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港區國安法難以司法覆核

2020-07-09 | 信報財經新聞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下稱《港區國安法》)「醜婦終須見家翁」,6月30日晚上11時由行政長官正式公布實施,香港市民才能看到條文,然後不足一小時,即7月1日馬上生效。條文內容對香港市民的侵害程度大得難以想像,不過卻很符合公眾對中央與特區政府一直以來沆瀣一氣,共同破壞「一國兩制」、法治、人權與自由的印象。

從立法過程到條文內容,《港區國安法》均不符合法治原則。當中很多條文更明顯及嚴重地牴觸《基本法》內維護香港法律制度和保障市民各項人權與自由的規定。因此可以想像,不少市民認為應該向法庭提出司法覆核。

可惜基於多重限制,向《港區國安法》提出司法覆核,成功的機會微乎其微。

從立法程序方面說,《港區國安法》是由人大常委於內地制定。由於立法過程不在香港進行,法庭的司法管轄權無法處理另一個司法管轄區——即中國內地的事宜,故法庭不會受理就人大常委立法程序而提出的司法覆核。關於這一點,法庭在2015年梁麗幗就人大作出「8.31決定」而提出的司法覆核案中已有說明,並且成為案例。

至於對條文內容提出司法覆核,法庭受理的機會亦不高。原因是司法覆核的一個基本概念,是只能引用地位較高的法律去覆核地位較低的法律,不能以同等地位的法律互相覆核;此外,亦不能引用一條法例內的條文,向同一條法例之內的另一條文提出司法覆核。因此在司法覆核中,必然是以一條本地法律是否牴觸了《基本法》作為切入點。

法庭把關能力成疑

然而,《港區國安法》是全國性法律,更載列於《基本法》附件三,以地位而言,兩者是同等的。而且《港區國安法》載於《基本法》之內,屬於《基本法》的一部分,也就不能引用《基本法》內的其他條文對其提出司法覆核了。

而最有可能避開不同司法管轄區的限制,以及不屬於《基本法》條文,故有可能提出司法覆核的,是《港區國安法》第14條中,「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所作的行為和決定。可是該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作出的決定不受司法覆核」。

當然,中央政府為確保香港法庭不能作出違反其旨意的裁決,一如《基本法》第158條,《港區國安法》第65條便訂明「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筆者提出難以對《港區國安法》提出司法覆核,絕非要為惡法護航,更不是要對有意提出司法覆核者潑冷水,而是希望帶出一個現實,就是不要對香港法庭抱有太大期望。當然,若執法人員和律政司引用《港區國安法》執法和檢控時,違反《基本法》及《港區國安法》訂明要符合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法庭還是有機會把關。惟現在不少人質疑法庭有無能力把關,如要挽回公眾信心,法庭必須更積極地顯示其維護市民權利和自由的決心。

Leave a Reply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