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回顧與展望

2019-12-25 | 信報財經新聞
A10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一年將盡,打開電視,各大傳媒的新聞部都開始推出今年的新聞回顧。反送中運動無疑是2019年香港最重要的事件,至於能否成為改變香港歷史的轉捩點,則要看我們在新一年怎樣繼續這場運動。

歷史不斷重複。16年前,2003年的香港,時任特首董建華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觸發超過50萬人的七一大遊行;及後董建華撤回23條立法,時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和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下台;同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

到2004年的7月1日,再次有超過50萬人的大遊行,主題從反惡法轉移到爭取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那是因為香港人意識到,不是由普選產生的特首,其政府只會聽命於中央;仍然有功能組別的立法會,只會是橡皮圖章,替政府助紂為虐。靠社會運動只能艱難地阻止政府和建制派硬推惡法,亦只有一時之效,惟有改革制度,才能長治久安。

可惜這一波爭取民主浪潮不久便退卻,更輾轉跌至低潮。除了2014年的雨傘運動外,再沒有大型社會運動;建制派在區議會不單收復失地,更取得壓倒性優勢;民主派在選舉中得票比率逐漸下跌;近幾年還有褫奪候任立法會議員和剝奪市民參與選舉權利的事件。可見爭取民主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先棄人權 後爭民主?

直到今年,歷史重演,又是從政府硬推惡法開始。林鄭月娥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經過半年的運動,雖然煞停了惡法,卻令市民意識到,單靠「和理非」的遊行示威,是無法制止政府和建制派的,勇武抗爭有時是難以避免的方法。

今次香港人付出的代價,比以往的社會運動更沉重。警隊的濫捕和濫暴、超過6000人被捕、市民的身體和人權被嚴重損害、社會大撕裂等等。慶幸的是,香港人在這場運動中空前團結,各式各樣的抗爭方式、從街頭轉向生活的「黃色經濟圈」,到11月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史無前例的大捷,取得17個區議會的控制權。儘管五大訴求仍未完全爭取到,但我們知道大家向着這個目標前進。

近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多次就香港和澳門發表講話,他高度讚揚澳門成功落實「一國兩制」。早前還有內地消息傳出,中央有意大力支持澳門發展成金融中心,取代香港;可是誰都知道,要成為金融中心,必須有健全的法治和自由。澳門的法治水平一向不高(連新任澳門特首賀一誠也承認法例不足),近年還不斷收緊各種自由。若然中央真的要以澳門取代香港成為金融中心,實在荒謬得可笑。

澳門能夠得到習主席高度讚揚,無非是它已經就23條立法,但這樣就等於成功落實「一國兩制」嗎?「一國兩制」最明顯的標誌是《基本法》內最重要的承諾,不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嗎?可是回歸20年,澳門的民主比香港更無寸進,亦沒有令人覺得它有機會落實雙普選。

建制派經常說,只要順從中央,立23條,它就會放心給予香港民主。澳門的所謂「成功」,正好揭穿他們的花言巧語,因為民主從來不是當權者施予的,而是靠人民拚命爭取的。何況民主正是自由和人權的體現,哪有人會先立23條,放棄自己的自由和人權,然後就能爭取到民主?

2019年是百感交集的一年,但只要繼續努力,相信我們會愈來愈接近,最終達到目標。

在此,謹祝讀者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2337620.1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