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梁美芬惟恐天下不亂

2020-01-13 | 信報財經新聞
A20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近日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語出驚人,說假如立法會不通過《國歌條例草案》(下稱「條例草案」),特區政府就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下稱「內地國歌法」)直接在香港實施。

條例草案的立法背景,是2017年11月4日,第12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將內地《國歌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

根據《基本法》第十八條第二款:「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

儘管此條訂明任何載於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除了透過香港的本地立法之外,亦可透過特區政府公布來實施。可是任誰都知道:第一,內地與香港分屬兩種不同法律體系;第二,內地與香港在政治制度、個人自由社會和基本人權等各方面有巨大和明顯的差異。若然將內地法律直接搬字過紙到香港執行,既違反香港的普通法制度,實際上難以執行,更會牴觸香港的政治制度,以及侵害香港市民的自由和人權。

內地《國歌法》第一條訂明「為了維護國歌的尊嚴,規範國歌的奏唱、播放和使用,增強公民的國家觀念,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根據憲法,制定本法」。此條說明內地《國歌法》是要「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然而,《基本法》第五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若特區政府直接宣布內地《國歌法》在香港實施,必定違反《基本法》,造成憲制和法律的嚴重矛盾和危機。

漠視中港兩地法制迥異

此外,內地《國歌法》第15條訂明「在公共場合,故意篡改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的,由公安機關處以警告或者十五日以下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根據香港法律,唯有法庭才擁有裁定任何人違法的權力,執法機關絕無此權,因此香港的執法機關斷不能以其認為任何人已違反法律而拘留該人。此外,香港法律亦只賦權執法機關拘留涉嫌違法者48小時,若要超過這個時限,即須得到法庭許可。

其實即使是本地立法,特區政府在刪除和修改了內地《國歌法》不適用於香港的條文後,條例草案仍有很多模糊的地方,缺乏客觀的犯罪標準,容許特區政府以主觀的標準來提出檢控,變相直接損害市民的表達自由和權利。最明顯的例子,是條例草案第7條訂明「任何人如公開及故意以任何方式侮辱國歌,即屬犯罪」。所謂任何方式,即市民任何一個行為,都可以被視為侮辱國歌。

民主派議員在法案委員會曾列舉多個例子,要求官員說明該行為是否屬於侮辱國歌的行為,官員都言詞閃爍,指要視個案的實際情況作個別考慮。這意味着市民無法從法律條文得知自己會否犯法,容易落入法網。

法案在上年已完成法案委員會審議階段,政府只須諮詢內務委員會主席,即可恢復二讀,政府亦明言希望今年7月通過條例草案。為阻止這條惡法,有民主派認為唯一方法,是阻攔它通過內會。這個政治問題,正是內會一直無法選出主席的一個重要原因。

梁美芬胡言亂語,顯示她既不懂得內地《國歌法》與香港法律的矛盾之處,她作為法案委員會的委員,不知道她在審議這條草案時究竟在做什麼。更令人驚訝的是,她竟然可以無視內地法律與香港法制的差異和矛盾,鼓吹香港直接實施內地法律,衝擊香港的法治精神和制度,實在是侮辱了作為香港法律執業者和大學法律學者的身份。

20022020131236-0001

經過《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之後,誰都明白香港市民十分忌憚特區政府制訂任何可能滲入內地法律的條例草案。梁美芬此番誑語,究竟是顯示她對香港過去大半年發生的事懵然不知,學不懂教訓,還是製造另一枚政治炸彈,想要把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炸至粉身碎骨?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