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二百萬人遊行的前因與後果

2019-06-18 | 信報財經新聞
A18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在過去的兩個周日,香港市民創造了兩次奇蹟和紀錄:在6月9日和6月16日,有超過100萬和約200萬市民上街遊行,要求政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奇蹟和紀錄的發生和刷新,總有合理的理由。這個正好反映當前政府——尤其特首林鄭月娥——難以彌補的錯誤。

或許要先說一點歷史。2003年7月1日,有超過50萬人遊行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董建華政府起初仍以為在立法會內有足夠票數通過,打算強行恢復二讀。後來自由黨「轉軚」,票數頓時不足,董建華才擱置立法。而當時政府致函立法會通知擱置立法的字眼,是這樣的:「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的決定,我(時任保安局長李少光,因原局長葉劉淑儀已下台)現確認我不擬根據《議事規則》第54(5)條發出預告,以在本屆立法會任期內恢復該草案的二讀辯論。草案因此會根據《議事規則》第11(4)條及《立法會條例》(第542章)第9(4)條,在本屆立法會任期完結時失效。」

然後林鄭月娥在6月9日晚上遊行完結後,不久即發表聲明,表明會如期二讀《逃犯條例》,與董建華犯上同一錯誤。而且建制派——包括自由黨——亦仍然統一口徑,支持繼續立法。這個無疑令市民對政府和建制派絕望。

即使林鄭在6月15日宣布暫緩立法,無論她和建制派怎樣包裝,指所謂的「暫緩」,效果其實與「擱置」或「撤回」無異。惟在宣布暫緩的講話中,林鄭表明會繼續《逃犯條例》的工作,甚至講明「暫緩」並非「撤回」。這樣無疑讓市民「疑中留情」的餘地都趕絕。由此可見,在政治判斷方面,自詡有40年為官經驗的林鄭月娥,比沒有當過官的董建華更拙劣。另一個轉捩點,肯定是6月12日的包圍立法會事件。這個可以從兩方面分析。

第一,當日發生的警民衝突,規模和程度只是跟2014年雨傘運動相若,但警方的武力卻比雨傘運動時更強大(包括多一倍的催淚彈,以及使用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可見警方使用了不合比例的武力鎮壓示威者,造成不必要的嚴重傷害,激起市民義憤。

第二,林鄭月娥在當晚把事件定性為「暴動」。近年政府用此罪名來提出檢控的,是2016年的旺角「魚蛋革命」中的參與者。市民對「魚蛋革命」或許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但可以肯定的是,多數市民都不認為6月12日的警民衝突應該與「魚蛋革命」相提並論,林鄭月娥卻把兩者同等。而根據「魚蛋革命」參與者的案例,罪成者將被判3年監禁。對於6月12日的示威者,尤其當中大部分是年輕人來說,是絕不公道和過分嚴重的後果,同樣激起市民義憤。

由此可見,特區政府近幾年習慣用盡警方武力和法律手段去對付示威者,已使絕大多數講求和平的香港市民轉而同情和支持示威者。

《逃犯條例》的爭議,已把林鄭月娥政府的管治缺失暴露於社會,亦將其管治權威和力量消耗殆盡。傷害已經造成(Damage is done),若然特區政府要收拾殘局,重建管治,爭取市民信任,必須回應200萬市民遊行的五大要求,包括:撤回《逃犯條例》、追究警察開槍、不檢控及釋放示威者、撤回暴動定性,以及林鄭月娥下台。

澄清啟事:6月14日(上周五)原是由筆者供稿。筆者打算「開天窗」,惟《信報》以創刊迄今沒有先例為由拒絕。由於時間不足,筆者難以撰稿,故請葉建源議員代為供稿。因此並非如其他傳媒報道所述,《信報》「擅自」以葉議員的文章取代筆者「開天窗」的稿件。謹此澄清。

Artboard 1190618_HKEJ_PG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