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國安法的七大罪

2020-06-01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全國人大會議上周正式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授權人大常委就「港版國安法」立法。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連日發動鋪天蓋地的「唱好」宣傳,惟香港市民對政府官員和建制派的口蜜腹劍早已瞭如指掌,愈是唱好,就愈知危險。

「港版國安法」比《基本法》第23條更惡質,因為從立法程序到條文內容,無一不是破壞「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衝擊香港的法治,以及剝奪香港市民的自由和人權。「港版國安法」至少有以下「七大罪」:

第一罪:摧毀香港 破壞憲制

《基本法》第23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在「港版國安法」中,「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與第23條列明的罪行根本一樣,理應按照該條規定,由香港自行立法。現在人大繞過第23條,假借第18條的機制,由中央立法,然後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最後只需特區政府公布即可實施。

這樣無異是將中國法律直接移植香港,「一國兩制」中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即中港兩地法律和司法制度必須區隔,可謂蕩然無存。

第二罪:大陸立法 香港實施

人大以內地法律思維制定「港版國安法」,由於不是按照普通法原則立法,普通法內很多保障人權的基本概念,根本不會涵蓋在內。例如普通法內,刑事法律不應有追溯力(即立法之前的行為不得視為犯罪),近日前任和現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和鄭若驊,就異口同聲說「港版國安法」不會完全採納這個原則。

第三罪:黑箱作業 沒有諮詢

「港版國安法」由人大立法,特區政府公布實施,過程中香港市民既沒有機會表達意見,有份立法的港區人大代表,以及特區政府肯定不會如實地反映大部分香港市民反對立法的意見。

第四罪:定義不清 隨時中招

人大決定所涵蓋的罪名,均定義不清,語意含糊,香港市民隨時「以言入罪」。例如在遊行、集會和示威中不時叫喊的「結束一黨專政」、「打倒共產黨」或「習近平下台」等等口號,都可被視為顛覆政權。

第五罪:罪名無限 株連無辜

「港版國安法」涵蓋的範圍廣泛,例如第三項立法原則訂明,要「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

這意味着市民只要參與過之後被定性為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即使在過程中本身沒有作出任何違法行為(例如只是叫口號,沒有參與堵路等激烈行動),市民也可以因為活動在事後定性而「被犯法」。

第六罪:跨境執法 司法不再獨立

「港版國安法」列明內地部門可以在香港設立國安機構執法,特區政府官員和建制派更明言不排除內地官員會在香港執法,甚至表示內地官員有處理國家安全事務的經驗,可以指導香港執法人員執法。國安在香港可以「光明正大」地執法,香港還有什麼司法獨立可言?

第七罪:無從問責 縱容濫權

內地官員和國安人員在港執法,特區政府當然不會過問,更不會為香港市民發聲(大家應該仍然記得「李波事件」)。香港市民的基本人權和法律權利,例如保持緘默、見律師和家人等,都可以不受保障。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