怠忽職守的守門人

2018-12-13 | 信報財經新聞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筆者近日應邀到美國訪問,與不少商界人士交流。他們除了擔憂「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情況外,亦關心香港現時的營商環境和金融市場的情況。有個別金融界朋友提到,今年香港推行上市制度改革,當中比較矚目的是引入「同股不同權」制度(WVR),他們關注香港的市場有否因而變得不穩定。

他們的關注是無可厚非的。香港作為「紐倫港」一員,與英國倫敦和美國紐約同被視為全球三大金融交易市場及國際金融中心,發展WVR確是有需要的。惟香港的改革,是做一半不做一半,變成只追求發展,不理會保障的制度。

按英美兩國的經驗,她們設立WVR時,會同步引入集體訴訟機制,讓小投資者在這些上市公司出現問題時,避免他們個別地與龐大的公司單打獨鬥,這是最基本的公平原則。

畢竟WVR制度對香港小投資者來說,是一個較新的概念。筆者曾經在立法會質詢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要求政府在港交所推行WVR機制的同時,研究引入集體訴訟機制。然而,局長的回覆實在令人失望,他表示法律改革委員會已在2012年就集體訴訟機制發表一份詳盡研究報告,提及應由消費者案件開始,以循序漸進方式引入集體訴訟機制。由於同股不同權是近年新興的事物,故沒有包含在該報告內;亦因為這個原因,局方當時未有把同股不同權納入正在研究的集體訴訟機制的範圍內。

這樣的答覆,完全突顯出政府的官僚態度和因循作風。當年法改會沒有把同股不同權納入集體訴訟的研究之中,並不代表局方現在毋須要或不可以把金融市場實行集體訴訟此課題另作研究。

港交所日前宣布,滬深港交易所已就不同投票權架構公司納入「港股通」股票具體方案達成共識,預計2019年年中生效。筆者認為這是操之過急,蓋到2019年年中,WVR制度在香港亦僅實行了一年,港交所和政府是否應該先檢討它對本港整個金融市場及投資者的損益後,才進一步推廣至與其他市場互聯互通呢?筆者的建議是,雙方應該在WVR制度實施2年後開始檢討,並在隨後半年內提交報告,檢視WVR對香港的影響,之後才考慮下一步行動。

俗語有云「分分鐘幾百萬上落」,金融市場講求分秒必爭,沒有人會反對。但在追求速度的同時,更要顧及安全。正如在賽車場上,保護車手和觀眾的措施,必定比在普通馬路的多。

加強保護投資者,其後果不是、也不會拖金融市場的後腿,反而有助其健康發展,並增強投資者的信心。既然如此,政府的不作為,除了怠忽職守外,應該沒有其他說得過去的理由。Artboard 1181213_HKEJ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