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立會35+防範23

2020-05-06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 By 郭榮鏗

今個月內地將會舉行人大和政協會議。每逢兩會前後,內地總會吹「左」風,吹得本地建制派都會顯得更左傾。上周末,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說,個人希望林鄭月娥政府在明年8月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被問到中央政府會否將23條直接納入附件三,譚耀宗認為這是一個辦法,不過如何立法並非人大常委的工作,應由特區政府決定。

《基本法》第23條訂明特區政府就該條是「應自行立法」。另外第18(2)條則訂明「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換句話說,無論如何,23條要立法,都必須經過立法會,絕無他途。

香港市民曾經成功抵抗23條,可惜的是,當年的方法,如今已經難以重施。大家要是不健忘,應記得2003年7月1日,有超過50萬市民上街,反對23條立法。惟時任特首董健華仍打算強行在立法會恢復二讀,只是幾天後行政會議成員兼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辭任行會,表明立法會內屬自由黨的議員不會支持23條恢復二讀。由於自由黨的倒戈,令特區政府在立法會沒有過半支持票數,董健華才宣布擱置23條立法。

然而,經「逃犯條例」一役後,證明這個辦法不足恃。去年6月9日,超過100萬市民上街反對「逃犯條例」在立法會恢復二讀。

當晚,特區政府尚未回應,新民黨和自由黨已發表聲明,支持政府繼續立法(其他建制派政黨則在政府表明繼續立法後,表態支持政府)。即使一個星期後,即6月16日有超過200萬市民上街,仍然不能動搖林鄭月娥和一眾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的鐵石心腸。最終觸發市民採取更激烈的社會運動,才能迫使特區政府和立法會煞停「逃犯條例」。

了解歷史,可以讓人汲取教訓,一方面避免重蹈覆轍,另一方面更可以使人進步。從2003年到2019年的歷史,市民應該深明,既不能再指望建制派政黨見風使舵,迫使特區政府知難而退;採取激烈的社會運動,或許能收一時之效,但付出的代價,包括市民──尤其年輕人──的生命、前途和血汗,實在沉重得不應期望要繼續付出;慶幸的是,法律和規則還沒有改變,只要立法會有過半數議員反對,特區政府也難以強推23條立法。

年輕人付出太沉重

立法會雖然尚未完全民主,但市民透過選票,令過半數議員反映多數市民的意願,至少能夠抵擋特區政府的惡法和劣政。立法的事,當在立法會內解決,議會外的社會運動不應成為解決政治問題的常態。

香港大部分市民是聰明的,更有過去一年經歷學習得來的經驗,相信懂得怎樣在9月的立法會選舉,作出最明智的選擇。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