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人大釋法 萬劫不復

2019-12-17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筆者聯同其他民主派議員一同就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提出的司法覆核,早前於高等法院原訟庭獲判勝訴後,最近上訴庭再就律政司一方申請暫緩執行令,判律政司敗訴。而律政司就《禁蒙面法》司法覆核提出的上訴,將於明年1月開庭。

惟由於人大法工委、港澳辦及中聯辦於特區政府在案件初審中敗訴後,迅速且猛烈地對法庭口誅筆伐,除指摘法庭判錯案之外,還上綱上線到香港法庭無權裁定本地法律是否違反《基本法》,只有人大常委有這個權力;高等法院的裁決,是公然挑戰人大常委的權威和法律賦予行政長官的管治權力。

中央部門的說法既違反《基本法》和一直以來在香港行之有效的法治原則,更把法律問題小題大做至對中央司法權和管治權的挑戰,姿態明顯衝着法庭而來。因此有人擔心——法律界更開始流傳——人大常委有可能在案件未送達終審法院裁決前,就會釋法。

事實上,自從2016年的宣誓案,人大常委在案件還未初審前已經釋法。法律界對今次人大常委有可能再次偷步釋法的憂慮和傳言,絕非杞人憂天。

每次釋法,對香港的法治精神和司法制度,都是一次嚴重的衝擊。但今次若然釋法,造成的破壞勢必史無前例。

原因是這宗案件,涉及10條《基本法》條文,包括第17、27、28、33、39、48、56、62、66及73條。涵蓋的範圍有香港市民的各項人權、自由與人身安全、行政長官和行政會議及特區政府的職權,以及香港立法會的職權,特別是最重要的立法權。

換句話說,這宗司法覆核,從每一位市民的個人權利,到香港的憲制架構,都牽涉其中。要是釋法,必定會牽一髮動全身。那時,莫說「一國兩制」會變形、走樣,簡直會面目全非;香港也絕對無可能回到「反送中」運動爆發之前的香港。

如果說「反送中」運動,是香港市民對回歸以來,「一國兩制」和自身權利不斷遭到蠶食的爆發,於是不惜付出血、汗、淚來奮起捍衞。若然釋法會無法挽回地加速對「一國兩制」和市民權利的侵害,市民又怎會不更強烈地起來反抗呢?

況且《禁蒙面法》本身效用極低,已經證實對所謂「止暴制亂」毫無幫助。為了支持一條剝削人權且毫無效用的法律,而冒上觸發新一輪社會衝突的風險而釋法,不論從政治上或法律上,都是下下之策。

執筆之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正在北京述職,並會與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見面。不知道她會如何「如實地」反映香港的最新情況,然而作為《禁蒙面法》的始作俑者,她有必然的責任,盡力阻止或避免人大釋法,否則她將會是香港的全民公敵。

Artboard 1191217_HKEJ_PG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