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以法治原則委任外籍法官

2018-6-5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香港的法治之所以能在世界享負盛名,除了建基於社會對法治精神的尊重外,同樣重要的是,我們的法律從業者(包括法官和律師)擁有極高的專業水準。

香港作為一個屬於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的國際級城市,要是能夠邀請到德高望重的法官參與本港的審案工作,不但有助提高案件的審理質素,亦能提升香港在國際法律界的地位,肯定是一舉兩得。

任命原則很簡單

正因為海外法官對香港法治有如此重要的裨益,加上香港於回歸前屬英國殖民地,外籍法官來港審案是司空見慣,成為優良傳統。

香港回歸之後,為延續這個傳統,《基本法》就有兩條條文確保海外法官仍然能夠來港審案,包括第82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終審權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終審法院可根據需要邀請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參加審判。」以及第92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應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和專業才能選用,並可從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聘用。」

尤其要注意的是第92條,當中指明不論本港還是海外法官,都應該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和專業才能選用,這樣表示香港任命法官的原則很簡單,客觀和正確,就是用人唯才,不會審查其政治取向或對某一議題的價值觀。

在任命法官的程序中,立法會也有職責。根據《基本法》第90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的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或免職,還須由行政長官徵得立法會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因此一旦特區政府委任終院法官或高院首席法官時,立法會必須召開「資深司法任命建議小組委員會」檢視政府的任命建議,並於立法會會議上通過決議案,才能正式任命被提名的法官。

建制派另類意見

特區政府於今年3月公布新一輪的法官任命,其中最矚目的是,邀請到何熙怡女男爵(the Right Honourable the Baroness Brenda HALE of Richmond)及麥嘉琳女士(the Right Honourable Beverley McLACHLIN, P.C.)為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

何熙怡女男爵是現任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麥嘉琳女士則是前任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單看這個資歷,就知道她們肯接受任命,實屬香港司法界的榮幸。然而,建制派竟然對她們的任命感到擔憂和提出質疑。

有建制派認為,政府委任法官時,不應該不考慮政治觀點;另有意見認為,任命法官時應多考慮國家利益;還有意見認為,兩位女法官支持同志平權和同性婚姻,審理這類案件時恐怕會有偏頗,可能會衝擊香港主流的社會價值。

此等言論,一言蔽之,就是人治。既違反香港一直堅守的法治原則,也不符合《基本法》的意思和目的,使香港失去所有優勢;還有最重要的是,會令香港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惟值得慶幸的是,特區政府和司法機構對這些謬論不以為然。

20180605_HKEJ

05062018153209-00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