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空置稅出爐與隱憂

2019-09-16 | 信報財經新聞
A20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上星期政圈在土地和房屋政策方面有兩大舉措。首先是一直反對政府使用《收回土地條例》收購地產商囤積的土地的民建聯,在報章刊登頭版廣告,「轉軚」促請政府動用條例向地產商收購土地;其次向立法會提交《2019年差餉(修訂)條例草案》,正式向地產商徵收「空置稅」展開立法工作。

草案建議「空置稅」的稅率為應課差餉租值的200%,即等於空置單位2年的租金。而在以下4種情況,則毋須繳交「空置稅」:

一、單位持有人而與作為買方的另一人(關連人士除外),已就該指明單位訂立買賣合約,而該買賣合約在該通報期的最後一日屬有效 ;

二、單位持有人以不少於市值租金的租金租出予某人(關連人士除外),並合共租出不少於183日;

三、單位持有人以僱主身份,向其僱員提供該指明單位(不論是否須付租金)作居所,而合計提供期間不少於183日,並需要在報稅表內申報;

四、單位持有人只持有一個空置達12個月或以上的單位。

事實上,當政府在2018年年中宣布將會徵收「空置稅」後,2019年上半年賣出的單位約13000伙,2019年全新盤和2018年貨尾單位各佔一半;而2018年全年則售出16000伙,2018年新盤佔60%,2017年貨尾佔40%,推售貨尾的比例明顯增加。這正好反映拋出「空置稅」這個構思,已經能夠影響地產商對囤積單位的成本預期和估算,加快推售單位,不再「坐貨」。

然而,當政府提交草案「見真章」後,或許會令地產商放心,因為草案的力度明顯不足。首先,它沒有制訂累進稅率,實際效果是在時間上令地產商囤貨的代價不變,缺乏誘因使地產商盡快出售單位。如單位租值下調,每年囤貨的代價更有機會減輕。

此外,草案亦應擴闊「關連人士」的定義,具體建議是參照《稅務條例》(第112章)第20AC(6)條下的定義,把範圍涵蓋至公司或法團的董事和主要職員,避免出現漏洞,亦使「關連人士」的定義和其他法例保持一致。

三方勾結令市民惱恨

地產商對「空置稅」和《收回土地條例》的態度,可謂耐人尋味。地產建設商會要求政府暫緩推行「空置稅」,對政府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則持開放態度。這樣顯示地產商深明哪條法例對它們有規管作用,哪條法例能夠讓它們有利可圖。因此可以預期,「空置稅」將會受到立法會內的商界代表極力阻撓,例如可能會在法案委員會和立法會大會上拉布,目的是令草案不能在這一屆立法會完結前完成三讀並通過;而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則可能配合政府早前提議的「土地共享先導計劃」,而很快上馬。

政府和建制派認為現在的社會衝突,其中一個肇因是房屋問題。房屋問題固然是民怨累積的因素,惟同樣令市民惱恨的,是政府、商界和建制派的三方勾結和利益輸送,導致社會不公。

在當前的政治環境下,市民對法例和政策都抱着懷疑態度,會仔細審閱和表達意見,政府、商界和建制派若然想故伎重施,必然逃不過市民的眼睛,激起更大的民憤。

2250869.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