法院全權處理。我們尊重法庭判決和與訟各方的法律權利,而作為立法會議員,既然立法會暫時已毋須處理宣誓風波,便是時候集中力量去跟進一些關乎重大公眾利益,卻被當權者試圖延宕至不了了之的事情。

其中兩件曾經引起社會非常關注的,是特首梁振英的UGL 和廉政公署的李寶蘭離職事件。兩件事既反映了梁振英的個人問題和廉署人事安排的亂象,更突顯了現行的法例有不足之處,一方面無法解決問題,另一方面更可能誘發醜聞的出現。

其實早於2012 年,前特首曾蔭權被揭發收受富豪利益時,由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領導的「防止及處理潛在利益衝突獨立檢討委員會」已指出,現行的《防止賄賂條例》未有涵蓋特首收受利益的行為,因此建議修改條例,規定特首索取或接受利益時,須得到許可;亦規定任何人如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向特首提供利益,即屬刑事罪行。惟四年下來,政府仍拒絕落實這個建議。

至於因李寶蘭離職所反映的廉署人事任命問題,社會憂慮若特首是被調查的對象,而根據《廉政公署條例》他同時掌握任命廉政專員和副專員的權力的話,會出現利益衝突的嫌疑。為維護廉署的獨立和威信,須修訂條例,將特首的任命權交予一個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任命及領導的委員會。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已經在上周及將會在下周的立法會會議中,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UGL 和李寶蘭事件。而筆者亦已草擬好修訂上述兩條條例的私人草案,將會在今個年度的立法會中提出。立法會既要調查事件,亦要完善制度,這是立法會和立法會議員應盡的職責。

img-y18133120-0001%e6%8b%b7%e8%b2%9d

【文章】第四次黑衣靜默遊行

明報   2016-11-11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人大釋法了,全國港澳研究會在深圳召開會議。研究會主席在會上向香港法律界開火,將反對人大釋法的法律界同業分為兩類人:第一類,是法理知識缺陷和理解有異,批評他們長期接受普通法訓練又缺少鑽研《基本法》,保留着回歸前的思考方法、慣例和解釋方法;第二類,則是純屬政治立場的對立而拿法律當做政治鬥爭的工具,認為他們的意識尚未告別20 年前的舊殖民統治時代。其實不論如何歸類,大家都知道他意指大律師公會和參與法律界靜默遊行的法律界同業。

筆者的回應很簡單:根據基本法第8條,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基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另按照第81 條第2 款,原在香港實行的司法體制,除因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而產生變化外,予以保留。

筆者在回歸以前只是一名高中生,在港英年代還未當律師。至於黑衣靜默遊行,則是1997 年後才出現。所以歸咎於港英時代,實在是不必要的上綱上線。事實上,歷來參與遊行的法律界同業,都是抱着維護香港法治、捍衛基本法和堅持「一國兩制」的共同意願而走出來的。筆者相信他們不是「港獨者」,而是珍惜法治、保護「一國兩制」的公民,請不要把他們歸邊。

反對釋法,不代表不認識基本法。敬告內地官員和法律學者,應該見賢思齊,相信很多法律界同業和筆者一樣,樂意跟他們交流切磋的。

(編按:湯家驊參加選委會選舉,專欄暫停,由郭榮鏗暫代。)

img-y11112840-0001%e6%8b%b7%e8%b2%9d

dsc01261a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