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修訂種族歧視例讓政府守法

2018-10-5 | 信報財經新聞
A21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從開埠以來,香港就是不同地區、各類人種移民聚居的城市;後來由於經濟發展,香港更成為一個國際大都會。因此在香港,不論本地人或其他種族的人,大體上都能和諧共處。

儘管如此,基於種族的歧視情況還是無可避免。另一方面,為了讓不同種族的人在香港都有公平的機會,特區政府於2008年訂立《種族歧視條例》。

這樣固然有助香港繼續維持國際文明社會的地位,但條例豁免政府在執行職能及行使職權時不受監管,又使香港在種族平權方面與其他先進地區相形見絀。

《種族歧視條例》是現行4條反歧視條例中(其他3條包括《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及《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唯一一條不涵蓋政府在執行職能及行使職權時作出歧視行為的條例。事實上,當年立法會審議此條例時,早已指出這一大漏洞,法案委員會大部分委員更質疑豁免政府的理據何在。

政府的理據有兩個:一、由於《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納入香港法例,而《基本法》第39條又保證《公約》適用於香港,故《人權法案》中有關種族平等的條文,例如第一(一)條訂明「人人得享受人權法案所確認之權利,無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或社會階級、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等。」(比照《公約》第二條)政府亦必須遵守;也就是說,政府已受《公約》、《基本法》和《人權法案》監管,任何人如認為政府在執行職能或行使職權時種族歧視,可以引用該三項法例申請司法覆核。

二、政府自訂「促進種族平等行政指引」(Administrative Guidelines on promotion of racial equality)讓各部門參考和遵守。

這樣聽起來似乎有道理,其實反而更顯得政府迴避責任。大部分委員都指出,司法覆核的涵蓋範圍有限,即使法官受理案件,可是若條例豁免政府,亦必然會影響法官對案件的判決。

此外,受政府種族歧視的市民,若只能透過司法覆核申訴的話,將要承擔訴訟費用的風險,變相妨礙市民提出法律申訴。反之,若條例涵蓋政府,則市民可向負責執行條例的平等機會委員會申訴,財政風險將會大大減少。而政府的「促進種族平等行政指引」,則內容空泛,更沒有法律約束力。

今年,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審議香港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的情況時,重申香港應修訂條例,把政府納入條例規管,並要求特區政府向聯合國提交下一份定期報告時,向委員會詳細闡述為修訂條例而採取了的實際行動。

自2008年至今,條例正好實施了10年。特區政府實在毋須等到下次向聯合國提交報告,應該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年的《施政報告》中,建議修訂條例,讓特區政府與其他公私營機構看齊,一同守法,共同為消除種族歧視而努力。

《施政報告》系列四之四

Untitled-2-0120181005_HKEJ_PG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