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接任特首必先面對的問題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19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如果說卸任行政長官做得最差的工作,就是新任行政長官上任後第一件要處理的事務,相信沒有人會反對。過去5年,梁振英對香港最大的破壞,必然是撕裂香港社會;也就是說,新任行政長官首要處理的問題,肯定是如何修復已經撕裂的香港。

追本溯源,今天香港的撕裂,是梁振英不尊重立法會、尤其是以鬥爭的態度對待民主派開始。無可否認,在一個「三權分立」和非單一政黨的社會裏,行政與立法關係必然有摩擦和緊張——即使行政和立法機關被同一黨派掌握亦然。那是因為「三權分立」的作用,就是互相制衡,行政和立法各有角色,行政須向立法負責,而立法則要對行政監察。

以香港的情況來說,《基本法》第48條列舉行政長官有13項職權,當中有3項是與立法會直接有關的,包括:第(三)款「簽署立法會通過的法案,公布法律;簽署立法會通過的《財政預算案》,把財政預算、決算報中央人民政府備案」;第(十)款「批准向立法會提出有關財政收入或支出的動議」;以及第(十一)款「根據安全和重大公共利益的考慮,決定政府官員或其他負責政府公務的人員是否向立法會或其屬下的委員會作證和提供證據」。

此外,《基本法》第64條更訂明行政長官領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必須遵守法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負責:執行立法會通過並已生效的法律;定期向立法會作《施政報告》;答覆立法會議員的質詢;徵稅和公共開支須經立法會批准。」

特區政府權力須監察

這樣說明在《基本法》設定的憲制框架下,行政長官及其領導的特區政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接受立法會監察;可是,從憲制安排的角度看,行政長官及特區政府權力過大,立法會難以有效監察;從政治制度的角度看,立法會至少有過半數議員是直選產生,比由完全非民主選舉產生的行政長官更具民主成分和更能反映民意;而從政治形勢的角度看,民主派在立法會未能佔多數,但現實在每次立法會選舉,民主派的得票率都超過一半。

因此,香港的政治僵局和施政困難,不是源於立法會權力太大和立法會內有民主派存在,而是政治制度逆反政治現實。梁振英在過去5年令行政與立法關係,尤其是與民主派的關係掉落谷底,香港社會也同時出現史無前例的撕裂,證明立法會與社會民意是緊密扣連的。任何一位行政長官如果要修補社會撕裂,最重要和最首要的一步,必定是修補與民主派的關係。

北宋名臣范仲淹在其最著名的作品《岳陽樓記》中,有這樣一句名言:政通人和,百廢俱興。未來5年,香港面對的問題既多且大。對內,我們要處理過去積壓的政制改革、中港關係、貧富懸殊、房屋短缺等等問題;對外,有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英國脫歐及歐洲多國選舉等等帶來的不穩定因素。

筆者相信新任行政長官如果願意與民主派和支持民主的市民修復關係,大家都願意跟政府在不同的議題上有良性互動。

%e6%8e%a5%e4%bb%bb%e7%89%b9%e9%a6%96%e5%bf%85%e5%85%88%e9%9d%a2%e5%b0%8d%e7%9a%84%e5%95%8f%e9%a1%8c

【文章】新特首的首要任務是什麼?

明報 2017-1-19
A29 | 觀點

問特首參選人:有能力在未來5年帶領香港應對外圍的不確定環境(如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上台後可能帶來的經濟衰退和財政波動),以及處理香港內部的不穩定和挑戰(如落實普選、中港關係、社會不公平、個人收入增長停滯及房屋問題等)嗎?

隨着財政司長曾俊華和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先後辭職獲中央批准,新一任特首選舉的形勢可說是明朗化和白熱化。不論鹿死誰手,行政長官作為香港這個城市的最高官位,千頭萬緒,他的首要任務應該是什麼?

《基本法》第48條列舉了行政長官有13項職權,當中有3項是與立法會直接有關的,包括第3款「簽署立法會通過的法案,公布法律;簽署立法會通過的財政預算案,將財政預算、決算報中央人民政府備案」、第10款「批准向立法會提出有關財政收入或支出的動議」,以及第11款「根據安全和重大公共利益的考慮,決定政府官員或其他負責政府公務的人員是否向立法會或其屬下的委員會作證和提供證據」。

另外,基本法第64條更訂明行政長官領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必須遵守法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負責:執行立法會通過並已生效的法律;定期向立法會作施政報告;答覆立法會議員的質詢;徵稅和公共開支須經立法會批准」。

這個說明什麼?就是不論大家願意也好、討厭也罷,在基本法設計的香港憲制框架下,行政長官及其領導的特區政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與立法會互動——姑勿論是監察、制衡還是合作也好。這個當然是「三權分立」此一普世憲政文明的原則,亦是基本法沒有寫明「三權分立」卻有「三權分立」之實的體現。

