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國安法有追溯力即違反法治原則

2020-06-09 |信報財經新聞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國安法正由人大常委黑箱作業制定中。由於內地的法律原則和概念跟香港截然不同,令市民對國安法產生不少恐懼和憂慮。其中一個既涉及《基本法》法律原則和概念,亦是法律界和廣大市民關心的問題,是國安法會否具追溯力?

關於這個問題,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的說法都模棱兩可。例如當年有份推銷《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認為要視乎國安法實施前的社會情況而定,原因是以免有人趁立法前的空檔期內,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又反指若然在立法過程中表明不設追溯期,但在那期間有大規模事件發生,是否可以置之不理?

沒有法律即沒有犯罪

至於現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則表示在一般情況下,刑事法律為了符合人權法和國際慣例,都不會設追溯期,可是她留有尾巴,說「當然每件事情都會有例外」。

一向不重視人權,更經常被人質疑是否認識人權法的鄭若驊司長,竟然提及人權法,那就當然要看看人權法內,關於刑事法律的追溯力有什麼規定。

《基本法》第39條第一款訂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簡稱《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並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因應此條而制定的本地法律《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第12條「刑事罪及刑罰沒有追溯力」即規定,刑事法不應具有追溯力,該條是這樣寫的:

任何人之行為或不行為,於發生當時依香港法律及國際法均不成罪者,不為罪。刑罰不得重於犯罪時法律所規定。犯罪後之法律規定減科刑罰者,從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比照《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五條】

事實上,新制定的刑事法律不應具有追溯力,是源自「沒有法律即沒有犯罪」這個概念,目的在於禁止國家隨意追究人的行為,同時讓人可以預見法律規範,避免自己誤墮法網,保障人權。其政治效果,則是讓人民可以對國家建立最起碼的信任。

這是現代刑事法律中一項非常重要的基本原則,因此不論是香港所屬的普通法體系,抑或大陸法體系,都會根據這個原則來制定刑事法律和審理刑事案件。

反之,制定任何刑事法律時,如果具有追溯力,必然會引起社會大規模恐慌。以國安法為例,一旦其具有追溯力,過去曾經參與過示威,或者曾經在社交網站發表圖文表達意見的市民,即會陷入違法的危險。

連這樣基本的法律原則都可以妥協,難怪很多法律界同業和市民都認為梁愛詩和鄭若驊這兩位前任與現任律政司司長,為了服從「阿爺」而放棄法治原則。既然如此,就不要說國安法不會損害法治之類的謊話來欺騙市民,市民為了捍衞法治和人權而強烈反對國安法,才是應有之義和理所當然。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