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再看ZN案及香港處理人口販運的情況

2018-8-14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2007年,巴基斯坦男子ZN到香港工作,4年間僱主從沒向他發工資、沒有假期,每天平均工作15小時,並不時毆打他;ZN忍受不了打算離開時,僱主則威脅會殺害其家人。其後他被騙返回巴基斯坦,僱主單方面取消其工作簽證,令他不能回港追討欠薪。ZN幾經辛苦偷渡回港,四出向入境處、警務處和勞工處等投訴,卻不獲任何協助。

ZN於2015年向高等法院原訟庭申請司法覆核(下稱「ZN案」),為本港首宗有關人口販運的司法覆核案。ZN稱自己是人口販運及強迫勞役的受害人,指政府有關部門沒有處理他的申訴,原因是香港沒有制定法例及行政措施,禁止和懲罰《人權法案》第四條訂定的違法行為。

原訟法庭2016年12月頒下判決,裁定ZN勝訴,確認他是人口販運和強迫勞役的受害人,以及他是因為政府沒有針對強制勞役的罪行和相應懲罰,以致沒有履行《人權法案》第四條的義務,使ZN得不到該條文的保護。特區政府提出上訴,案件近日在高等法院上訴庭審結,法官裁定特區政府在部分論點上得直。首先,法官認為《人權法案》第四條按正確詮釋,應只涵蓋禁止奴隸制度及任何方式的奴隸販賣,以及強迫或強制勞役,但不包括為強迫勞役為目的之人口販運。

其次,法官認為《人權法案》第四條並無要求特區政府必須為打擊強迫勞役制定具體法例,故特區政府沒有為打擊強迫勞役訂立具體刑事罪行,並無違反《人權法案》第四條所定的責任。

《人權法案》第四條的主要內容,包括:一、任何人不得使充奴隸;奴隸制度及奴隸販賣,不論出於何種方式,悉應禁止;二、任何人不得使充奴工;三、任何人不得使服強迫或強制之勞役。

無疑,按照字面解釋,《人權法案》第四條的確沒有明確提及人口販運此一罪行,也沒有寫明政府必須透過訂立刑事法律來達致此條的目標。上訴庭的判決,可算是無可厚非。

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訴庭法官亦了解到,人口販運與強迫勞役很多時有密切關連,以及當國際形勢有變時,《人權法案》第四條的涵蓋範圍可能須作改變。

此外,雖然法官認為制訂刑事法律並非必要,亦同意特區政府已修改現行措施(如今年初制定《香港打擊販運人口及加強保障外籍家庭傭工行動計劃》),改善處理人口販運和強迫勞役的案件,但同時指出,在沒有訂立具體刑事罪行的情況下,那些措施能否提供足夠保護,仍有待觀察。

因此,特區政府雖然在今次上訴中部分得直,但顯然不表示法官認為現行的法律和政府的措施,足以完全處理人口販運和強迫勞役的罪行。事實上,香港一直被視為人口販運和強迫勞役問題嚴重的地區。

筆者認為,作為國際社會其中一個先進和文明的地區,香港理應效法其他國家制訂針對性的法律去處理那些罪行。筆者已聯同其他對人口販運和強迫勞役有專業知識和經驗的律師和團體,草擬了私人法案,期望特區政府參考和採納,不應等到法庭強制要求才立法。

20180814_HKEJ

14082018094552-0001 (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