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司法制度不應摻雜任何政治成分

2018-7-3 | 信報財經新聞
A22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任何一個堪稱優良的法治制度,必然包含「司法獨立」這個最基本和最核心的元素;司法獨立則要靠「制度上獨立」和「判決上獨立」才能建立起來。

「制度上獨立」的基礎

所謂「制度上獨立」,一方面是指司法機構不受任何干預地獨立運作,因此在現代憲政中,往往強調「三權分立」,令行政和立法盡量不能介入司法的運作。另一方面,是指司法人員的選任和待遇有獨立的機制和保障,讓法官能夠在毋須擔心自己職位和生活的情況下,安心地審理案件。

確立「制度上獨立」後,便能夠建立「判決上獨立」,也就是要求法官在審案時,必須和只應根據事實和法律作判斷。

由此可見,「制度上獨立」和「判決上獨立」是因果有序和相輔相成的。一旦制度摻雜政治成分,或法官判案時加入政治考慮,就是司法獨立開始土崩瓦解時的那個破口。

近日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人稱「左王」的邵善波撰文,指由於法庭、尤其是終審法院不時要處理一些含有政治爭議的案件,或案件的判決會為社會帶來重大影響,故法官審案本身就牽涉政治判斷,終審法院在本質上是一個「政治法庭」,故在選任法官時,亦須考慮人選在一些重大議題上的立場。

這種說法,是逆反邏輯的混淆概念。無可否認,香港各級法院總要處理一些帶有政治成分的案件,尤其是司法覆核案。原因是,這類案件要判斷的是行政或立法機關是否有權作出某些決定或行為,或在作出某些決定或行為時是否完全按照法定程序;而不論判決結果為何,都無可避免地會產生政治效果。

最突出的例子是立法會議員宣誓案,前任特首梁振英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提出司法覆核,本來就是完全出於政治動機;而判決的結果是改變了2016年立法會選舉結果和逆轉了立法會的政治形勢。

不過,是否因為法庭要處理含有政治成分的案件,或判決會有政治效果,便認為或要求法官判案時要有政治考慮?法庭就變相是一個「政治法庭」?甚至在選任法官時須要考慮其立場,確保法庭的判決符合社會的主流意見或期望?

淪為行政立法的打手

當然不是。相反,當法庭接到愈來愈多的政治案件、案件的政治成分愈來愈重,或判決的政治效果愈來愈大時,就更須要求法官只按法律判案;選任法官時,亦更須排除考慮人選的立場,否則司法獨立必然消失,淪為行政和立法兩權的打手,社會最終走向專制和極權。

而且,如果以為《基本法》第88條和90條規定,終院法官和高院首席法官須經獨立委員會推薦,由行政長官徵得立法會同意後任命,便等於賦權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可以從政治角度不任命或不同意獨立委員會推薦的人選,這樣明顯是無視第92條的規定,即法官應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和專業才能選用。

也就是說,假如行政長官、立法會,甚至獨立委員會在決定人選時,不是根據其司法和專業才能,還摻雜了其他考慮而選用,則是違反了第92條。再換個角度說,即使行政長官或立法會有權不任命或不同意,但假如行政長官或立法會無法證明獨立委員會不是根據第92條考慮人選,而決定不任命或不同意其推薦,同樣違反第92條。

由此可見,歪理連篇的邵善波,豈只不懂得法治為何物,連《基本法》也是一知半解或肆意曲解。

20180703_HKEJ

03072018095720-00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