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從公眾利益角度思考空置稅

2018-6-13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特區政府透露開徵一手物業空置稅的研究進入尾聲,反對的聲音也隨之增加。由於此新稅項明顯會觸動地產商及相關行業的利益,反對的聲音也多來自這批既得利益者。

有謂不能因人廢言,即使反對意見是來自既得利益者,亦不能因為他們的身份而漠視他們的意見,反而更應該互相辯論,才是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的表現。

從概念和原則講起,他們認為開徵空置稅,是破壞自由市場的行為,削弱香港作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的地位。

無疑,香港一直奉行自由市場的經濟原則,亦有賴於此成為國際級的商業城市,故任何意見以此立論,就相當於搬出祖宗家法,一旦碰到這個原則,就等於是傷及香港的根本,罪大惡極。

惟從宏觀的角度看,任何一個社會,即使是一個高度商業化的城市如香港,「經濟」都不可能是整個社會的全部;也就是說,不可能只靠經濟原則去管理一個社會。

從微觀的角度看,某一種東西或服務是否或應否完全根據自由市場原則去管理,端視該種東西或服務是否純粹屬於「商品」。大概沒有人會否定,房屋除了是商品之外,還是、或更應該視為是一項公共資源,會重大和直接地影響市民的基本生活狀況。既然如此,住宅就不能、也不應當作是一種純粹的商品。

那麼,儘管住宅是交由私人商業機構生產和發展,住宅市場都不應該只靠自由市場原則運作。情況就等於在香港的電力、煤氣、公共交通等都是由私人商業機構經營,卻不是完全基於自由市場原則運作。

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和新加坡這些與香港一樣,位列經濟自由指數前列的地方,都有實行物業空置稅。她們沒有因為實行空置稅而被批評破壞自由市場,更沒有因此損害其自由市場的實際運作和外在觀感。

處理問題 與時俱進

搞清楚理念,便到實際問題。地產商認為,空置的一手單位一向不多,情況沒有大到足以成為問題,故即使全部立即推售,也不會對樓市有多大幫助。

一個情況是否足以成為問題,很多時須與實際情況對比。若是在10年前,當住宅供應充足和樓價平穩合理時,就算有一些空置單位,姑勿論原因是否地產商待價而沽,對市民來說損害不大,也就不會被認為是一個問題。

可是,當住宅供應不敷需求,樓價不斷急升至市民難以負擔的水平的今日,社會就會認為空置的一手單位不但是浪費社會資源,更可能是地產商囤積居奇的策略,對市民造成實際損害,就算空置量沒有增加,也會被視為是一個問題。

情況就好像當今日公屋申請接近30萬宗,輪候上樓時間超過5年,假如房委會說現時公屋的供應量跟以往一樣,毋須增建的話,必然會被狠批非常「離地」。這是筆者擔任房委會委員得到的經驗。

可以說,若然一個市場狀況已經演化成一個社會問題,作為從政者——包括政府和議員——就不能如市場持份者(甚至是既得利益者)那樣,只從經濟角度思考問題。

20180613_HKEJ

13062018094740-00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