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不要着眼短期着數 聚焦長遠社會投資

2018-3-8 | 信報財經新聞
A21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財政預算案》公布一星期以來,劣評如潮。對於有過千億盈餘、財政儲備創新高至過萬億,用500多億元「派糖」的財政司司長以至特區政府來說,肯定是始料不及的。

改善政策作長遠投資

市民對預算案的猛烈抨擊,主要有兩方面:一、一如以往地沒有提出長遠的政策解決已知的結構性問題,或作重大的投資推動社會未來發展,所謂惠及市民,都只是用盈餘作一次性的「派糖」而已;二、即使「派糖」也分配不均,對於中產和綜援受助人非常慷慨,對一群在社會長期存在的「N無」人士卻幾乎毫無幫助。

由於政府不濟,早在預算案公布前便提出的全民派錢要求,現在就叫得更響亮,也似乎更「合理」;連不少之前認為政府應該做長遠政策和投資,不應該全民派錢的市民(當中很多是專家和學者),都基於對政府失望而轉向支持全民派錢。

基於失望而作出情緒化的決定,情有可原,但絕對不能贊同全民派錢。因為追源溯本,大部分人其實都明白全民派錢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若然因為政府不濟,便乾脆提一個差勁方法幫政府「解圍」,那一方面是輕輕放過政府,另一方面是沒有把握巨大的民意,把問題重新聚焦,從而迫使政府做我們本來要求她做的事。

事實上,從實際效果而言,沒有政策背後支持的全民派錢,與有政策背後支持的開支或投資,即使金額相同,效果也必然不一樣。2011年,預算案同樣受狠批,時任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被迫臨時「加碼」全民派錢6000元,共花約360億元。雖然可以平息一時民怨,卻不見得有顯著的社會效果,甚至可以相信,很多市民已忘記當時如何運用那6000元。

試想像,如果這360億元花在改善現有政策或長遠投資,效果會如何?例如:

免除大學生貸款(包括「專上學生資助計劃」和「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的利息,減輕他們畢業後的負擔;

增加中小學的老師數目,讓老師有更多心力教導學生,也讓不同需要的學生得到老師更適切照顧;

資助患有罕見病、癌症等需要自費購買非常規藥物的患者和家庭,讓他們得到更好治療;

每年增加5000個護理安老院宿位和1100個入住護老院的名額,以及增加院舍照顧人員的數目和培訓,讓等到死都未入到院舍的長者少一點,讓已入院舍的長者得到更好的照顧;

把醫療券計劃推廣至60歲的長者(並按通脹每年增加金額),讓更多長者不會因為經濟問題而不去求醫;

增加長者生活津貼和高齡津貼(即生果金)金額,讓靠這些援助維生的長者不用那麼捉襟見肘。

增加交通津貼,讓低收入家庭減輕返工成本,也可以尋找更多工作機會;

在主要的住宅和工作區域設立具質素的託兒中心,讓在職父母安心工作,也可釋放在家父母的勞動力。

放棄糖 贏間廠

這些措施,或許不如派錢般可以令全民即時「有錢落袋」,但長遠來說,人人都可以受惠,而且所得金額肯定比一次過拿6000元多;更重要的是,達致的社會效果,比全民派錢更有意義。

因此,我反對全民派錢,不是要與民為敵,而是希望大家不要「贏粒糖輸間廠」。況且,當政府愈是堅持不全民派錢,我們就愈有理由要求她做長遠政策和投資。放棄糖、贏間廠,才是真正的贏。

 

1784232.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