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踏單車上班

am730 2017-2-24
B17 | 戶外 | Cycling

近來跟一位喜歡踏單車的好友一起晚飯,跑步和踏單車是打開話匣子的話題。跑步和踏單車都是主要運動雙腳的運動,但跑步和踏單車訓練的肌肉不同,踏單車能改善膝關節不適,正好可以處理跑步過急和過量而產生的毛病,所以如果輪流交替做這兩項運動,相信可以發揮互補長短,相輔相成的作用。

筆者辦公室有兩位助理也是單車愛好者,平日會相約與提倡以單車代汽車的朋友一起踏單車上班。早前他們有一個鼓勵巿民踏單車上班的宣傳活動「天光Ride」,讓踏單車成為生活和交通的一部分,筆者也參加了。平日不論是駕車還是行街,都要經過馬路,鮮有擔心的感覺。但踏著單車出馬路,卻有「馬路如虎口」的警覺。作為在馬路踏單車的新手,當然跟著大隊,大家都很合作和守規矩。其實只要駕車者、騎單車者和行人互相尊重,在馬路上踏單車可以非常安全。到達立法會時,發現踏單車上班,不比駕車和乘搭交通工具慢。

踏單車不單對個人有好處,對社會和環境亦然,不但可以減少廢氣排放,使空氣清新,甚至能減輕交通擠塞。當然,要在香港推廣以單車代步並非毫無難處,但和其他者參加者聊天時,知道外國愈來愈多國家,都有政策和措施鼓勵巿民多用單車代步,例如倫敦泰晤士河上便有一條橋,只准行人和單車使用,不少城巿也開始單車租借計劃。

如果連一些比香港規模更大的國際級城市也能做到單車友善的政策和措施,相信香港也可以。這個應該是未來香港政府應該努力思考的交通政策。

20170224_run

20170224_run_a

【文章】民主派兩全其美的選擇

信報財經新聞    2017-2-21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民主派在今次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中有超過300個席位,能夠發揮的影響力歷來最大,面對的形勢也比過去任何一屆的特首選舉複雜。

在這個充滿矛盾的形勢下,民主派選委無論作什麼選擇,都難以滿足所有支持民主的朋友的期望和要求,但是我們能夠做到的,是最好的選擇。

不讓CY路線重燃

什麼是最好的選擇?阻止梁振英路線死灰復燃、反制中聯辦操控特首選舉、讓港人的民意影響特首選舉結果,以及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肯定是當下最多香港市民希望做到的;這幾個考慮點,其實是環環緊扣的。

現任特首梁振英不能連任,很明顯是港人強烈反梁的成果。梁振英為何那麼討香港人厭?原因罄竹難書,但可以用一個簡單的理由概括起來,就是破壞誠信、廉潔、自由、法治等等香港的核心價值。

這還不止,身為港人的特首,梁振英卻往往選擇親內地而遠香港,小至在一場球賽中要支持中國隊還是香港隊,都是巧言令色。既然如此,港人當然不能繼續容忍梁振英,哪又怎會接受沿襲梁振英路線的人當下屆特首?

中聯辦操控香港各級選舉,包括特首選舉、立法會選舉和區議會選舉,已是公開的秘密。大家如果不善忘,5年前梁振英當選,第一個跑去拜謝的,就是中聯辦。從此,梁振英與中聯辦便連成唇亡齒寒的命運共同體,共生共榮。

儘管今天梁振英本人失勢,但梁振英集團仍在,中聯辦固然要出洪荒之力撐起這個集團的新代理人,所以在今屆特首選舉,中聯辦早在提名期前已經開始工作,建制中人敢怒不敢言者固然有之,有些甚至已忍無可忍地發牢騷。

香港人無疑是理性和務實的,雖然深明特首選舉絕對不是一個民主選舉,但香港人也不是理性和務實到認為特首選舉事不關己到可以冷漠無視,而是仍有一份熱情和理想,希望透過清楚和強烈地表達自己的意願,在整個選舉中帶來突破。

