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訪美之行的重要信息

2019-03-29 | 明報
A33 | 觀點

執筆之時, 筆者與陳方安生女士和莫乃光議員的訪美之旅已到尾聲。今次出訪,比起筆者去年尾的成果更豐碩。

今次訪問團會見的對象層次很高,先是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出訪,隨後獲安排與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國務院負責草擬《美國- 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評估報告的官員、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全體委員、國務院主責政策法的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官員等會面,並有機會到美國傳統基金會、喬治城大學及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演講。當中最意外的,是陳方安生女士突收到美國副總統彭斯邀請,與他短暫交流。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訪美之行的重要信息”

【文章】再次訪美

2019-03-21 | 信報財經新聞
A22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拙文見報時,筆者與莫乃光議員,以及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女士剛剛抵達美國。

今次出訪,筆者一行是應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邀請,時間正值美國國務院將於本月底向國會提交《美國—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的評估報告,並且將會會見不少重要人物或組織,如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國務院負責草擬《政策法》評估報告的官員、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全體委員等等。可以預期,訪問的重點在於討論如何維持美國與香港的正常貿易關係。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再次訪美”

【文章】修訂逃犯條例的輿論反彈

2019-03-13 | 信報財經新聞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真理愈辯愈明。當社會願意關心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建議,也有愈來愈多人參與討論時,就愈能看出政府的舉動非但文不對題,更是居心叵測。

今次政府利用去年一宗香港女子在台灣遭香港男友謀殺,後該男子逃回香港的案件作為理由,乘機打開向內地移交逃犯的大門,本來就是借別人的悲劇和公眾的同情心來達到政治目的卑鄙手段。

到近期台灣當局回應事件後,香港社會開始探討政府修例的來龍去脈。本身是執業大律師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被問到修例是由特區政府提出,還是中央政府要求時,她表示修例不是中央政府要求,而是台灣政府提出。

台灣行政院大陸委員會隨即反駁,指她的說法完全是一派胡言,無中生有,混淆視聽,台灣政府根本沒有向特區政府提出修例要求,並表示過去一年曾經三次接觸特區政府,希望磋商移交逃犯的可行辦法,惟特區政府一直沒有反應。

由此可見,建制派為求完成政治任務,信口雌黃,全無誠信可言。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明知台灣不會按照現時的建議,與香港達成移交逃犯的安排,對案件和受害者家屬毫無幫助,仍然硬銷修例,實在是立心不良。

另一方面,外國和本港商界亦察覺到修例的危險性。美國商會日前提交意見書,指香港優良的司法制度和司法獨立是外國企業來港投資的主要基礎,反之內地的刑事訴訟程序有嚴重缺陷,例如缺乏公平的公開審訊和獨立司法機構,司法制度經常被濫用。任何可以令在香港居住或過境香港的外國商界人員被捕或是引渡到內地的安排和舉動,都會損害香港作為安全穩定營商環境的形象。

商會認為修例會成為外商評估是否在港建立或保留基地的主要因素,憂慮這樣會損害香港國際商業中心的競爭力,對修例有強烈保留。

商界同表憂慮

此外,一向親建制的本地商界,如自由黨的田北俊、實政圓桌的田北辰及經民聯的林建岳和林健鋒亦坦言憂慮,先後表示修例會影響香港的營商環境。

連續25年評定香港為全世界最自由經濟體的美國傳統基金會,在最近發表的「經濟自由度指數」時,雖然仍把香港列為第一,但在「司法效率」一項卻首次把香港從「完全自由」降級至「通常自由」,得分更只是比中國內地高0.1。報告指出分數如此接近,反映市場開始難以分辨中港兩地法制的分別。

在這個轉壞的勢頭下,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不單會令中港兩地的法治水平更加接近,甚至可以說是把香港法制與內地接軌。外國商會與本地商界的憂慮,難免會有機會變成現實。

事實上,美國國會將於本月審視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去年提交、建議考慮應否繼續把中國與香港分為兩個單獨關稅區的報告。筆者將會再到美國,向當地政商界繼續如實反映香港的現況,尤其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這個最新發展。

現階段筆者認為美國應維持《香港政策法》,但亦會呼籲美國方面特別注意港府修例這個舉動,並因應事情發展,有可能需要更加頻密地檢視香港的政商環境,以及執行《香港政策法》的情況。

20190313_HKEJ

2079661.1

【文章】USCC報告再掀《香港政策法》討論

2019-03-05 | 信報財經新聞
A15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接受本港傳媒訪問時,透露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發表報告(USCC報告),建議美國政府應考慮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和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後,若香港政治氣候沒有改善,相信下一份政策法報告將會更嚴厲。

唐在訪問中明言,近年香港發生的多宗政治事件,顯示香港高度自治被削弱,北京對香港的限制愈來愈多,側重「一國」而令「兩制」未能發揮最大效益。雖然明白香港政治氣候可能會使內地不安,但對香港施加壓力會衝擊香港政治生態,收窄政治空間;更令美方擔憂的是,未來這可能進一步威脅營商環境。

Continue reading “【文章】USCC報告再掀《香港政策法》討論”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