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特首指定法官審案 司法獨立蕩然無存

2020-06-25 | 信報財經新聞
A15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俗語說得好,魔鬼在細節。「港版國安法」的具體條文尚未出台,新華社只是發放草案的說明摘要,已經足以再次讓大家看到更多更嚴重地破壞《基本法》、法治原則和司法體系的魔鬼細節。最新一輪的爭議,聚焦於行政長官可以指定法官專門審理「港版國安法」的案件。

人大法工委向人大常委提供的法律草案說明摘要的第(五)(4)點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應當從現任或者符合資格的前任裁判官、區域法院法官、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上訴法庭法官以及終審法院法官中指定若干名法官,也可以從暫委或者特委法官中指定法官,負責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

Continue reading “【文章】特首指定法官審案 司法獨立蕩然無存”

【文章】搗毀香港司法制度的國安法

2020-06-17 |信報財經新聞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港版國安法」仍然由人大常委黑箱作業中,中央和特區政府官員與建制派繼續公開談論「港版國安法」的立法原則和方向。最新一輪的謬論,是「港版國安法」條文不會完全遵照普通法原則草擬,以及中央政府有處理涉及「港版國安法」案件的權力。

法律體系是區隔中國與香港的最重要屏障。「一國」之下所以能有「兩制」,最關鍵的,是香港繼續奉行普通法,中國的大陸法不會在香港實施;香港法庭能夠獨立地全權負責在香港發生的所有案件(除涉及國防及外交的案件外),內地部門不能過問和處理任何案件。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搗毀香港司法制度的國安法”

【文章】國安法有追溯力即違反法治原則

2020-06-09 |信報財經新聞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國安法正由人大常委黑箱作業制定中。由於內地的法律原則和概念跟香港截然不同,令市民對國安法產生不少恐懼和憂慮。其中一個既涉及《基本法》法律原則和概念,亦是法律界和廣大市民關心的問題,是國安法會否具追溯力?

關於這個問題,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的說法都模棱兩可。例如當年有份推銷《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認為要視乎國安法實施前的社會情況而定,原因是以免有人趁立法前的空檔期內,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又反指若然在立法過程中表明不設追溯期,但在那期間有大規模事件發生,是否可以置之不理?

沒有法律即沒有犯罪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國安法有追溯力即違反法治原則”

【文章】國安法的七大罪

2020-06-01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全國人大會議上周正式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授權人大常委就「港版國安法」立法。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連日發動鋪天蓋地的「唱好」宣傳,惟香港市民對政府官員和建制派的口蜜腹劍早已瞭如指掌,愈是唱好,就愈知危險。

「港版國安法」比《基本法》第23條更惡質,因為從立法程序到條文內容,無一不是破壞「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衝擊香港的法治,以及剝奪香港市民的自由和人權。「港版國安法」至少有以下「七大罪」:

第一罪:摧毀香港 破壞憲制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國安法的七大罪”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