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拖延生亂的林鄭月娥

2019-11-13 | 信報財經新聞
A22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不用深造政治學,也毋須要數以十年的從政經驗,單憑常識都曉得,政府應對社會和政治問題的態度愈強硬,解決問題的反應愈遲緩,必然導致人民愈大的反感,以及程度更激烈的抗爭。十分不幸的是,因為特首林鄭月娥的強硬與拖延,令反送中運動變得愈來愈激烈,市民的傷亡也愈來愈嚴重。

在剛過去的一個星期,發生了兩宗令局勢突然升溫和繼續惡化的事件。

第一宗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在將軍澳示威現場附近的停車場墮樓身亡,由於警方曾經在事發地點出現,疑點重重,故惹來很多推測,導致有網民發起11月11日的罷工、罷市和罷課行動,結果當日早上又發生警員開實彈槍射傷年輕示威者事件。

第二宗是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簡稱「監警會」)因處理自6月以來的警隊執法問題而邀請5位國際專家來港協助而成立的專家小組,其中一位成員英國基爾大學自然科學研究院院長Clifford Stott日前在社交平台上載小組聲明,指專家小組已分析監警會的調查能力,認為監警會缺乏調查權力,以應付反送中運動的規模,並指出監警會必須全面加強能力,包括可以向警方及其他組織取得事實、及時取得警方及其他機構的重要文件,以及取得目擊證人的證供。

聲明又表示,臨時報告只是初步結論,建議下一步仍需由獨立機構進行更全面調查。監警會主席梁定邦資深大律師接受傳媒訪問時,完全同意專家小組的說法,並會在明年初提交的首階段報告中,提及監警會現時沒有足夠權力搜證。

監警報告或道出無能為力

簡言之,用數個月寫出來的報告,很可能只是告訴大家監警會無能為力,得出的事實、分析和結論也是「半桶水」,完全不孚社會期望。

其實早在8月,林鄭月娥堅拒回應市民訴求,依照《調查委員會條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把梳理事件的責任硬塞給監警會的時候,已有不少熟悉監警會條例和運作的人士提出上述意見,指出監警會在性質上不應該,以及結構上不能夠處理反送中運動期間突顯的問題。

如今由專家小組再一次揭示監警會的先天缺憾,並且要待明年年初才能提交初步報告,即意味着抗爭運動會一直延續多至少兩個月。

要是大家不善忘,回想5個月前,這場運動的開始,是由於林鄭月娥在6月9日超過100萬市民遊行之後,仍然強行把修訂《逃犯條例》的草案交付立法會恢復二讀,然後經過6月12日衝擊立法會,6月16日超過200萬人遊行之後,直到9月才肯宣布「撤回」條例。

可惜經過3個月後,衍生的問題已遠遠超過條例草案本身。如今在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此一訴求上,林鄭月娥仍然拖拖拉拉,實在是重蹈覆轍。

林鄭月娥既漠視和平遊行市民的訴求,又要求市民放棄抗爭,簡直是胡說八道,教市民更加憤怒。

20022020134146-00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