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政治檢控可恥

2019-08-05 | 信報財經新聞
A15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刑事法》是用來保護一個人的生命、身體和財產安全的法律。它會透過刑罰── 例如監禁──來使犯罪者得到報應,從而彰顯公義,以及阻嚇其他人不要犯罪。

《刑事法》是保護個人和社會安全的工具,但亦是合法地剝奪他人權利的手段。因此掌握刑事檢控權的政府,必須極之小心地制定刑事法律,同時更要十分慎重地提出檢控。假如刑事法律制定得粗疏,人們就容易掉入法網。若然政府胡亂地,甚至基於不正當的理由提出刑事檢控,人們的權利就會被不合理地剝奪。法律也會從保護人民的工具,變成殘害人民的兇器。

近年不少人批評律政司在某些刑事案件中──尤其涉及針對政府的社會運動的案件──屬政治檢控。

所謂政治檢控,是基於期望達到政治利益或政治效果而提出刑事檢控。最常見的做法,是藉向參與社會運動的人提出檢控,使其遭受刑罰,從而阻嚇他們和其他人參與社會運動。

一般而言,犯罪者必須繩之於法,即使涉及社會運動的案件亦然。公眾批評律政司提出政治檢控,不是出於支持或反對某種政治理念,而是政治檢控肯定違反法治原則。

為了確保律政司行使刑事檢控權時,撇除任何政治因素,《基本法》第63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

刑事檢控專員的職責

律政司自行制定的《檢控守則》亦有多項條文列明如何確保律政司不會基於政治因素而行使檢控權力,例如:第1.2條,檢控人員不得受以下因素影響,包括:任何涉及調查、政治、傳媒、社群或個人的利益或陳述;或對政府、任何政黨、任何團體或個人在政治上可能帶來的影響;或疑犯、被告或任何其他涉案或相關人士的政見或其他主張、政治連繫、合法活動、信念、或任何其他個人特性。

此外,《檢控守則》附錄一《關於檢察官作用的準則》(此準則經第八屆聯合國預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會通過)中更訂明,政府在甄選檢察官時,不得因其政治見解而有歧視;檢察官在執行職務時,應不偏不倚地履行其職能,避免任何政治、社會、宗教、種族、文化、性別或任何其他形式的歧視。

一直以來,很多人認為批評律政司有政治檢控,以及政府在委任律政司的重要官員──包括去年筆者曾指出政府在委任現任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資深大律師時,有政治考慮和政治操作,是無中生有,甚至只是反對派挑起事端的政治口號。惟早前一群律政司刑事檢控科人員,以公開信直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既不諳《刑事法》,在處理涉及社會運動的案件時,更主要是基於政治考慮。而梁卓然不單沒有正當履行其職責,更往往屈從於鄭若驊。證明筆者和公眾以往的批評,不是無的放矢。

鄭若驊和梁卓然既然違反《檢控守則》,沒有遵從律政司檢控人員的必要操守,甘願成為林鄭月娥政府利用法律來解決政治問題的工具,打壓參與「反送中」運動的市民。筆者將於8月7日(星期三),中午12:30,發起法律界遊行和集會,從中環終審法院出發,到律政中心向鄭若驊提出抗議及要求對質。希望法律界同業一同參與。20190805__A15_1_201908050254695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