最首要與民主派恢復正常關係

從憲制安排的角度看,無可否認的是在基本法的設計下,行政長官及特區政府與立法會的權力失衡——前者權力過大,立法會往往難以做到有效的制衡和監察。從政治制度的角度看,立法會再不民主,也至少有一半議員是循直選產生( 「超級區議會」議席出現後,更超過一半),認受性比非民主選舉產生的行政長官高。而從政治形勢的角度看,儘管民主派在立法會屬少數,但實情是在每次立法會選舉中,民主派的得票都超過投票總數的一半。

因此,香港的政治僵局和施政困難,肇因不是立法會權力太大和立法會內有民主派存在,而是政治制度逆反政治現實。過去4 年多,在梁振英管治下,行政與立法關係——尤其是與民主派的關係——跌至冰點,同時香港社會也出現了史無前例的撕裂,證明立法會與社會民意是緊密扣連的。也就是說,任何一個行政長官如果要緩解社會撕裂,最重要和最首要的一步,必定是與民主派恢復正常的關係。

政治離不開「人」——按照政治倫理、制度、法律和現實,做好個人的本份之餘,更要尊重其他人肩負的公職崗位所要求履行的職責。目前各個有意競逐下一任行政長官的人,會怎樣處理其與民主派的關係,將會預示香港究竟是繼續撕裂還是得到修復,拭目以待。

誰有能力帶領香港應對挑戰?

最重要的是,誰有能力在未來5年帶領香港應對外圍的不確定環境(如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上台後可能帶來的經濟衰退和財政波動),以及處理香港內部的不穩定和挑戰(如落實普選、中港關係、社會不公平、個人收入增長停滯及房屋問題等)?這些都是我們必須思考的問題。

20170119mingpao%e6%96%b0%e7%89%b9%e9%a6%96%e7%9a%84%e9%a6%96%e8%a6%81%e4%bb%bb%e5%8b%99%e6%98%af%e4%bb%80%e9%ba%bc%ef%bc%9f

【文章】霧霾下的馬拉松

am730  2017-1-13
B24 | 戶外 | Run

近日天空總是灰灰沉沉的,讓人想起平日在新聞看到的,中國內地被霧霾籠罩的片段。詎料看到一些市民行山時拍的照片,裡面的天空分成上下兩截,上截是無雲的藍天,下截則是如被黑紗披著的香港——景象就跟被霧霾籠罩的內地城市一樣。

適逢「香港街馬」在霧霾的日子舉行,當天的空氣質素指數是8,污染屬「甚高」水平。而諷刺的是,環保署正好在1月8日,即「香港街馬」當天,罕有地發新聞稿作出健康忠告,表示當空氣污染指數屬「甚高」時,一般市民應減少戶外體力消耗,以及減少在戶外逗留的時間,而馬拉松肯定是極之消耗體力的戶外運動。

更諷刺的是,由廣東省環境監測中心、香港環保署、澳門環境保護局以及澳門地球物理暨氣象局合作的「粵港澳珠江三角洲區域空氣監測網絡」,半年前才發布2015年的監測報告,指珠三角洲的空氣質素持續改善。筆者當然不是以今日的情況去評論報告是否準確,但必須指出的事實是,之前的改善已經付諸東流,現在的空氣質素的確急轉直下至單憑肉眼都看得見的程度。

儘管國家有疆界,制度有分別,但不同地方的人民抬起頭時,看見的都是同一片天空,呼吸同樣的空氣。無人能夠做甚麼去阻隔污染的空氣飄移到另一個地方,唯一能夠做的,只有減少污染。這是香港和內地政府都必須努力和持續做的工作。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1-20-%e4%b8%8a%e5%8d%8811-32-18

【文章】民主派選委應做什麼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10
A14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2016年,儘管政治氣候仍是以分裂為主調,但香港的專業界別卻出現前所未見的團結,令民主派不論在立法會功能組別還是選委會專業界別選舉,都取得突破性的勝利。

因勢利導,民主派的政治人物都作出相應部署。在立法會內,筆者聯同其他6位民主派功能組別議員組成了「專業議政」。

成員跨業界

「專業議政」的最大特色,亦是與其他政黨或政治組織不同的是,成員之間不單是跨專業界別,更是跨政治背景,既有政黨黨員、專業團體成員,亦有不屬於任何組織聯繫的獨立人士。我們期望這個組織能夠試驗出民主派團結和合作的新模式,就是只要理念和目標相同,便可以超越彼此之間的差異,衷誠合作。

