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施政報告中的法治

2017-10-18 | 信報財經新聞
A17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新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表第一份《施政報告》。新官上任,而且要與前特首梁振英切割,自然處處強調「新」,以突顯自己與前任的不同。

關於香港的法治,近期的討論在於香港是否正由「法治」(rule of law)走向「依法而治」(rule by law)。兩者的最大分別,簡單來說,前者強調以法律來限制政府權力,以及保障人民的權利和自由;後者則着重依照法律辦事,而不理會法律本身是否合理,以及有否保障人民的權利和自由。

增法庭無助改善法治

因此,究竟一個社會是「法治」還是「依法而治」,往往不是看法庭有沒有依照法律判案,而是看行政機關如何制定和運用法律來評定。

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全文中,以《基本法》列明香港奉行司法獨立,亦可從其他普通法地區聘用優秀的法官來港審案,以表示對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獨立充滿信心;然後提出為確保司法機構有效運作,會撥出土地讓各級法院增建法庭。

為法庭提供足夠資源,對司法機構和法律界來說當然是一個好消息。然而,香港的法治會不會因為法庭多了地方審案而有顯著的改善?恐怕未必,因為由「法治」倒退至「依法而治」,主要原因不在於法庭有無地方審案,而是在於行政機關如何行使權力。

未提防止賄賂條例

可惜《施政報告》在這方面毫無着墨。比如早於高官問責制成立時,社會和法律界已認為律政司司長不應負責刑事檢控工作;至近期因「重奪公民廣場案」,律政司司長對3名學生領袖提出刑期覆核,社會對上述的意見更見強烈,惟《施政報告》對此以不回應來否定社會的意見。

如果說維護市民的權利和自由的其中一個指標是,他們會否因為經濟理由而無法行使法律權利,法律援助對建立法治來說就是一個重要元素。《施政報告》建議把法律援助署由隸屬民政事務局撥歸政務司司長辦公室,這是一個撥亂反正的做法。

不過,純粹的架構重組,與法援署能否更好地協助市民行使法律權利,沒有必然關係;最關鍵的是,法援制度是否完善和資源是否充足,這些都要不斷檢討和爭取。

競選特首時,林鄭月娥承諾會盡快修訂《防止賄賂條例》,把第3及第8條的適用範圍擴大至包括行政長官,但《施政報告》依然沒有說明落實。

此外,鑑於廉政公署的人事異動,突顯行政長官擁有任命廉政專員的權力,極有可能影響廉署的獨立運作,故要求改革廉政專員的任命制度。其實,要修訂這兩條法例並不困難,筆者早已草擬好私人條例草案,只視乎政府是否真的想要去做。

20171018_HKEJ

img-X18103413-00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