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考察法國憲法委員會

2017-10-10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上月筆者應法國領事邀請,到巴黎參觀其國會和其他憲制機構,並與當地的議員交流。其中憲法委員會(Conseil Constitutionnel)是法國有別於其他歐美政制的地方,值得深入了解其角色和職能。

憲法委員會是法國最高憲法權力機構,職能是確保憲法的原則和規定有效維持。委員會由法國總統、參議院議長和國民議會議長各自任命3名委員(共9人)、願意加入的前總統組成。

憲法委員會於1958年隨法國第五共和國開始時成立。法國人民當時對它深存不信任和質疑,原因在於只有政府擁有把問題交付委員會考慮是否合憲的權力,其他機構則沒有,這項權力只在政府想證明某些政策或法律合憲時才會行使;反過來說,政府根本不會讓委員會挑戰一些可能違憲的政策或法令。事實上,當時法國政府甚少轉介問題到委員會諮詢,而且大多數委員由政府委任。凡此種種,人民批評委員會只是政府的口舌。

改革於1970至1980年代出現,其中一項是只要有60名參議員或國民議會議員提出聯合呈請,就能要求委員會考慮某項政府法令或政策是否合憲。自此,反對陣營的議員便開始以此方法「運用」委員會;它的委任機制和行事方式亦隨之改變。

現在國民議會和參議院均有權委任委員會委員,其審議程序會公開廣播,政策或法令的倡議者經常在委員會就法律問題提出論點,各方委聘的頂尖律師會在公開法庭訟辯;委員會亦有審視一項法例的立法程序,以判斷它是否有效地通過的權力,包括國民議會議長在立法程序中所作的決定。

最近一次例子是,今年初國會通過一項法案,把經常瀏覽極端主義網站列為刑事罪,但委員會裁定違憲。

此外,一些由市民提出的司法覆核或行政申訴亦會由委員會作最終裁決。

人大釋法 全在黑箱

近期,本港上訴庭在判詞中,說受普通法訓練的律師不諳在一個大陸法地區由一個半政治機構、如憲法委員會的憲法解釋。這不單是一種「活在象牙塔」的說法,亦顯得上訴庭只着眼於形式,而忽略問題的實質。

香港人普遍對人大釋法反感,並非單純因為我們屬於普通法體系,這種想像無疑是對問題失焦。癥結是,釋法的過程能否給予公眾真正的信心,認為法律和憲法得到公平公正的詮釋。如憲法委員會那樣,一個憲政機構的信譽需要時間建立,其程序和成員必須透明和持平,讓所有人都看得見是公正。市民能夠要求委員會解決憲制問題,或反對陣營的議員能夠啟動委員會的程序,都是一個重要因素。

反觀人大釋法,完全是一個秘密進行的過程,香港人往往對人大常委如何達致一個決定一頭霧水,亦不知有否按照《基本法》規定,釋法前須諮詢基本法委員會;即使有諮詢,也只是私下進行,全無透明度。香港市民對基本法委員會的成員無從置喙,又不知道在人大常委裏是由誰作決定。

這就是香港人一直以來對人大釋法抱着極大質疑的關鍵,不是因為我們行的是普通法或大陸法制度,而是信心問題。無論如何,自然公義的原則,應該放諸四海皆適用。

20171010_HKEJ2

img-X10121710-00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