「專業議政」並不只是關心立法會內的事務,更着緊的是關乎香港未來的發展和市民福祉的特首選舉;因此「專業議政」組成後的第一項要務,就是協助各專業界別的有志者參加選委會選舉,並提出共同政綱,就是反對梁振英連任、反對人大八三一決定,並要求盡快重啟政改以落實「雙普選」,以及守護香港核心價值。

我們以「民主300+」為統稱,這是我們在選舉前的目標,更是選舉後的結果——在各專業界別的選民踴躍投票的情況下,選委會選舉不單創下投票率新高,民主派在11個專業界別中,更取得歷來最多的超過300個席位。

突出的選舉成績,讓市民對民主派選委有更大的期望。不少人關心「民主300+」在特首選舉中會如何運用我們的提名權和投票取向,更提出不少策略和方法。然而,無論什麼策略或方法,都必然要回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香港人想要什麼?

筆者相信大部分香港人的目標都是務實和遠大的,超越策略計算和政治操作。他們關心的,應該是未來特首會怎樣管治香港、如何運用政府擁有的資源,解決經濟和社會問題、能否捍衞法治、人權、自由和廉潔等核心價值、能否致力實現特首和立法會的真普選,以及如何實施香港人理想中的「一國兩制」。

莫掉入小圈子思路

選出一個能夠在這些問題上符合大部分香港人意願的特首,相信是香港市民對民主派選委的期望,也是大家踏入2017年的新年希望。

俗語有云「當局者迷」,身處小圈子選舉的選委們,即使是民主派的選委,或許也會掉入小圈子的思路,側重政治的博弈,而忽略上述市民關心的議題。這個正是身為民主派選委必須摒除的迷思,因為只顧政治操作而輕視市民的整體利益,正是建制派選委一直以來的所作所為。

無論如何,從立法會選舉和選委會選舉結果,我們深明團結就是力量。不論採用什麼策略或取向,「民主300+」都必須團結一致,讓這300多票能為香港市民的最大利益發揮最大作用。

20170110_%e4%bf%a1%e5%a0%b1

%e6%b0%91%e4%b8%bb%e6%b4%be%e9%81%b8%e5%a7%94%e6%87%89%e5%81%9a%e4%bb%80%e9%ba%bc

Dennis Kwok eNewsletter JAN 2017

2017edmbanner_fin

9 January 2017

Dear Friends and Colleagues,

I hope you have all had a relaxing break and I wish you all a fruitful 2017. As the new year unfolds, I would like to present you with my first round of legislative updates.

Australian Competition Commission Working Scheme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our Competition law regime, and as part of my campaign promise to expand the range of work opportunities for HK lawyers, I have successfully pursued the arrangement of a working scheme for barristers and solicitor advocates at the 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 (ACCC). This is Part II to the Competition law working scheme which I assisted in setting up last year to enable barristers to work in some of the top chambers in London. This new scheme on advocacy training will last for approximately 2 to 3 weeks, and is envisioned to take place in the second quarter of 2017 in Sydney. This is a great opportunity to further one’s knowledge of Competition law litigation and advocacy work and I highly encourage all those who are interested to apply. Please contact my office if you are interested.

Third Party Funding Arbitration Bill and Arbitration (Amendment) Bill tabled in LegCo

To maintain Hong Kong’s status as an international dispute resolution centre, two arbitration-related bills have been taken forward and tabled at LegCo. As one of my very first initiatives at LegCo two years ago, the Third Party Funding Arbitration Bill seeks to provide a legislative framework to regulate how third parties may fund arbitrations; and it is my belief that being a funding-tolerant jurisdiction will give Hong Kong a competitive edge in the arbitration world. Separately, the Arbitration (Amendment) Bill seeks to clarify the present law and lay out rules for resolv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disputes by arbitration. I have persistently pursued both these issues at LegCo and I will be sure to see to the development and passing of these two important bills.

Duty Lawyer Scheme Fees

As you may know, a resolution was passed by the LegCo to raise the criminal legal aid fees in June 2016, and it is only reasonable that duty lawyer fees be brought in line to the same levels. In the past year, I have urged the Duty Lawyer Service to increase the duty lawyer scheme fees at the Panel on 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and Legal Services at LegCo. Pending the response from the Duty Lawyer Service, I will carry on pushing forward the subject and ensure that the duty lawyer fees will be increased.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Thank you to all those who voted on 11th December 2016. Although CY Leung has already said that he will not be running for a second term as Chief Executive, I must reiterate the importance of vigilance and caution. With the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only 2 months away, it is crucial that the 327 democratic Election Committee members stay united and use their votes wisely and strategically for the upcoming CE election. Hong Kong deserves a competent and trustworthy leader for the next 5 years.

Kind regards,

DK_eng_sign

Dennis Kwok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