民主派在選委會選舉中取得超過300多個席位,正是這份熱情和理想的反映,也是突破小圈子的第一步。接下來,也是關鍵的一步,就是把香港人理想的參選人推進特首選舉,要所有選委——包括建制派的選委直接面對香港人的強大民意。

選擇顯而易見

要是這樣看,今屆特首選舉的形勢雖然比以往複雜,但應該做的選擇卻很顯而易見,就是選擇與梁振英截然不同、中聯辦不支持、重視香港核心價值、民意強烈支持的參選人。

當然,民主原則的倡議和實踐——無論落實雙普選,還是試行「公民提名」——都是應該秉持的理念,慶幸民主派今屆有力推舉兩位參選人入閘,即使做不到完美的選擇,也應該可以做到兩全其美。因此,目前民主派選委應該積極考慮提名的,就是胡國興、曾俊華和公民提名推薦的參選人。

要證明小圈子選舉的醜陋,方法不單是用民主理念去比併,還可以透過香港人的民意去挑戰選委的選擇。忤逆民意的選舉結果,才是小圈子選舉最醜陋的一面。

20170221_%e4%bf%a1%e5%a0%b1

%e6%b0%91%e4%b8%bb%e6%b4%be%e5%85%a9%e5%85%a8%e5%85%b6%e7%be%8e%e7%9a%84%e9%81%b8%e6%93%87

【文章】2017年——關注中國受迫害律師之年

信報財經新聞    2017-2-10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明天是元宵節,也是我們中國人跟家人吃湯圓象徵團圓的日子。然而,在中國內地,很多法律界同業未必能夠享受這種天倫之樂,尤其是那些經歷「709大抓捕」的維權律師。

「709大抓捕」發生於2015年5月,內地上訪者徐純合在黑龍江慶安火車站候車室與民警糾纏,期間遭民警開槍擊斃;隨後有20多名市民和提供法律援助的維權律師前往聲援,亦先後遭公安拘留。

有見及此,內地維權律師發表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聯署聲明,有超過600名律師簽署,詎料這個反而成為方便公安展開抓捕的名單。自當年7月9日,短短兩個多月,便有近300名內地律師、律師事務所人員、人權捍衞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和強迫失蹤;被指控的罪名則包括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危害國家安全和尋釁滋事罪等等。被捕者遭遇難以想像的迫害,自不待言,例如最近釋放的維權律師李富春,已確診患上精神分裂症,聞者心酸。禍延家人的例子更是多不勝數,比如女律師王宇在「709大抓捕」期間,與丈夫在北京機場送16歲兒子到澳洲讀書時被拘捕;數月後,兒子試圖從緬甸邊境去美國,但不幸被截獲,然後押他回內蒙古的老家監視居住。家人被迫分隔兩地,斷絕聯絡,吉凶未卜,可說是對受害者最大的精神折磨。

我們香港律師的狀況,慶幸比內地同業好得多。2014年雨傘運動時,筆者與其他熱心的法律界同業組成義務律師團,為被捕學生提供法律意見和服務。這樣固然忤逆當權者的政治立場,但我們沒有人擔心自己安危比擔心被捕者的處境多,因為我們相信香港的法治,不但會公平對待任何被捕者,更會保護那些捍衞其他人的基本人權和法律權利的律師。

農曆新年前,朋友傳來一幀相片,是在荷蘭海牙國際法庭外,有不少外地律師拿着內地維權律師的照片,在法庭門外和會議上抗議,為被迫沉默的中國維護律師發聲——當天是1月24日,是「關注受迫害律師日」。

「關注受迫害律師日」是由荷蘭人權律師漢斯.卡斯比克(Hans Gaasbeek)於2010年發起的,以紀念1977年在西班牙法西斯統治下,在馬德里受難的律師,此後每年會關注一個有律師受迫害的國家;過往曾受關注的國家有洪都拉斯、菲律賓和土耳其等——2017年,受關注的國家正是中國。

