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國際關注如何影響逃犯條例的進退

2019-06-24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最新一期《時代》雜誌和《經濟學人》都以香港修訂《逃犯條例》觸發過百萬人上街遊行作為封面故事。在6月9日和16日兩次過百萬人大遊行前後及遊行途中,多個國家的傳媒機構均有派員到港採訪,筆者也接受不少訪問,反映外國傳媒因為今次事件而高度關注香港。

事實上,不少評論都認為,國際社會的關注在今次事件發揮了重要作用。外國政府表達意見力度之強,可謂史無前例。這一方面由於《逃犯條例》的確影響外國公民在香港的人身安全和利益,不能置之不理。

另一方面,筆者與其他民主派朋友努力地向她們講解和反映條例的內容和影響,讓她們明白條例的真正嚴重性。

特區政府在2月宣布修訂《逃犯條例》。3月筆者與陳方安生女士和莫乃光議員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訪問美國,與白宮官員和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會面,接着4月筆者單獨到英國,5月再與陳方安生女士到德國,訪問了聯邦議會和外交部。所到之處所遇之人,不論是政府官員、國會議員、政黨人士,以至是法律界(如紐約律師公會)、商界和智庫(如美國傳統基金會),均主動問及香港修訂《逃犯條例》。

妄稱外國別有用心

在香港,各國駐港領事對修例亦非常關心,不少領事邀約筆者見面討論修例。同時亦有外國政府的代表──例如美國國會轄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的代表團,就曾於5月到訪立法會,與議員──包括建制派議員會晤,筆者和多位民主派議員都有出席。此外,筆者亦曾與多個外國商會的代表見面,就《逃犯條例》交換意見。

經過多次和深入的了解後,很多外國政府都公開批評《逃犯條例》違反「一國兩制」,破壞香港作為法治之都和金融中心的地位,更會威脅外國國民在香港的人身安全。

其中歐盟以發出「外交照會」的方式,向特區政府嚴正表達反對《逃犯條例》,是最強而有力的舉措。

國際社會關注香港時局,民主派人士與國際社會正常交流,例必遭中央和特區政府、建制派和官方媒體扣上「干預中國內政或香港內部事務」和「勾結外國勢力」等帽子。曾經與外國政府代表見面的建制派議員,則認為即使會面也意義不大。

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和金融中心,外國政府認為特區政府的行為或香港社會的狀況會對她們有影響,因而主動關心並表達意見,有何於理不合?

惡形惡相港府出醜

筆者作為法律界一分子,較容易理解法律條文的涵義和效果,同時作為有份審議條例的立法會議員,較直接和深入掌握修例的工作進度和各方理據,因此知無不言,提供最詳盡和最準確的資料,讓國際社會自行評估修例對她們的影響,以及是否需要採取行動,又有何不妥?

特區政府如欲游說國際社會,憑它在不少國家都設立經貿辦事處,政府官員在香港亦可以隨時約見各國領事,就應及早行動,而非等到5月下旬,國際社會普遍明確反對修例後,特首林鄭月娥才急召領事講解。

當然,會面是否有意義,端看條例內容是什麼,解說能否以理服人,或能否提出改善建議釋除對方疑慮。

一味企硬,無法改變對方立場,便說會面無用,指對方仍然不了解或沒有看條例內容,甚至妄稱對方別有用心,無異於用抱薪救火。況且,當外國政府和組織,如美國傳統基金會多年來高度評價香港,特區政府即「表示歡迎」;到批評香港時,卻惡形惡相,口出惡言。這樣,不單無助於解決問題,更只會在國際舞台上丟臉出醜。

Artboard 1190626_HKEJ_PG_Pic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