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訪美之行——《美國—香港政策法》

2018-12-4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美中貿易戰曠日持久,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發表報告(下稱《報告》),建議美國政府商務部應考慮把香港和中國內地視為同一個關稅區。

在此複雜的政治和經濟環境下,香港必須在國際層面確立自身的定位,尤其是輿論普遍認為美中兩國日前達成的所謂「休戰」是短暫的。

必須權衡利害

在我公開訪美目的和行程後,有意見指我主張維持《美國—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和香港作為單獨關稅區是錯誤的。因為他們認為「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應該呼籲美國立即取消這些政策來懲罰中央和特區政府。

我完全理解他們的情緒,更肯定他們對香港的關心;他們因為目睹近年發生的事件而感到絕望,實在無可厚非。

不過,現在呼籲美國取消《政策法》和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並非最好時機。《政策法》是美國最能影響中央改變對港政策的工具,但同時是最後手段,對香港有利有弊,必須極之慎重地審時度勢和權衡利害後才能動用。

如果現在取消《政策法》和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很大機會造成反效果,使香港在國際上失去競爭力,而誤把香港推落懸崖,並加速香港與中國的融合,連帶加快「一國一制」的步伐。

我之所以在這個敏感時刻出訪,是鑑於特區政府及林鄭月娥完全否認《報告》的觀察和批評,並把責任諉過於民主派。這樣不單是罔顧事實,亦無助解決問題。我有責任向國際社會任何一個關心香港的國家如實反映這裏的情況,並表達我們的觀點。

一併交代訊息

從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的事件、高鐵西九站實施「一地兩檢」、《金融時報》編輯馬凱被拒發工作簽證、取消市民參選立法會和村代表的資格、褫奪當選立法會議員的席位,到利用殖民地時代的過時法律檢控9名參與佔中者,我都有必要向美國以至國際社會表明,這些事件的確會破壞「一國兩制」和香港的法治。

我在與傳媒會面時,已把上述原因,以及下述與美國政、商和專業界會面時,將會表達的訊息和要求一併交代:

一、近年「一國兩制」明顯急遽地偏離《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和制定《基本法》的原意。香港既然因為「一國兩制」而被界定為是與中國有根本分別的國際城市,國際社會即有必要關注「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的情況,更有理由因應其發展,檢討其對港政策,促使中央和特區政府回歸《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原意。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應加強觀察香港的工作,並就香港的情況作更頻密和更深入的評估。不要低估委員會報告的作用,只須看建制派在《報告》發表後馬上撤回訂立23條的議案便可知一二。

二、儘管「一國兩制」受到不同衝擊,但與國際社會一樣,大部分香港市民都希望維護「一國兩制」。而法治是「一國兩制」中最重要的核心元素,是香港與內地在本質上最明顯的區別。回歸以來,香港的法治雖然備受挑戰,但我們仍然擁有一個專業和得到國際社會高度評價的法律界和司法界。

最大最後保障

美國政府現在已透過《報告》向中央和特區政府發出明確的警告,當香港的法治和基本的人權和自由繼續被蠶食,如政府有意訂立一條侵害人權和自由的23條,美方可以隨時基於上述理由,採取最強烈和最後的手段,包括取消《政策法》和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這個才是對香港最大和最後的保障。Artboard 1181204 HKEJ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