在同一國境內,我們對正在受苦的內地維權律師或許愛莫能助,但繼續關注他們,不斷為他們發聲,必定是對他們最大的支持和最好的保護。各位如想了解他們的狀況,歡迎你們到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網頁:http://www.chrlawyers.hk。

20170210_%e4%bf%a1%e5%a0%b1

2017%e5%b9%b4-%e9%97%9c%e6%b3%a8%e4%b8%ad%e5%9c%8b%e5%8f%97%e8%bf%ab%e5%ae%b3%e5%be%8b%e5%b8%ab%e4%b9%8b%e5%b9%b4

【文章】人口販賣之都

信報財經新聞    2017-2-1
A13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香港是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城市,無論來港工作,還是作為中轉站前往其他地方,香港都是世界各地的人尋找發展機會的福地,但同時也可能成為不法之徒從中取利的場所,人口販賣就是香港常見的跨境式非法活動。

人口販賣是指通過脅迫、誘拐、欺詐或欺騙等方式,達到剝削受害人的目的,或透過授受利益協助招募、運送、轉移、窩藏或接收受控制或剝削的人。剝削的定義十分廣泛,包括利用他人賣淫進行剝削、強迫勞動、強迫服務或勞役等。現時香港沒有明文和整全的法例把人口販賣和強迫勞動等罪行刑事化。

近年,一些國際組織指人口販賣在香港出現的嚴重情況。美國國務院於2015及2016年發出的《人口販運報告》連續兩年把香港列入第二級監察名單,指香港是賣淫及強迫勞工的目的地、轉運地和來源地,而被販運者主要來自內地和東南亞等地,部分受害人則是外傭。Justice Centre Hong Kong在2016年初的報告中,亦指估計超過六成在港外傭受剝削,諸如遭中介公司剝削、遭僱主言語或身體虐待,也有外傭簽約來港後,卻被轉送內地或中東等地。

這些報告均一致批評香港沒有全面的法律框架保障受害人,特區政府執法部門的調查和檢控亦不足,甚至沒有足夠的傳譯服務,令受害人往往未能得到適當的協助。

可惜,政府對於這些報告只是一味否認,還批評報告對執法部門長久以來打擊人口販賣的努力視若無睹。

去年底,高等法院就審理第一宗有關人口販賣及強迫勞動的司法覆核案「ZN訴律政司司長及其他」(HCAL 15/2015)。此案證實特區政府在打擊人口販賣方面的工作差劣。

案情是這樣的:受害人ZN受巴基斯坦同鄉誘騙到香港工作,4年間僱主從來無向他發工資,直到他察覺情況不妥時,僱主便威脅會殺害其家人,然後騙他回鄉,並單方面取消其工作簽證,使其不能回港追討;受害人幾經辛苦,偷渡回港,並四出向入境處、警務處和勞工處等投訴,卻未能得到任何協助。

特區政府辯稱香港已有不同法律處理受害人的遭遇,例如有勞工法例禁止僱主拖欠工資,亦有刑事法例禁止威嚇和脅迫等;但法官不接納當局的說法,並嚴厲批評香港的人口販賣及強迫勞動的法例完全落後,政府各部門又互相推卸責任,未能及時識別受害人及提供適當援助,還違反《香港人權法案》第四條不得使人充當奴隸或奴工的規定。

人口販賣是嚴重和複雜的罪行,需有針對性的法律,不能因為有其他現行法律處理不同的情況,便以為足以處理有關人口販賣的各種情況;正如沒有人會同意因為非禮罪的法律可以包括強姦,所以毋須特別為強姦罪訂立法例。期望特區政府聽從法官的教訓,盡快為人口販賣訂立專項的法律。

20170201_%e4%bf%a1%e5%a0%b1Photo credit: CrittentonSoCal (https://goo.gl/hG04AY)

img-201135439-0001-page-001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