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從飛哥看香港

2020-05-22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周中傳來政壇元老兼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先生逝世的噩耗。在香港從政的人,不論屬於什麼年代或輩分,即使未有機會親身接觸,也總會認識飛哥的一些經歷。

有人說,飛哥象徵了香港從前那段「美好的舊日子」(Good old days)。有趣的是,多年前飛哥出版的回憶錄,書名卻是《風雨三十年》。這樣看似矛盾,卻其實展現了那時的香港,存在着一個平行的現實。如果以電影鏡頭作比喻的話,就是有人在一小片晴空下,看見無邊的烏雲正在不遠處漸漸壓來,然後晴空被蠶食,最終烏雲蓋頂,並且風雨交加。

飛哥開始活躍於政壇,正值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和民主政制發展先後啟動的時候。其打響名堂的一着,必然要數1983年,即中英兩國就香港回歸談判期間,他與鍾士元爵士等12人,組成「青年才俊團」,到北京建議「主權換治權」,即中國重新擁有香港的主權,但讓英國繼續實際管治香港。雖然這個建議被時任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拒絕,現在更可能有人會認為是「大逆不道」。惟不能否認的是,對當時的香港市民來說,一方面普遍承認香港本來是屬於中國,另一方面卻實在害怕和憂慮中共的專制統治,故「主權換治權」或許是最能讓香港市民較安心接受回歸中國的建議。

在談判結束,中英兩國簽訂《聯合聲明》後,香港在步向回歸祖國的歷史轉捩點前,本地政制也出現巨大變化。1991年港英政府引入直選,香港的民主之路總算踏出了第一步。飛哥第二個為人推崇的政治舉措,筆者認為不是他在1993年成立了自由黨,而是成立了自由黨之後,在1995年的立法局選舉中,參與地區直選。這樣是要實踐他的信念,就是:「從政要有人民授權。」雖然他先勝後敗,並於1998年敗選後,辭任自由黨主席及不再參選立法會,但民主不是以個人成敗論。不管勝負如何,相信沒有人能夠質疑飛哥不是真心支持和真正實踐民主的政治人。

飛哥在落選後至2008年,這十年間擔任全國人大代表,仍然敢言和活躍於政壇,只是轉換崗位,擔任多個時事節目的主持人,繼續用說話和行動,支持民主。

筆者的名字有幸與飛哥放在一起,是2008年與他、陳方安生、陳文敏教授和李志喜資深大律師等人,一同成立「民間策發會」。

飛哥最近,也可能是最後一次令人注目的政治表態,是去年反送中運動開始後,他公開呼籲特首林鄭月娥撤回「逃犯條例」,以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在筆者看來,飛哥無論在什麼時候、 以什麼身份、屬什麼派別,都是站在香港市民的一邊。這才是從政者的應有之義, 也是他能夠得到超越黨派的尊敬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以飛哥的經歷和睿智,身處政局當中,深明不論在回歸前後,香港其實一直都在風雨之下。不過是從以往有時會乍現陽光,惡化到現在只有風雨飄搖罷了。這也是香港市民能夠感同身受的。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