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取消區會選舉 自製政治炸彈

2019-10-02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近日政圈流傳,建制派擔心「反送中」運動極有可能導致他們會在11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中遭受崩盤式慘敗,故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獻計」,建議取消區議會選舉。

他們認為建議可行的法律基礎,是《基本法》沒有訂明必須成立區議會。然而,這個所謂法律理據,足以暴露其對《基本法》的一知半解和斷章取義。

在《基本法》第四章第五節「區域組織」的條文中,雖然沒有出現過「區議會」這3個字,惟在《基本法》附件一文件二,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規定中,訂明「區議會議員的代表」是選舉委員會成員之一。因此可以肯定,《基本法》已有必須成立區議會的規定。

即使《基本法》沒有規定,但《區議會條例》(香港法例第547章)亦已有指明須成立區議會,以及須舉行區議會選舉的條文。

條例第27條「行政長官須指明舉行一般選舉的日期」中的條文訂明,區議會首屆一般選舉在1999年舉行,而在舉行首屆一般選舉之後,每4年必須舉行一般選舉。

當然,條例亦賦予行政長官押後一般選舉的權力。條例第38條「一般選舉押後的情況」的條文,訂明在兩種情況下,行政長官有權押後整個選舉或某個選區的選舉,分別是第(1)款:「如在一般選舉舉行前,行政長官認為該項選舉相當可能受騷亂、公開暴力或任何危害公眾健康或安全的事故妨礙、干擾、破壞或嚴重影響,則行政長官可藉命令指示將該項選舉押後。」以及第(2)款:「如在就一般選舉進行投票或點票期間,行政長官認為投票或點票相當可能受騷亂、公開暴力或任何危害公眾健康或安全的事故妨礙、干擾、破壞或嚴重影響,或正受騷亂、公開暴力或任何危害公眾健康或安全的事故妨礙、干擾、破壞或嚴重影響,則行政長官可藉命令指示將該項投票或點票押後。」

惟該條第(4)款同時規定行政長官在押後選舉後,須另定日期舉行選舉。若行政長官沒有另定日期,條例則自動設定了選舉必須原定的選舉日期後的14天舉行。由此可見,條例的用意是即使押後了選舉,也必須盡快安排再次舉行。

押後了選舉,現任區議員也不能因此延長任期,因條例第22(1)條訂明:「於某屆一般選舉中當選的民選議員的任期為自緊接該項選舉之後的1月1日起計的4年,並於該任期完結時離任。」這意味若不舉行選舉,區議會必定完全停止運作。

由此可見,在法律上行政長官無權取消區議會選舉,即使押後,亦須盡快重新舉行。政治上,如果政府取消區議會選舉的話,只會進一步把香港政府的威權統治暴露於世界人前。除此以外,若果保皇黨在區議會之中兵敗如山倒,將變相把選舉委員會中的117席區議會席位拱手相讓給民主派,令民主派在選委會有機會達到500席,撼動特首選舉的既得利益集團。當然,立法會的區議會(一)席位亦會落入民主派手中。

另一方面,若果是基於選情而作出押後選舉的決定,這無疑是輸打贏要的伎倆,必然會激起更大民憤,建制派的選情只會更不利。

林鄭月娥和建制派在修訂《逃犯條例》一事上已經「攬炒」,現在就不要在區議會選舉中動手腳,自製政治炸彈再次「攬炒」了。

20022020151812-00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